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狂女学生〕〔名门二婚:墨少的〕〔世子妃世子又扣您〕〔都市灵剑仙〕〔万鬼吞噬系统〕〔轮回乐园〕〔笑傲仙缘〕〔不过尔尔〕〔重生之名门医妃(温〕〔终是繁华如梦〕〔华娱小生日常〕〔我的主角要杀我〕〔无限恶骨道〕〔万古神尊〕〔嗣子荣华路〕〔快穿女配冷静点〕〔我爸给我二十亿〕〔双宝来袭:亿万爹〕〔上门狂婿〕〔毒医凰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第315章 惯性
    萧景看着画押的证词道:“放出风声去,就说这些人已经伏法认罪,并且招认了有哪些同伙!”

    武玉知道他这要擒落网之鱼,另外就是燎原的首脑,所以想要再叮嘱两句也就没说,两个人细细的做了一下防守,避免有人来劫狱。

    武玉的确是武功很好,他们几个混做牢头防守着倒是事半功倍,不用担心人越狱或者被劫走。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部署的问题,直到书房外有了脚步声,武玉这才准备告辞。

    可是萧景却皱着眉头问道:“刚才你问的事听谁说的?”

    武玉细一品味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可是也不好说是听苏妤说的,于是有些遮掩的道:“大人别管谁说的,你要身体力行的攻破,我相信你能行!”

    萧景听着鼓励,莫名的起了鸡皮疙瘩,一挥手还是让这人走了吧!

    不过接下来萧景沉思,到底是谁说了出去?

    仔细想想,两个丫鬟不过是红袖和绿袖,其他的奴仆也进不了他们的房间…

    萧景想到这儿便想到了红袖。

    一向嘴巴大的愿意到处说话。

    可是这人再没分寸也说不出脸红的事情,毕竟没办法跟着男子讲啊。

    萧景想到这儿便想到了绿袖,虽然没有和武玉有什么山盟海誓,但明显两个人都挺钟情的。

    难道绿袖说了出去?

    萧景想想也摇头。

    他突然便想到了苏妤,不会也认为他不行吧!

    萧景想到这里觉得也不可能,毕竟有人稀里糊涂的摸过,不会梦醒了心里一点数也没有吧!

    萧景决定着人回来试探一下。结果在夕阳日落的时候他看书等候,结果一直到了点灯为戌时,绿袖才把醉醺醺的人送了回来。

    萧景看着脸色酡红的人,唇角微闭的还哼着不知名的歌。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绿袖一看萧景不乐意,立马面有难色的道:“公子…”

    “现在在山南,没有逍遥公子,只有你家大人!”萧景面容冷峻的道。

    绿袖咬了咬唇,“大人,是萧公子那又去了两个朋友,甚是会说话和捧人,夫人一高兴就贪了杯,绿袖无能没挡住!”

    萧景一听这话不可置信。不去理会自己那温婉的夫人成了一只贪酒的猫,而是追问着绿袖,“萧无的朋友是怎样的人?”

    “非常俊俏的公子。”绿袖一说发现他家大人变了脸,立马就更正道:“不过夫人看出来了,说是两个年轻的女子女扮男装。所以奴婢阻止的时候,她毫不介怀的喝着!”

    萧景陷入深思的点了点头。

    绿袖半天没得到吩咐,不知留下还是退出。

    可是最后要选择自己退出的时候,萧景道:“绿袖,交给你和红袖一个任务,务必要紧密跟踪这两个女子,千万不要让萧无发现。另外不管她们去了哪里,也不管千山万水,你们务必要一直追踪,查出她们效忠于谁!”

    绿袖一见萧景如此的认真,点头领命而去。

    萧景这时坐到了苏妤的身边,看着面色酡红的人,因为酒烈越发的唇红齿白。那紧闭的双眸也如同弯月,在远山眉黛之下,仿佛一睁开便是一汪新月。

    而这样的新月似乎融入他的心田。他不知道是在何时,想着是斗败萧夫人的时候,还是出府顶门立户的时候。

    显然那个时候两人相互扶持,他的心田还没有完全的容纳。

    那么就是来到山南的时候,毕竟一路走来惊险不断,两人之间有了患难与共的情谊。

    萧景想一定是这个时候,不然苏妤那句夫妻之间有爱情,不就是说他们吗?

    萧景正在沾沾自喜。看着酒醉的人心里少了厌烦,倒是想这个时候把她推醒,好好的问一句爱情她是怎么说出口的?

    可是酒醉的人显然不会回答。他也就躺在了这人的身旁,隐隐的嗅到她唇齿之间除了酒香,还有女子自身的体色之香。

    不由得想着武玉那一句没说出口的试试,明显慧根涌动。

    怎么能想到自己有病?

    萧景想着也就没看到女子一动,突然睁着水蒙蒙的眼睛道:“我回家了?”

    萧景听着突如其来的声音,不由一下子红了耳根。

    苏妤挣扎着坐了起来,“红袖,我口渴!”

    “我去给你倒!”萧景低头去倒水,回来时已经神色如常。

    苏妤接过水喝了好大一口,明显她醒过来是因为口渴。

    萧景看着她喝了水又犯迷糊,不由得把接过来的水又递过去,“多喝两口解酒!”

    “不喝…嗯…胀肚子。”苏妤酒醉话还不太糊涂。

    萧景一听这话,放下水杯坐到了床边,运用措辞的想了想,显然不是乘人之危,只因有些话不好直接问。

    “妤儿,你我没圆房,方才你和谁说了?”

    苏妤正迷迷糊糊的要闭上眼睛,听着萧景的问题她揉了揉额,“什么圆的方的?”

    萧景索性俯到她耳边,“我问你,你我没圆房的事情和谁说了?”

    萧景这会重复的很慢,他想这人一定听得清楚。而事实上苏妤也听清楚了,她拍了一下萧景的脸,“这个事怎么能随便说,你也不能随便的问!”

    萧景听着这话有些嗔怒,“既然知道,你还说!”

    “我没说,你别撒谎!”苏妤还教育上他了,“撒谎可不是好孩子,我妈常常教育我。”

    萧景听着没做她想,认为苏妤说的是奶妈。

    可是丢脸的事儿纠结半天问不出,那么酒醒之后更不能问。

    萧景郁郁,又道:“你还记得和谁喝的么?”

    “两个漂亮姑娘。”苏妤还眼神痴迷的说着,俨然像个采花蝶一般。

    萧景不由得一笑,郁闷的神情都少了一些。

    “那她们问你什么?”

    苏妤摸了摸昏僵僵的头,道:“问我几月生的,还说和我拜把子!”

    “那你有告诉她们吗?”萧景一下子紧张。

    “没有,你不知道我失忆了吗?”苏妤现在似乎养成了惯性,只要记不得的事情就说失忆。

    而现在酒醉困得发懵,她直接又选择了重点,便是酣然入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娱乐之从吐槽大会〕〔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仙子,请升天〕〔紫阳小师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