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逼婚:陛下已〕〔冲喜医娘〕〔雪落关山〕〔宠后来袭,实景红〕〔神眼通天〕〔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重生大亨崛起〕〔重生之网络争霸〕〔剑道真章〕〔地球图腾〕〔超强至尊神帝〕〔嫡女在上:殿下,〕〔对你何止钟意〕〔火影之万界召唤系〕〔医神圣手徐振东〕〔甜蜜婚恋:夜少爱〕〔安之若素叶澜成〕〔都市绝品帝少〕〔农家娇女有点泉〕〔我就是富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第377章 我知道你是谁
    游戏的规则是苏妤定的,玩的是猜数字。

    “大家听好了,这次猜数字不管是谁,猜中的都能够赢得奖励。数字是在零到一百之间,在座的诸位轮流着猜。那么现在我把数字交给碧莹,你们就可以从右边起猜数字。”

    这样一个好玩又有奖励的游戏说出来,马上有人举手说这一。

    苏妤听着道,“一到一百之间呢,不妨大胆的猜一下。”

    刘掌柜现在是春风得意的那个,他举手说道:“我猜是二十。”

    碧莹摇了摇头,“二十到一百之间。”

    这一下子便缩短了二十个数,于是吴掌柜的也跃跃欲试,“我猜是四十八。”

    “吴掌柜的猜四十八。”苏妤故意吊着气氛,在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时她道:“现在缩短到四十八到一百。”

    于是所有人兴高采烈的开着,可是怎么也猜不中。

    最后月娘跃跃欲试,“夫人,我猜是六十五。”

    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猜的,但是她就好运气的猜到了。

    碧莹拿出了手里的号牌,正书苏妤写着的六十五。

    碧莹把奖励给了过去,也是真金白银三两。

    月娘高兴的很,手握着银子坐了下去。

    “其他人不用着急,还有还有。”苏妤今儿个就是想让他们好好的玩乐一下,甚至连府里所有的下人都叫过来,大家一起玩的猜数字,结果越玩越高涨,一个游戏二百两的底金,大家是热闹闹到了月色上弦方一起离去。

    甚至离去时小伙计们都不敢相信,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收获,而且玩的是十分的尽兴,吃的是珍馐美味。

    并且走的时候苏妤嘱咐,每个月的月底都可以聚一起玩玩,而选择的地点则是酒楼打烊之后,而玩的本金则是她出。

    有些喝高了的小伙计一路嘟囔着,“咱们怎么这么命好,居然有这么个主子。”

    “谁说不是呢,以后我都会踏踏实实在这里做事,没有哪个地方能赶得上夫人宽厚。”

    作为他们掌柜的人听得真真切切,一个个摸着腰中鼓起的荷包,虽然对比有多少,可是对外他们是满足的,也有着小伙计的心思。

    只是这样的心思没有相对的对比,有着一日某个人心思膨胀的,就是装下一个钱庄也不够。不过眼下喝的相当的尽兴,一个个踏着夜色而归。

    萧景也是踏月而归的,不过他今日喝多了人没醉,总觉得这个伊小王爷说话拐带着他,所以般了几分糊涂。

    这相见恨晚是有这么一说,但是绝对不涵盖着他。

    他是知道伊木父亲有着多大的野心,所以根本不会去靠近这个伊木的。而往日心高气傲的人似乎和他真是相见恨晚,更表现得犹如故知一般,酒桌之上是频频敬酒,好像他是主人一般。

    萧景就想着一句话,别出现三人言虎的事情。

    于是踏着月色而归的人有些心事重重,结果在路过苏府的时候又想到了某些事情,于是足尖一点的踏过了院墙。

    他今日仗着脸色有些酡红,轻手轻脚中担忧也被发现,不过到时候可以佯装酒醉误闯进来,怕是也不会留下多少麻烦。

    萧景躲避着院里来回巡逻的人,看着一处高阁似乎有人,夜深人静当中也没有休息,而是红烛缭绕。

    他想要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不对,一个精美的高阁居然还有着防守。只是这防守不怎么尽心,打着盹的做着美梦,大概是日日防守输了戒心。

    萧景悄无声息的翻越而上,屏住呼吸靠到了窗前,快刀划开了窗纸一角,结果里边的菱花镜下坐着一个女子背对着他。

    此时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为她褪去发钗,看样子是要安歇了。

    萧景不知道这是苏家主的妾室还是女儿,毕竟苏府并非苏妤一个女儿,更因为这女子是背对着他,所以妾室女儿的胡乱猜测。

    但是定眼看去的时候可以从着装上判定是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所以最后他又猜是苏家主的女儿。

    既然是女儿家在这里卸妆他就不好再看,未免让人觉得有些孟浪。

    萧景这里刚想转身离去,结果那女子转身,惊得他差点从阁楼之上掉下来。

    萧景自问年纪不大稳重有余,可是一旦碰上苏妤的事情,他那稳定的性格往往有些烟消云散。

    眼见这丫环都出去了屋里独剩下这一人,他划开窗户便自己跳了进去。

    以他的想法是自己没回家,苏妤不知为何来到了苏家,还一个招呼都没和他打。

    而萧景突然而入也让那女子一愣。

    她最先害怕的想要大叫,结果看到胭脂玉一样的男子,踏着撒银的月色而来,如同九天的嫡仙一般。

    她生怕自己一喊这梦境就没了,虽然还有些惊恐,但是不得不说还是个大胆的人。

    “官人何处而来?”她说出话来犹如黄莺出谷,少了清泉的甘洌,多了几分妩媚之姿。

    萧景听着这句话有些不对,那个女子只会对他直呼其名,难道是听得自己的告诫了?

    萧景故作迷茫的往前走着,然后泛着酒意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这里呀!倒是官人从何而来?”女子又重新问了一句。

    萧景打了一个酒嗝,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当然是吃酒而归了。”

    女子听闻是心中所想,只是不知他如何躲过守卫。

    但是看着衣着样貌就是个贵公子,她似乎也有意的想接近攀谈,所以伸着芊芊玉手便倒了一杯茶。

    “公子喝杯茶,醒醒酒吧!”

    萧景有意的一把连她的手捧了过来,甚至拿杯的时候摸了一下她的手心,竟是如凝脂一般的滑润。

    “公子,你喝多了!”

    女子说着故作羞色,可是却没有扯出自己的手。

    “你说我喝多了,那你告诉我……我是谁?”

    这大概是酒醉的人常犯的毛病,喝到最后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女子莞尔一笑,“奴家怎么知道你是谁?”

    “但是我是知道你是谁?”萧景故意这么说道,结果对方的脸一下子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神戒缘〕〔厉少宠妻至上〕〔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王者〕〔重生之财气冲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