刚刚更新: 〔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奉命逛花楼
    年轻捕快铿锵有力的声音似乎还在回荡。
    糕饼铺老板脸色霎时一片灰白。
    旁边,卢平冷哼一声,扯着糕饼铺老板的衣襟,将其从铺子门口揪摔到了街道上。
    “按大魏律,抢夺财物者,视财物多寡,各有论处,可若抵死不认,毫无悔过之心者,皆当处以斩刑!”
    “本差最后问你一次,你是据实招认,还是打算继续抵赖?”
    面对李易的施压,糕饼铺老板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当下便招认了夺取银钱并殴打张元的罪行。
    押解案犯的路上,李易问向卢平:”老卢,我想带这孩子去户房办个牙牌,有没有问题?”
    卢平笑道:“这有什么,都是自己人,户房还能不办?你只管去就是!”
    听到确切回答,李易笑了笑。
    这就是在体制内的好处。
    回到衙门,交接案犯、记录案情的同时,李易将怀中一本已经撕掉一半的书册递给了廖永正。
    书册是他以前在十里巷乞讨时所捡,那时他还以为是什么值钱的书,直到后来习了字,他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的书册,而是一本普及邪派教义的宣传册。
    廖永正粗略翻看了一下,有些疑惑道:“为何只剩下一半?”
    一旁,李易轻咳道:“拿去擦腚了,不过关系不大,那几页写的都是些不重要的东西。”
    廖永正点了点头:“此事我会尽快派人去查探。”
    说完,廖永正又从角落里取来一摞废弃的卷宗。
    “这是不用的卷宗,你拿去用吧。”
    李易心中一喜,连忙道谢。
    这年头纸张太贵,擦屁股都要逢年过节才舍得用纸,而眼前的这些却是够他用好一阵了。
    ……
    府衙内堂。
    崔怀面色有些凝重。
    “大人,此事难道就真的没有转圜余地?”
    苏文山面色阴沉道:“我苏文山还没沦落到要卖女求荣的地步。今晚他营安府退一步便罢,若是再苦苦相逼,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崔怀点了点头:”那便依大人所言,今夜就去云厢馆拔了那营安府的威风!”
    崔怀嘴中说的轻巧,但心里却并没有多少底气。
    “今晚与营安府谈判倒是其次,若是能借机寻回宝衣,才是上策。”
    崔怀闻言皱眉道:“大人真的确定云厢馆没有丢失宝衣?”
    苏文山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云厢馆每年都会竞选花魁,而羽仙裳恰是夺标花魁的头彩。我问你,自从这一届花魁丢失羽仙裳以来,可曾表露过焦急之态?”
    “此衣价值千金,她不过是暂为保管,按理说应该是最希望衙门破案之人,可据快班捕快所言,他们前去调查取证时,这位花魁不仅不急,还摆起了架子,只让丫鬟与捕快交涉。”
    “若不是王捕头性子暴躁,直接闯了进去,恐怕到现在那花魁都不肯露面。”
    “一个风尘女子,也不知到底哪里来的骄矜。”苏文山语气中不乏嘲讽之意。
    一旁,崔怀眸光微动,试探道:“大人的意思是羽仙裳还在那位花魁手里?”
    “只是有可能罢了,今晚我会让谢铁印去查探一番,若能找到便是最好。”
    说罢,苏文山吩咐道:“你去把卢平、赵宏叫来。”
    顿了顿,苏文山又补充道:“把李易也叫来。”
    不多时,李易三人来到内堂。
    书案前,府丞崔怀开始安排公事。
    起初听到今天晚上要外出公干时,卢平、赵宏两人是很不情愿的。但当听到外出公干的地方是在云厢馆后,两人又瞬间精神起来!
    这算不算是奉命逛花楼?
    若是奉命,那期间的花销……
    崔怀似乎知道两人内心所想,当即便警醒道:“今晚去云厢馆是以探查宝衣下落为主,不要耽误正事。”
    卢平不以为然。
    只要他够快,根本就耽误不了事!
    书案后,苏文山叹息一声,将最后的期望放在了李易身上。
    “寻安,你仪表甚佳,今晚倒可以试试能不能接近那花魁……”
    李易愕然的看着苏文山,难道为了工作还要让他献身色诱不成?
    “大人,这不太好吧?”
    见李易面露为难之色,苏文山失笑道:“你想哪去了,我不过是想让你试探一下她的深浅,看看能不能从她身上找到突破口...”
    ......
    夜幕降临,府城内。
    今夜没有施行宵禁。
    走在街道上,李易明显能感到府城比白日里更热闹了。
    旁边,身穿常服的卢平笑呵呵道:“早该解除宵禁了,白天哪有夜里舒坦!”
    身材稍显臃肿,面白无须的赵宏同样道:“以前没有宵禁的时候,梨水河每晚最少也有四五条花船,要知道在船上办事,可是别有一番滋味。”
    卢平闻言瞬间来了精神,不过刚想开口,却被一道冷森森的目光钉住了身形。
    李易此时也察觉到不对,侧过头,就见曾经赏过他桔子的青衣女子再度出现在面前。
    “见过谢铁印。”卢平收了话头,老老实实的拱手见礼。
    一旁的赵宏更有甚之,见到青衣女子后,一张白白胖胖的脸皮似乎都白出了新的高度。
    李易不明白两人为何会如此害怕这位铁印。
    据他所知,这位名叫谢婵的铁印来自钦天监,是负责协助府尹预防以及处理妖患异事的特殊人员。
    平时苏文山对其管理甚是松懈,李易每次见到这位铁印时,对方不是在摸鱼就是在摸鱼的路上。
    总之整天啥事不干,就拿着一个盛满零嘴的袋子,到处转悠。
    像这样佛系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看到两人反常的举止,李易挑了挑眉。
    这里面绝对有故事!
    谢婵面无表情的扫了几人一眼,最后目光在李易身上停顿了一下。
    她记得这个‘乞丐’。
    那是一个傍晚,她闲来无事,就去街上买了一袋卖相极好的桔子。
    但不曾想,那些桔子中看不中吃,酸的根本无法下咽。
    当时她想着扔了,但又觉得可惜,不过庆幸的是,街边刚好有个擦黑乞讨的乞丐,她便将桔子送给了对方......
    沉默片刻,谢婵忽然开口道:“那些桔子你都吃了?”
    “......”
    李易无视卢平赵宏投来的探究目光,点了点头。
    谢婵看了眼李易,没再说话。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了梨水河畔。
    此时河畔旁正停泊着两艘画舫,在与河畔相邻的街道对面,则是张灯结彩,挂满彩绸的云厢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