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逼婚:陛下已〕〔冲喜医娘〕〔雪落关山〕〔宠后来袭,实景红〕〔神眼通天〕〔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重生大亨崛起〕〔重生之网络争霸〕〔剑道真章〕〔地球图腾〕〔超强至尊神帝〕〔嫡女在上:殿下,〕〔对你何止钟意〕〔火影之万界召唤系〕〔医神圣手徐振东〕〔甜蜜婚恋:夜少爱〕〔安之若素叶澜成〕〔都市绝品帝少〕〔农家娇女有点泉〕〔我就是富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第527章 刮不动
    萧景听了这句话不再言语,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她,“那你来自哪里?”

    “华夏啊,笼统的说现在的云国也在华夏内,我只是从未来而来。”

    萧景沉吟但想了想,“他们说我是活在祖先的时光里,而你是活在了子孙后辈,而后又来到了这里?”

    苏妤恳切的点了点头,虽然怎么听是骂自己孙子辈儿的,可事实就是这样。

    “那我岂不是很老!”萧景皱着眉头看着她,“而且我们的辈分也不符啊?”

    苏妤听着他的论调笑了笑,“苏妤啊,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别想占我的便宜!”

    萧景笑了笑似乎话题轻松了不少。

    “既然你见过那么多的皇帝?能跟我说说吗?”

    “我没有见过那么多的皇帝,我只是通过历史这面镜子看到了他们。”

    “历史的镜子!”萧景低低的沉吟道。

    “是啊,有野史有正史。”

    “怎么还分野史和正史?”萧景真不明白其中怎么回事。

    苏妤道:“就比如说陛下登基前如何得到皇位,正史会说继承大统,但野史会描绘的更加具体一些,比如不能说的事情……”

    “别说了。”萧景打断她的话。

    “我……我只是分析着说未必全对!”苏妤面对着他突然冷态,马上揣摩到了什么?

    “你记着以后不要提什么野史的事情,这件事情以后也不要说。”萧景说着话还紧了紧手,脚下足踝感觉的真切。

    苏妤也听话的没有再说,可是一旦闭上了嘴巴也发现,冷,寒风彻骨的冷。

    虽然有萧景带来的大氅,可是在这背阴的夕阳之下料峭的寒风中,冷风找着空子往身体里钻。

    萧景敏感的发觉到,“你在说说,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

    苏妤见他收敛好情绪,转而明白了他耐性好的原因,一说一听之间分散着注意力,更主要的是分散着她的注意力。

    不知道应不应该暖心一下,总之心里有这个感动。不管他是为了公主不能死在这里,还是顾念着这个身体,她都是真正的受益者。

    “萧景,我感恩感德你今日之举。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暖心,不管将来你我如何,我愿意为你抛头颅洒热血奉献一回。”

    萧景冻得僵硬的嘴动了动,“若今后求到你这儿,那我的举止失措到何等地步?”

    看着对方不领情还讽刺着自己,苏妤不加理会道:“你若是为己而生可能没有举止失措时,可肩系民族之兴衰,排除不了消沉的末路悲歌。不然陛下为何屡次变相的保护你!”

    萧景听着这话不得不低下了头,“你倒是看的通透,那说说陛下为何变相保护我?”

    苏妤道:“我以史为鉴,你有锐意进取的精神,陛下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有气魄,有胆识,他慧眼识才想要重用于你,可是怕你还年轻气盛,派你出兵是让你经历铁血磨练,将来对上那些盘根错节的老臣,也能堵一堵他们的悠悠之口。”

    萧景再一次抬眸,冷风吹着睫毛如痒般让他微微眯了一下,“你藏的可真深,若不是今日一席话,我当真不识你真面目。”

    “那是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苏妤知道这个时候说话的必要性,也不懒惰的道:“最好你真的看清我,可不是厉鬼。”

    最后这句话随风而去,但是两人听的都是真切的。

    “那也是有知识的鬼!”萧景这个时候还不愿意承认,唇色都有些发紫了还犟嘴。

    “那我怎么不化作一阵风,让我随风去好了。”苏妤冷得有些受不了。

    “太沉,有些刮不动!”

    “萧景,你伤害我有意思吗?”苏妤生气,为了保持自己良好的身形,哪怕当了公主她也不暴饮暴食,什么美味珍馐的添到胃里就会添到身上,而且还是走样的。

    萧景没想到这件事情她和自己发飙,索性是飘了一个眼风不再言语。

    于是,冷风如同苍龙一般而过,对着呼啸的口哨,带来渐渐飘飞的雪。

    苏妤终于有点忍不住,“他们还没来吗?”明知道来了就能够看到,可是意志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萧景用大氅又给她裹了裹身子,然后看了看自己冰冷的铠甲,入怀显然更冷。

    苏妤渐渐发白的眉毛下,一双灵动的眼睛也有些凝滞,看着面前的银袍小将,道:“男女授受不亲呀!”

    这话并不是说什么她介怀,如果真的结婚就不让他暖脚了,此番话说的是萧景,怕人家顾虑着男女授受不亲。

    萧景给他翻了个白眼,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是找不到这儿了。”

    “什么?”苏妤感慨的望着天,“这还用滑下去摔死我吗?用不了几个时辰我就会冻死!”

    苏妤说完看了看穿着比她还少的人,“要不你把大氅拿走吧!顺着这个山峰还能爬回去,要是一会儿天黑了,可能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苏妤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底气都没有,她有些害怕这荒凉的山崖,孤零零的一个人等死,比摔下去更害怕。

    萧景却没言语,解开了他那沉重的上降之服,露出里边的夹袄,然后把苏妤紧紧的抱在怀里,彼此之间吸收着温暖。

    苏妤又挣扎也不敢挣扎,要是不小心掉下去就是一对儿。

    做个山涯的亡命鸳鸯,她也不想。

    两个人在分别之后,这还第一次相拥在一起,虽然这次的相拥有些僵硬,而且也不带任何的甜蜜。

    更加准确的看,是为了生命延续。

    可萧景却越抱越紧,似乎要把对方揉入骨头里一般。

    苏妤有种窒息的感觉,再不挣扎她都怕自己晕过去,所以大氅之下的人咳嗽了两声,显然是气闷的很。

    萧景这才慢慢的松开点,道:“别动,有风!”

    这一声有风说的是无限的缱绻,犹如一对热恋中的恋人般,可大氅之下的人并没有迷茫,晓得人家护着的到底是谁?哪怕到最后有点迷茫,也贪婪对方身体里的温度,可冷风一来温度全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神戒缘〕〔厉少宠妻至上〕〔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王者〕〔重生之财气冲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