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殿下的棉花糖〕〔黄龙本纪〕〔浮华千重〕〔我!直播出个天帝〕〔王牌冒险〕〔楚灵尘云亦辞〕〔素手为谋动京华〕〔穿书后我活成了戏〕〔渔人传说〕〔孤独成爱〕〔一剑飞仙〕〔花掉1000000亿〕〔医心向阳〕〔奶爸有植物系统〕〔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之最强星帝〕〔都市仙尊洛尘〕〔无敌从灵气复苏开〕〔南安〕〔主角是洛尘的小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海贼世界的阿卡姆 第六十三章 同船!西海革命军初演!(求推荐求收藏)
    李斯特的话把罗宾纷扬的思绪,拉回餐桌,她对李斯特的邀请,并不意外。

    这个叫李斯特的男人,费尽心思,展露诚意,总不会就想和她吃一顿晚餐吧?

    那样,她反而更加怀疑他的目的,现在,李斯特提出要求,她心里松口气。

    至少,对方利用完她之前,她不会有生命危险。

    罗宾受过许多人和组织的邀请,他们都想利用她,完成一些事,再背叛她。

    正好,她也要利用他们,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她会在他们背叛之前,做好准备,先下手为强。

    现在,她却感觉到了压力,对方的实力,和之前那些,完全是不同档次啊!

    但,想到现在的情况,罗宾深呼口气,她问:“你们?”

    “阿卡姆工作社!”

    罗宾脑海急速转动,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阿卡姆工作社”的信息,她平静问:“你们不怕吗?”

    “怕什么?”

    “恶魔的诅咒!”

    李斯特笑了笑,道:“恶魔吗?人,其实比恶魔更可怕!”

    达兹·波尼斯醒来时已经天亮,而且躺在床上,浑身裹着绷带,他坐起来,扫了一眼屋子,警惕的看向屋门,门被推开,进来的是腮帮子包着草药的比利警长,昨晚老比利那一拳,直接把他打昏了,不愧是亲爹。

    “你醒了?”比利警长端着碗热汤,说:“这是药,喝了吧!”

    比利警长的态度,还算客气,毕竟达兹·波尼斯是赏金猎人,并非海贼、玛菲亚教徒。

    “你救了我吗?谢谢!”达兹·波尼斯的记忆回来,冷着脸说。

    “不,是一个穿风衣的男人送你来的。”

    达兹·波尼斯愣了下,喝完药,下床说:“我要走了。”

    “你身上的伤……”

    比利警长话没说完,达兹·波尼斯已经跃窗而出,几步消失在路上。

    达兹·波尼斯到遗迹转了一圈。

    “那个女人,带走了罗宾吗?”

    他手掌摸向胸膛,伤口隐隐作痛,自从吃下快斩果实,他第一次被剑士砍伤。

    ……

    “嗯?竟有人重伤了mr.4,还带走妮可·罗宾,革命军,还是别的什么人?”

    背靠沙发,沙·克洛克达尔额头冒出青筋,他嘴里叼着雪茄,留着大背头,脸上有一道横断的长伤疤,右耳带耳环,左手是金钩,犹如教父般,身披黑色毛皮大衣,派头十足。

    mr.4的实力,克洛克达尔还是认可的,假以时日,会成为他麾下最快的那把刀,可惜,他失败了,任务失败,意味着没有价值,而没有价值的人……嗯,还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蓝天下,帆船随微风行驶,这是一艘卡拉维尔小型帆船。

    船首,圆桌。

    罗宾打开新闻鸟送来的报纸。

    “震惊!伊利西亚王国大臣叛乱!”

    “惊爆!革命军攻打伊利西亚王国!”

    翻开今天西海的新闻报纸,头版头条,全是伊利西亚王国爆发的革命战争。

    这场战争,其实早在半个月前就爆发了,但直到今天,才有新闻报出来。

    “革命军吗?”

    端着两杯咖啡的李斯特走来,一杯放到罗宾面前,瞥见新闻,问了一句,顺势在对面的椅子坐下。

    下方,桅杆旁,古伊娜进行着日常训练,挥汗如雨。

    “谢谢!”罗宾客气道。

    “不客气!”

    李斯特拿过份报纸,看了一会儿,摇摇头。

    罗宾一直留意,并观察李斯特,以确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从而好应对,见此,试探问:“你似乎和革命军很熟?”

    “有生意来往!”李斯特放下报纸,抿了口咖啡,西海的咖啡和匪帮一样出名,还有葡萄酒。

    “你觉得革命军怎么样?”李斯特看向罗宾,她整个人,散发着知性、高贵、典雅的气息。

    她的肌肤白皙如雪,短发搭肩,齐刘海看起来尚且青涩,红黑相间的眼睛,透着智慧的光彩,精致的鼻梁,微抿着嘴唇,似乎在笑,给人莫名的亲切感,但笑容不过是她的掩饰,是她活着的手段,她有着高超的交际手段。

    罗宾斟酌片刻,说:“为自由而战,意图推翻支配着世界政府的天龙人的统治。”

    李斯特听出罗宾的小心谨慎,笑了笑。

    “在我面前,你大可以说你想要说的话,不用那么拘束。自由、平等,革命军的口号,的确很有感染力,那些受压迫的人们,活不下去的人们,会为之而战。毫无疑问,革命军将是未来世界政府的首要敌人,但是,革命军就一定能给人们带来幸福吗?”

    李斯特抿一口咖啡润喉,观察罗宾的神情,同时整理思绪,说:“革命军其实是个松散的组织,以多拉格为首的干部,四处传播自由、平等思想,号召各国受压迫者起来反抗,但是,成功以后呢?”

    “谁来统治,奴隶、平民、还是贵族?新的统治者,一定能治理好国家?新的国家,依旧是暴君独裁、贵族议会制,还是别的政体?贵族议会制,那和现在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掀翻了王座,换一拨人罢了。别的政体,抱歉,我现在没看到!”

    事实上,直到七年后,阿拉巴斯坦内战爆发,革命军都没解决这个问题。

    光喊口号,推翻高层,真能改变世界?

    想一想异世界,依旧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沙漠地区人民吧!

    为民主、为自由,推翻独裁暴君,迎来的是地狱般的混乱战争,至多换另一个暴君统治罢了。

    罗宾不禁坐直身体,认真倾听。

    “我认为,革命军更像一群理想主义者,我不否认理想主义,但是,理想根于现实。新闻报道,伊利西亚王国事件,革命军策反王国大臣,割据军事重镇碧昂卡。看得出来,这是革命军的一次尝试,但我不觉得它会成功。”

    “为什么?”罗宾问。

    “思想!”

    “思想?”

    “革命军以西海作为首秀地,的确经过慎重考虑,就我所见,西海一些王国,内部矛盾重重,贵族、平民阶级对立,匪帮横行,使得西海远比其它三海混乱,百姓生活,不说水深火热,也差不多,但是,我没有看到思想的变化。”

    “什么思想?”罗宾不禁问。

    李斯特微微一笑,说:“这正是我寻找的,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同我一起寻找。”

    “不要听他瞎说,他就是个骗子。”古伊娜走上来,拿起桌上的杜姆果汁,毫不留情的揭穿李斯特的真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上门龙婿叶辰下载〕〔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龙门之主〕〔界之柱〕〔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时婳霍权辞〕〔悯生术〕〔人类少女到底有什〕〔都市之最牛神豪系〕〔诡异觉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