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悚降临:这个大〕〔青元仙府〕〔我有九千万亿舔狗〕〔我家井里有条龙〕〔国运求生:我,蟒〕〔物价贬值十亿倍,〕〔指点考古队,还说〕〔神话战国之我是赵〕〔诸天:开局变成黑〕〔疯了吧!你管这叫〕〔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水落石出
    吴家宅院里一阵鸡飞狗跳,家丁仆役们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看见小姐、夫人还有管家都收拾了金银细软,像逃灾似的离开了府宅。
    门口,等候半晌的李易多少有些狐疑,直到看见吴家小姐拿着大包小包的金银细软出来,他才松了口气。
    他没想到这吴家小姐会如此不知轻重。
    紧要关头,竟然还有心思收拾细软,心也是够大!
    目光落在吴家小姐身旁跟着的妇人和管家身上,李易心头一动。
    “嫂嫂,樊兄只让我来接应你,可没说要带上其他人。”
    吴家小姐急忙解释道:“这是我母亲和我家管家,都是自家人。”
    李易并未多言,等吴家母女上了马车后,他却伸手拦住了管家的去路。
    吴家夫人见状不解道:“你这是做甚?”
    李易转过身,认真道:“夫人,此事干系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无关之人最好不要带着。”
    这时,一直未曾言语的吴府管家开口道:“我并非无关之人,此事我亦是知情者。”
    靠近车门处,谢婵抱着剑,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吴家管家。
    在管家手里,握有一把连鞘长刀。
    李易重新审视了一眼面前的管家,最终点头道:“既然如此,便请阁下上车吧。”
    车厢内,李易坐在谢婵身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吴府管家。
    后者眉头微皱,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车毂转动,管家感受着车身的动向,眉头瞬间皱起。
    手中连鞘长刀挑开车帘,管家睁大眼睛道:“这不是去长宁县的方向!”
    惊疑不定的管家扭头就要质问,却发现对面的三人已然图穷匕见。
    李易拔出了匕首,谢婵面冷如霜的抱着长剑,最靠里的廖永正亦是握紧了拳头,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感受着中间抱剑女子身上传来的凛然杀气,管家有一刹觉得自己不是呆在车厢里,而是身处冰天雪地之中。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不敢轻举妄动的管家,李易义正言辞道:“我们是太康府衙在职捕快,今日特来捉拿你等归案!”
    “廖刑书,方才他们的供词你可听清楚了?”
    廖永正点头道:“一清二楚。”
    车厢里,吴家小姐脸色瞬间煞白,颤声道:“樊公子没有酒后失言,你是在诈我们。”
    李易侧目看向吴家小姐:“实话告诉你,樊家公子花了三千两白银给衙门送了大礼,为的就是将谋杀亲夫的罪名推到你头上,如今案情已明,你便是说破天也没用!”
    一旁,吴家夫人惊惧道:“不可能,樊公子说过,要娶环儿的……”
    李易嗤笑道:“樊公子出身名门,你女儿是何等身份?一个成婚当晚就死了丈夫的寡妇罢了,还想嫁入豪门,简直痴心妄想!”
    见三人面如土灰,李易适时道:“不过,府尹大人清正廉明,不愿与樊衡同流合污,所以特地交代,你们若是据实相告,配合衙门审讯,或许可以免去死罪。”
    说话间,李易将樊家公子的玉佩拿了出来。
    “吴小姐,你的情郎宁愿做局拿你顶罪,也不愿承认自身罪责,像这样走肾不走心的男人,你又何必在乎他?”
    听到事有转机,吴夫人率先回过神来。
    “官爷,我女儿若是配合审问,当真能免去死罪?”
    李易点头道:“此事乃府尹大人亲口担保,你们不相信我,还不相信府尹大人吗?”
    马车平稳的行驶在管道上,车厢里,廖永正拿出随身携带的笔墨,开始录写供词。
    经过不断询问,李易脸色愈发古怪。
    起初,他以为这起案件就是简单的新婚妻子伙同奸夫杀害新郎的案子。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竟是一个备胎女与绿帽奴和海王之间的情感悲剧。
    早年刘家和吴家都是富户,刘平志和吴家小姐订下了婚约。后来刘家败落,吴家小姐恰在这时遇上了家世显赫又会各种姿势的樊家公子。
    樊家公子日夜出入青楼烟花之地,调情小妙招可谓手到擒来,吴家小姐很快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很快吴家小姐与樊家公子的私情便传了出去。
    而听闻此事的刘平志非但没有受挫,反而更加喜爱吴家小姐,甚至不惜变卖家中田地祖产,凑了一大笔礼金前去吴家提亲。
    吴家小姐一方面不愿放弃从小舔她舔到大的刘平志,一方面又幻想着嫁入豪门,成为枝头上的金凤凰。
    于是,某个夜晚,办完事的吴小姐向樊公子提起了婚嫁一事。
    可惜樊公子并不想娶她入室,只想体会城外包养小娘子的另类欢愉。
    最终,看透樊公子本质的吴小姐不再犹豫,决定和刘平志成婚。
    这些本来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一场情感追逐罢了。
    可那樊家公子却碰巧是个有洁癖的海王,见不得自家鱼塘的鱼儿吃别家的白粥,于是便在刘平志与吴小姐成婚的前一天,向吴家小姐表明了爱意,说愿意娶她为妻......
    此时吴家早已向亲朋好友发了婚帖,箭在弦上,又怎能收回?
    面对这种艰难抉择,贪图富贵的吴家小姐最终还是没能抵住豪门诱惑。
    成亲的那天晚上,吴小姐故意劝酒将刘平志灌醉,随后将其衣服扒下,让年轻时当过艄公,精通水性的管家冒充刘平志,借着夜色掩护,在大庭广众之下跳入河中,上演了一出鱼目混珠的把戏。
    而被扒了喜袍的刘平志,则被樊家公子用绳索勒死,埋在了花园后墙下。
    ......
    府衙。
    廖永正将破案的详细经过,以及案犯的供词,提交给了府尹。
    苏文山仔细查阅后,说道:“你去把李易叫来。”
    “大人,李易此时已经出城去吴家搜寻刘平志的尸身去了。”
    “搜寻尸身?”苏文山抬头看向廖永正,问道:“他一个人去的?”
    廖永正回道:“不是一个人,卢平、赵宏还有仵作都去了。”
    “他倒是勤快。”
    将卷宗递给廖永正,苏文山站起身,说道:“走,去升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