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1983开始〕〔最强狂暴升级〕〔沈浪和苏若雪〕〔超级无敌大胖子〕〔重回1985:麻辣俏〕〔乡村小神农〕〔旧人可安〕〔浮尘之外〕〔至尊小神农〕〔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破梦者〕〔从艺术家开始〕〔老婆大人有点拽〕〔奇殊馆〕〔在不正常的地球开〕〔白瓷梅子汤〕〔重生八零:家有媳〕〔我的极品女上司〕〔封少的掌上娇妻〕〔危险关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第432章 谁是鱼谁是汤
    再回到皇宫的云擎苍有些魂不守舍,身边的两位得力公公瞧着也纳闷,这是思念着亡故的公主所以在爱屋及乌吗?

    他们这边纳闷是允许的,可杜海棠却是不休的道:“老爷,你说你都登门了,那温侯连一句岳丈都没有,真是拿热脸贴了冷屁股!”

    苏家主手里捧着一杯热茶,不急不缓的拿开茶盖,吹了一下说道:“莫让一条鱼腥了一锅汤。”

    谁是鱼谁是汤?杜海棠明白说的不是萧景,那她就是要熬一锅汤好好的煮沸这条鱼。

    “可是他们也太傲慢了,妾身气不过,也为老爷你不平!”杜海棠在这位家主面前,总是喜欢扮演着一个弱质女流。

    苏家主偏偏觉得这就是她的资质,“以后让好儿三五日登次门!”

    “有这必要吗?”杜海棠弱弱的说了句。

    苏家主恨铁不成钢的摇头,“你懂什么?让你做你就做!”

    “难道宫里边要松口?”杜海棠问了一句点子上的问题。

    苏家主站起身来,“我给陛下身边的人送过几次礼,诚惶诚恐的跟他说,我的这个女儿也是陛下的外甥女,他爱我不敢作贱,他不爱我不敢收留,所以我以陛下为风向标,风往哪吹还请他告知!”

    “这也不对吧,当今的陛下出尔反尔的也不好,是吧?”

    “是不是得你我不能猜测,毕竟圣意难懂啊!”苏家主说完又交代,“怕是她还气着我,不见也免了两厢的尴尬,最好往后都不见,但是样子却得做。”

    杜海棠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那好吧!”

    “这就对了嘛!”苏家主看着自己风韵犹存的女子,柔柔弱弱的不是那个刚强的女人,总是让自己俯视的女人,这让他的心看着都能得到一种慰藉。

    “和一个小孩子较劲也没什么意思!”半晌苏家主说出这句话。

    杜海棠听闻这话却一下子红了眼睛,“老爷难道忘了她当年闯下大祸,差点连累我们整个家族同赴难,要不妾身以前如何爱她敬她您也是知道的!”

    “已经过去了,还好陛下仁慈!”苏家主也想到了那场祸事,“不过我不要求你总去,他们在京里的时间也不长,做做样子你就别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他们这边达成了协议,可苏妤却不知道一个风向标的转变,给她的生活添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此时的她身体好太多了,可是萧景始终是面色苍白,但是仗着有一身孔武有力的功夫,坐卧行走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只有他心里知道功夫是使不出来的。

    “妤儿,再多休息一会儿吧!”萧景说了这么一句将她揽在怀里,“我也想多睡会!”

    苏妤在死亡之线挣扎过来,真的没想到还能睁开眼睛看他,所以看不够的人眼神里全是炽热。

    “你就这么爱看我?”闭着眼睛的人都能感觉到,这倒不是他功夫多好,毕竟眼下都丧失了,这是凭着感觉来的。

    苏妤听着他揶揄的话一笑,“今日也不用上朝?”

    “不对,陛下给了恩旨。”萧景说到这又拦腰将她搂住,“在说话就没有回笼觉了!”

    “那我也得出去放放水!”苏妤说着起来,“你先睡会儿吧!”

    萧景以前没有贪睡的习惯,这让苏妤有点好奇。她出来看着白露她们在收拾着花架,要过去时听道:“那神医说碧莹没事了,孩子也能保住了,真是多亏了神医出手,不然碧莹真要危险!”

    “谁说不是呢,神医真是妙手回春,不过侯爷最近精神不太好,夫人到是一日日的恢复,真是喜忧参半!”

    “也没办法呀!”秋霜说道:“夫人有病的那几日侯爷不离身,硬是把病过弃给自己不少,要不然夫人也不能好的这么快。”

    “那咱们侯爷还真是有情有义!”绛雪笑着说。

    “有情有义你们也不能多说,小心被碧莹听去。”白露胆怯碧莹,一入府的时候没少教她们规矩,甚至桀骜不驯的降雪差点被送出去。

    苏妤听闻一笑,想着他手捧书卷时的雅致,脚踏玄铁的驰骋。历经朝堂的鸿鹄之志,圣贤年少少有的老城。

    那一提笔就泉涌墨花,烹字添香与玉笔。彩霞漫烂,风云起落进成章。千古才情,万年风雅与书案前。为职责万里奔,为壮志凌云闯,不重名利挂怀黎民百姓。

    如今却因为自己有病就忘我的照顾,一下子暖了苏妤的心。

    “廊下有风,你怎么一人站这?”随着话语到来,她感觉身子一飘自己被抱入怀。

    “我……”苏妤想解释一下,结果看到对方很是苍白的容颜,与往昔那神祗天资一别,多了凡人的疲惫之势。

    “你放我下来,你也……”

    “别吵,就这么几步!”萧景把她抱了进来,“轻飘飘的,会费了我的力气?”

    可是话这么说,萧景不经意的摸了下额头,不见渗出的汗明显他内理虚弱。

    “坐着!”苏妤拉着她同座。

    “陛下和苏家人来看你?”

    萧景亮眸一挑,年轻之人少有的慵懒之姿,靠在了床柱之上道:“说来也奇怪,陛下到苏家主也到,第一次到!”

    萧景的第一次说的很是耐人寻味。

    苏妤也道:“是啊,平时也不见他们来,结果陛下第一次降临她们也降临,这哪里是看我呀!”

    “你不伤心?”看着如此通透的人,萧景都有些替她感伤。这伤的并不是这份亲情,而是自己的妻子,哪怕是病了也要被家人利用一下,反不如不来。

    可是商人重利的性子凸显的这么明显,怕是以后都甩不开这利益熏心的苏家了。

    萧景不愿再提。

    “另外陛下处置了大理寺卿,告诉你这消息可舒心,那可不是个好去处,苦寒之地啊!”萧景到这儿笑了笑。

    “你还笑,那大理寺卿是辰王的人,你几日前还和我提过,这回他岂不要攻击你?”苏妤知道也是那日遇到了辰王,从他嘴里知道这人有几个死心塌地拥护的朝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傲娇总裁请别闹!〕〔极品老木匠〕〔女王嫁到:老公,〕〔从骑士开始进化〕〔骄阳灼我心〕〔神奇直播系统〕〔进化之眼〕〔农门厨色:娇娘不〕〔厉先生,缘来是你〕〔我在漫威当武僧〕〔我是炮灰之锦鲤仙〕〔极道仙术〕〔快穿之娘娘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