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逍遥小神捕〕〔联盟之魔王系统〕〔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首席继承人陈平〕〔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去!
    传功房四下密闭,除了可供进出的房门外,两侧墙壁上的窗子均被二指宽的木板钉上,密不透光。
    在房门打开的刹那,院子外的强光从一人宽的门隙里涌入,浮动的尘糜组成肉眼可见的纵向光幕。
    “把门关上。”率先进入房间的王鹤交代了一句。
    李易闻言将手搭在门框上,在关门的片刻时间里,他借着外面照射进来的光线,粗略扫视了下屋内的情况。
    此时传功房里有四口大缸摆在中间,其中两口正冒着絪缊的热气。
    缭绕似云雾的热气里,隐约间可见到有人在其中。
    关上房门,房里光线瞬间暗淡,李易鼻翼翕动,浓烈的药味充斥鼻腔。
    “过来趴好,我给你开开筋骨。”
    李易收回目光,按照王鹤的吩咐,趴在了木板上。
    “你这年纪已经过了开筋正骨的最佳时候,要是怕疼,就把布条塞嘴里,省得待会儿瞎叫唤。”
    王鹤一边说着,一边用坚实的手掌在李易后背上丈量,似是在确认骨骼、穴位。
    李易心中感觉不妙,思虑片刻后将布条塞到了嘴里。
    不多时,房间里便传出了清脆的骨头错位声,以及成年男子痛楚的闷哼……
    约莫一炷香后,收完功的王鹤起身来到一口大缸前。
    缸里,正熬炼体魄的汉子没有丝毫不满,甚至还缩了缩身子,给外面的老头腾出洗手的地方。
    不远处,地面木板上,李易嘴里嘶着凉气,强忍着筋骨上的酸痛,晃晃悠悠站起。
    方才开胯时摆的一字马属实有点超纲了……
    等王老头洗完手,李易迈着不太自然的步子,默默跟着对方来到了另一间屋子里。
    这是王鹤自己练功修行的地方。
    “我这赤云堂不是施恩堂,你虽与剑春相识,还在一起共事,但一码归一码,这求学的膏火却是不能少……”
    膏火便是学费的意思,李易一听便明白了老头的意思。
    将提前准备好的红封递上,后者直接当着李易的面把红封口子拆开。
    里面正躺着一张二十两面值的银票。
    “下次记得直接拿银子,这年头银票可不保险!”
    将银票塞到怀里,王鹤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
    “如今你入了我赤云堂,便是我门中学徒,不过你要记着,你只是学徒,不是亲传弟子,我只教你练功,其他一概不管,你可以仗着学来的本事行走天下,但却不能打着我的旗号做事……”
    将所有规矩讲完一遍后,王鹤才开始为李易讲解武道入门之法。
    “武道入门无外乎外练、内练两种方法,不过内练对资质要求更高,所以常用的还是外练法。”
    端起茶盅,抿了口茶,王鹤继续道:“你资质一般,入门就从外练开始。”
    李易思忖道:“入门可以外练,那入门之后是否可以继续外练?”
    王鹤摇头道:“人有四肢百骸、筋骨皮脏,除此之外,更有诸多窍穴细微之处,其中皮肉筋骨均可外练,但是窍穴脏腑却非外练之法可以企及。”
    “武道九品入门,若想更进一步,达到八品炼脏,却非内练不可。”
    顿了顿,王鹤继续道:“我这里修行的是赤云诀,外练我会教你修行赤云锻体法,至于内练心法……”
    “以你的根骨,三五年内就不用考虑了。”
    说到此处,王鹤又补充道:“你若真有心想学,最好在这三五年里多攒些银钱,免得到时候境界到了,钱没到。”
    对于王鹤直白的言语,李易倒不感觉有什么不妥。
    只要对方肯正经教,收钱便是理所应当的事。
    若是不收钱,他反而会担心对方是不是别有用心。
    讲完外练注意事项后,王鹤去到内室,拿出了两张略微泛黄的檀皮纸。
    “这是外练法,你就在这里记,等记好了我就给你练皮的药。”
    接过黄纸,李易只是看了一遍就已经全部记下。
    他这种过目成诵的本事或许与他两世经历有关。
    在乞丐职业等级提升,获得精神属性之后,他的记忆力也有增强。
    虽然相信自己的记忆能力,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反复看了三回。
    闭上眼睛稍作回忆,待确认无误后,李易将记录法门的纸张还给了王鹤。
    “这上面的东西你都记下了?”王鹤心中诧异。
    李易点了点头:“已经熟记于心。”
    王鹤没说什么,转身就再次进了内室。
    等出来时,王鹤手中多了一个纸包和一个普普通通的木葫芦。
    “这是练皮用的药,你回去后先熬一缸沸水,然后把葫芦里的药水倒进去……”
    讲完药浴的禁忌后,王鹤又拎起纸包道:“这里的药粉要等到赤水入皮后才能用。”
    说到此处,王鹤瞥了李易一眼,似有所指道:“我这药,资质好的只需一葫芦就能使药入皮,资质一般的多说也就二三葫芦,若是三次药浴都没能成功……”
    王鹤淡淡道:“那也不用练了,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
    “……”李易看向此时正在屋里药浴的两个汉子,试探道:“师傅,我可否在这里药浴?”
    “不能!”王鹤无情拒绝。
    “他们用的是换血的药,一份需要一百两银子,你二十两练皮如何同他们比?”
    “……”
    李易哑口无言。
    拎着药包回到院子里,那些已经练完皮的学徒们依旧在打熬气力。
    练皮之后练力换血,这是外练法的顺序,练力便是练肉。
    在院中观摩着众人练功,等到王剑春与王鹤叙完父子之情后,李易方才起身。
    离开赤云堂,心情不错的王剑春开口道:“晚上有空没?我叫上老卢,咱们一起去勾栏听曲。”
    “算了。”李易幽幽一叹,“我现在欠了一屁股债,哪还有银子去勾栏。”
    “不用你花银子,我请客!”王剑春笑呵呵道:“老头子给了我不少银子,今天晚上想去哪家就去哪家。”
    “……”
    李易有理由怀疑这银子里就有他的学费。
    “如何,要不要同去?”王剑春问道。
    李易沉吟片刻,最后吐出了一个字——
    “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