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蛊教
    除了段金川外,还有另外八个香主被安插在太康城内外。
    每三个香主,由一个坛主管制。
    去往城外据点的路上,段金川不忘提醒道:“胡兄弟,极乐教底蕴深厚,高手云集,手段诡谲莫测,尤其是蛊术,防不胜防。
    你千万不要被极乐教平日里施行的小恩小惠迷惑,他们心狠手辣的程度,绝不比那些贼匪弱......”
    李易深以为然。
    对于这些异教,他从未放松过戒备之心。
    几日前,城门楼处爆发尸水符的事,他现在都还清楚记得。
    那一次,五个感染邪符的人,无一生还。
    能炼制出这种邪物的人,又怎可能是良善之辈。
    马车速度不慢,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城外据点。
    据点不大,只是一个小作坊,里面教徒约莫有二三十人。
    如果算上外出传教的人员,一处香堂大概得有一百来人。
    来到一间内室,段金川拉开地板上的一处暗格,里面藏有一个二尺见方的红漆箱子。
    打开箱子,白花花的银锭映入眼帘。
    箱子里都是十两一锭的白银,约莫有五十锭左右。
    李易挑起几块银锭仔细观察,却并未发现任何熔炼过的记号。
    据他所知,凡是经过银庄、银铺熔炼成形的银锭,都会留下熔炼标识。
    没有这种标识的,要么是前朝旧银,要么就是来历不明的脏银。
    瞧着眼前银子崭新的成色,李易心中已经有数。
    “段香主,这银子可否让我带走几锭?”
    段金川心思活络,明白李易此行的目的,毫不犹豫的取了五锭银子,交给了对方。
    漕银一案,赃物和证物均逃不开‘真金白银’,这些白银或许就是破案关键。
    收好银子,李易忽然正色道:“香主,衙门追查漕银,欲要剿灭我极乐教一事,还需尽快上报我教!”
    “嗯,此事确实不能耽搁。”段金川反应极快,当即便做出了回应。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分舵,向舵主禀明此事!”
    ......
    分舵距离府城有五十余里,两人快马加鞭,半时辰左右,便赶到了分舵所在。
    李易翻身下马,抬头看向眼前的染坊。
    “这里就是分舵?”
    段金川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见段金川一改之前的轻松模样,李易心中微凛,警惕心再次拔高。
    走过染坊大门,李易四处打量,却未发现不妥之处。
    染坊中扮作杂役的教徒似乎与寻常人并无不同。
    排列整齐染缸尽头,是数丈高的竹架,在竹架上,各种颜色的染布随风摆动。
    穿过竹林布海,李易甫一走出,就停下了脚步。
    面前不远处,一个老妪婆正坐在石桌旁,在其背后衣襟处,有数条色彩斑斓的小蛇探出蛇头,正警惕的看向他和段金川。
    蛇信吞吐,李易可以清晰的听到细微的嘶嘶声。
    除此之外,还有虫子蠕动,野蜂振翅的声音。
    李易凝目细看,这才发现那老妪的发隙里蠕动的蜂虫。
    一瞬间,李易头皮发麻。
    “见过葛坛主。”
    段金川走到跟前,恭恭敬敬的恭身行礼。
    李易有样学样,同样行礼恭身。
    被称作葛坛主的老太婆扭过头,露出了枯皱如朽木的可怖面容,接着冲着他和段金川‘和蔼’一笑。
    恰如毒蛇吐信。
    段金川似乎对这老妪也有些抵触,离开时的步子明显快了不少。
    来到染坊最里,经过教徒通报后,李易见到了此处分舵的舵主。
    白衣粉面,薄唇凤眼。
    若不是有明显凸起的喉结,李易还以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娘子。
    段金川恭着身子,将衙门追查漕银、追缴极乐教的事情一一告知。
    说罢,段金川又小心试探道:“舵主,咱们教中的银子难不成真的是漕银?”
    正皱眉头的白衣青年瞥了眼段金川,说道:“此事你们无须多管,教中自会妥善解决。”
    说罢,白衣青年取出笔墨,写下了一封信件。
    “段香主,你去总舵一趟,将此信交给陈舵主。”
    吩咐完段金川后,白衣青年看向李易,说道:“胡干山,此事你功不可没,府城官兵的动向还劳请你多多留意,如有异常,便向葛坛主禀告。”
    李易现在身份特殊,在衙门眼里,他是安插在极乐教负责调查漕银案的线人。
    而在极乐教眼里,他则是行走在府城负责打探消息的探子。
    不动声色的接下指令,李易与段金川在染坊外拱手作别。
    目光交汇,两人心有灵犀。
    ‘保重(保重)!’
    回到府城,李易第一时间没有选择去衙门,而是选择在十里巷绕了几圈后,拐去了万花楼。
    此时万花楼里关于白娘子的故事已经彻底发酵。
    有的客人甚至专门过来打听故事后续。
    对于那位说书人,客人们又爱又憎。
    爱的是白娘子的故事勾人心魄,憎的则是讲故事的太不当人,偏偏讲到最挠心的地方时,却没了下文。
    身为当事人,李易对此并无多大感触,眼下案子紧要,说书的事可以延后。
    确认无人跟踪后,李易换了衣服,褪掉伪装,回到酒楼取了铜锣,等打完第一更鼓后,方才来到衙门。
    漕运案子事关重大,屈景阳与苏文山日夜都在衙门。
    李易来到内堂,此时堂内烛火通明,两位大人还在研磨案情。
    走进书房,李易将白日里收集到的信息一一道出后,分析道:
    “大人,根据极乐教那位舵主的反应来看,极乐教的银子极有可能就是漕银。
    不过,卑职以为,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交易方式,极乐教买卖消息,无论是民间、江湖,还是朝廷,只要是有价值的消息他们都有收集,并以此估价,教徒的财物奖励、地位的晋升,也都与此有关。”
    “卑职怀疑,漕银有可能就是为了养这些异教,为的就是让他们成为眼线,收集各种物资或者消息...”
    屈景阳沉默不语。
    若真如李易所言,漕银一案或许会牵涉到皇室......
    比如王爷或者皇子。
    沉吟片刻,屈景阳下定了决心。
    他们要做的只是追回漕银,调查清楚案件原委,至于如何处置,那是陛下要考虑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