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绣球招亲
    在鸨母有限的职业生涯里,还从未见过有逛青楼的姑娘,最多也只是见过跑到青楼捉奸的彪悍女子。
    鸨母咂摸片刻,方才回过味来,对方说的姑娘该不会是她养在楼里的姑娘们吧…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便听到对方开口道:
    “我可以给姑娘们写写诗词,姑娘们干活干累了,也可以寻我聊天解乏,在下不才,对天文地理,奇闻杂谈,各种志异故事都有了解,必然能让姑娘们空巢而来,满载而归……”
    鸨母闻言笑的花枝乱颤,说道:“公子却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把吃白食说的如此好听,难道还要我楼里的姑娘花钱去嫖公子不成?”
    李易轻咳一声,纠正道:“此言差矣,我赚姑娘们的钱,最后的抽成还不是要给楼里?另外,我作诗那可是能捧红姑娘们的,怎么能算白嫖呢?”
    鸨母见李易说的认真,便收起了笑容。
    “公子要找乐子可以取楼上,何必拿我消遣?”
    李易正色道:“非是消遣,而是真心实意想为姑娘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顿了顿,李易压低声音道:“鸨母可曾听过李慕白的名号?”
    鸨母撇嘴道:“写出鹊桥仙的江南才子,勾栏里谁人不知?”
    想起这首词,鸨母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那两句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对姑娘们影响甚大,有些感性的姑娘甚至因为这首词便不想再接客,只幻想着寻到一个良人,与之朝朝暮暮。
    李易不知鸨母心中所想,只是自信笑道:“在下不才,正是江南道李慕白。”
    “......”
    李易对府城的各种行业都做过细致考察。
    其中,能在夜间进行的职业屈指可数,甚至不超过一掌之数。
    秋察就在近日,府城已经再次施行宵禁,除了更夫和伶人以外,李易尚未发现第二份能在夜间进行的工作。
    成为伶人,反倒成了唯一一项选择。
    至于相公......
    李易压根就没有考虑过。
    人的思想可以灵泛,但不能泛滥。
    ......
    丑时二刻,谈完合作事宜的李易与鸨母从隔间走出,后者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笑容。
    乙字三号房,刚解完手的崔怀表情极为丰富的看向隔间门口。
    没想到这位年轻捕快竟然好这口......
    翌日。
    面对一众同僚的探究目光,李易选择闭口不言。
    事关颜面,有些事是不能见光的。
    见光,可能就意味着某种意义或者层面上的死亡。
    “崔大人,你看那边,那些人怎么全聚在了一起?”
    李易果断转移众人视线。
    众人顺着李易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群人聚在一面墙下,议论纷纷。
    王剑春分开人群,看向墙面。
    此时,墙面上有一张红纸公告,上面隐约还有浆水的湿痕,显然刚张贴不久。
    周围议论声仍未消退。
    李易捕捉到了府尹、成婚、招亲之类的词汇。
    “兹太康城府尹之女,娴熟大方,温良敦厚,今花信年华,适婚嫁之时,特定于十月初五,东城门谯楼之上绣球招亲,天选佳婿......”抬头看向公告上的文字,李易愣了一瞬。
    府尹家的女儿要抛绣球招亲?
    崔怀亦是纳罕道:“这事你们谁知道?”
    李易等人面面相觑,显然都不知情。
    去衙门的路上,王剑春问道:“话说花信年华是多大来着?”
    “二十四。”
    崔怀解释道:“此时正处女子貌美之时,成熟温润,正像花开的信期,不过这年纪出嫁多少有些迟了......”
    在大魏,女子十五及笄便可出阁,二十四岁已经可以称之为老女人了。
    李易身旁,卢平忽然问道:“李兄弟,你今年贵庚?”
    “二十一。”
    “二十一,也该娶亲了。”卢平仿若无意道:“娶亲之事贵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兄弟家在俞阳,不知可还有亲人依托?”
    李易瞥了眼卢平,回道:“我幼时离乡,四处为家,便是有亲人,也早生分了。”
    最前方,王剑春扭头笑道:“长兄如父,李兄弟不用担心,大不了为兄给你做主,帮你说亲。”
    李易闻言疑惑道:“几位兄长莫非都已经娶亲了?”
    “......”
    王剑春笑容僵滞。
    卢平这时忍不住笑出声道:“除了你和头儿没娶亲外,我们倒是都早早说了亲事。”
    李易沉默片刻,冷不丁道:“卢兄,你夜不归宿,跟着我们去青楼,嫂子不会生气吧?”
    “......”
    卢平干笑道:“爷们间忙完事,去听听曲子,她生哪门子气。”
    一行人说着家长里短,不多时便来到了府衙。
    点完卯,穿着圆领衫,束着素银带的苏文山来到前堂。
    路过李易几人身边时,苏文山忽然止住脚步。
    鼻息抽动,一股脂粉气钻进鼻腔。
    眉头微皱,苏文山问道:“你们昨夜去了哪里?”
    几人目光短暂交接,王剑春轻咳一声道:“在家里。”
    说罢,王剑春连忙转移话题道:“听说大人贴了婚榜要给千金小姐招亲?”
    “婚榜招亲?你听谁说的?”
    见苏文山一脸疑惑,王剑春不明所以,只好将之前街边看到婚榜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王剑春话音落下,苏文山脸色已然巨变。
    “你们几个,速去揭了婚榜!快去!”
    向李易等人下完命令,苏文山立刻让衙役牵来马匹,随后便快马加鞭的奔回府宅。
    苏府,阁楼内。
    苏白薇看着脸色阴沉无比的苏文山,抿了抿嘴。
    “父亲,婚榜是我叫人贴的,抛绣球主意......也是我想的。”
    听到确切答复,苏文山气的胡须发颤:“你得了失心疯不成,如此大的事,你怎敢自作主张?”
    苏白薇臻首低垂,双手不自主的攥紧桌案下的裙摆。
    默然片刻,她咬紧牙关,抬头看向苏文山,倔强道:“若不是女儿一直不肯出嫁,营安府也不会为难父亲。”
    苏文山怒道:“糊涂!你真以为你嫁了人,营安府就会罢手?”
    苏白薇语不惊人死不休道:“女儿张贴婚榜前已经让人去了营安府,他们已经答应不会再拿假案影响父亲秋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