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西凉兵王〕〔平凡的世界之我是〕〔绝世神医妃〕〔全民穿越:团宠领〕〔从情满四合院开始〕〔步步高升〕〔北宋大官人〕〔逍遥小渔夫〕〔夺冕〕〔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545 污浊的心之水滴、来自大海的愤怒
    “勇吉拉说这道水龙卷里有着特殊的力量,影响了他的瞬间移动。”

    冬树毫不犹豫的直接放出了保姆虫,“保姆虫,斩破那道水龙卷!”

    可就在保姆虫刚刚举起刀臂准备动手的时候,粉色的光辉从那道水龙卷中透了出去。

    轰!

    下一刻水龙卷直接炸成了漫天的雨点,里面的一人两精灵也掉在了地上。

    冬树与莉拉一看,里面的正是小智皮卡丘还有拉帝亚斯。

    于是他们赶紧上前将小智他们扶了起来。

    “小智, 你们怎么来了?”

    小智激动道:“有人抓走了拉帝欧斯,我们得去救他!”

    冬树朝着小智问道:“还站得住吗?”

    “能!”

    “那我们走!勇吉拉!”

    湛蓝色的光辉闪耀,一行人直接出现在了圣堂的大殿之中。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在圣堂最里面的古怪装置。

    此时那个古怪的装置早已改变了形状,它现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有连杆连接的星象仪。

    在那个奇怪装置的下方则是被困在三道不停旋转着的圆环之中的拉帝欧斯。

    看拉帝欧斯那痛苦的表情以及圆环上的能量流向,那个困住拉帝欧斯的装置应该正在抽取拉帝欧斯的力量。

    拉帝欧斯旁边守着一个金发女人,在她的身前还有数只精灵。

    冬树也在另一边的发现了本葛雷的身影。

    他此时与卡侬还有几個其他训练家被蛛丝绑在了一旁的石柱上。

    他们脚边倒着数只被击败的精灵。

    本葛雷见冬树他们到了之后立刻高声提醒道:“冬树!这女人是个高手!她还有一个同伙在那个控制心灵水滴的仪器里!”

    小智的声音却在冬树值钱响了起来, “皮卡丘!十万伏特!”

    “丘!!!”

    金色的闪电将整个昏暗的大殿照亮, 激烈的电流更是四处乱窜。

    等皮卡丘停下十万伏特之后,那个金发女人却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

    一只阿利多斯顶着守住屏障出现在了那个女人的身前。

    “哼, 你们可真没有绅士风度。”

    “抱歉了,我们的绅士风度可不会展现给小偷。保姆虫,点到为止!”

    冬树的话音刚落,保姆虫便化作一道绿影在那个女人与她的精灵身边闪烁了起来。

    随后就是一阵倒地声传来,对本葛雷来说很棘手的敌人顷刻间便被保姆虫全部打到。

    “勇吉拉,帮本葛雷先生他们解开束缚。”

    在莉拉的指挥下,勇吉拉也开始用念力摧毁他们身上的虫网。

    而另一边,小智则与拉帝亚斯一起拼命撞向了那个困住拉帝欧斯不断抽取拉帝欧斯能量的装置。

    可是他们却被狠狠的弹了出去,他们完全没办法撼动那个装置。

    冬树这次直接放出了火焰鸡与喷火龙,“火焰鸡、喷火龙,先控制住小智与拉帝亚斯,让他们不要再撞了。”

    火焰鸡与喷火龙分别将小智与拉帝亚斯抱在怀里,阻止了他们自残的行为。

    但是他们仍然在火焰鸡与喷火龙的怀里拼命挣扎着。

    可就在这时, 拉帝亚斯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而那个仿佛像星象仪一样的装置也突然快速旋转了起来。

    本葛雷焦急的喊道:“不好, 那个装置失控了。”

    冬树朝着本葛雷喊道:“老伯, 这个装置破坏掉也没问题吧?”

    “只要将这个装置停下来你怎么做都行!”

    本葛雷的声音很是焦急。

    “好!喷火龙!将那三道困住拉帝欧斯的圆环停下来!火焰鸡!你直接将那个装置踢倒!”

    喷火龙直接放下了怀中的拉帝欧斯然后快速撞向了困住拉帝欧斯的那三道旋转不休的圆环。

    轰!

    三枚圆环也随着这声巨响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阵当啷啷的脆响。

    拉帝亚斯则被立刻冲了过来的拉帝欧斯接住,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现在的拉帝欧斯看起来十分虚弱,他甚至已经没办法再继续飞行了。

    而另一边,火焰鸡刚刚放开小智准备对着那个奇怪的装置使出火焰踢的时候。

    古怪的装置却因为拉帝欧斯被救出而自动停了下来。

    那个与星象仪连在一起的机械臂顶端圆球突然打开,露出了一个已经晕倒的蓝发女人。

    获救的众人见装置已经停下来了,也不在去管那个停下的装置以及晕倒的女人。

    他们直接围到了拉帝欧斯身边检查起了拉帝欧斯的伤势。

    就在莉拉给拉帝欧斯上好伤药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装置的那边响了起来。

    “讨厌,这是什么,心之水滴怎么变了颜色?”

    众人随着声音看去。

    原来是刚刚被保姆虫打晕的金发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并且唤醒了那个蓝发女人。

    她们此刻正站在心之水滴的前面。

    而她们面前的心之水滴仿佛被墨水染过一样,完全变成了黑色。

    不过那个金发女人还是将手伸向了变了颜色的心之水滴。

    她举动让本葛雷焦急了起来。

    “那个不能碰!”

    但是他的声音并没能阻止金发女人的行动,就在金发女人碰到漆黑的心之水滴的一瞬间。

    猛烈的黑光并发而出。

    直接将那两个女人弹的倒飞,直接飞近了她们后面那个装置的球型驾驶舱里。

    驾驶舱门直接关闭,整个装置也被漆黑的电流所覆盖,然后装置再次运转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本葛雷不安的说道。

    “心存不轨者使用心之水滴时,心灵的污浊会污染心之水滴,从而失去心之水滴。而且连同这座岛屿也会一同失去。”

    本葛雷刚刚说完,外面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急速流水声。

    冬树看着疯狂旋转的装置说道:“现在摧毁这个装置还来得及吗?”

    本葛雷有些绝望的摇摇头, “来不及了, 被污染的心之水滴的力量已经被彻底激发了。其实这一切已经与那个装置无关了。”

    “那我们去圣堂的二楼看看外面的情况!”

    在冬树的带领下众人快速的跑上二楼的外置观景台上,跟在最后面的喷火龙则将拉帝欧斯夹在了腰间一同带了上来。

    此时太阳已经在天边露出的头, 但是众人却无心欣赏此刻的美景。

    在众人的眼中,整个奥多马雷的海水都在倒流,很快河道中就露出了下面的淤泥。

    冬树皱着眉头问向本葛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等本葛雷说话,远处干涸的近海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

    而且在海水消失的尽头则出现了一道白线,刚才退去的海水正在倒灌!

    恐怖的巨浪正在摧毁任何胆敢独挡在它们面前的一切事物,想来奥多马雷也不会是个例外。

    本葛雷木然道:“完了,岛屿真的要沉默了。冬树,请你们带着我的孙女离开吧。这不是她应该面对这样的结局。”

    就在这时,被喷火龙夹在腰间的拉帝欧斯突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并发出一声声的嘶鸣。

    而拉帝亚斯更是围绕着喷火龙身边不断的想要撞开喷火龙让拉帝欧斯重获自由。

    卡侬翻译道:“拉帝欧斯说快点放开他,他与拉帝亚斯有办法阻止这场倒灌的海啸。”

    但是当喷火龙看向冬树的时候,冬树却摇了摇头。

    “已经如此虚弱的他还能做什么呢。现在就算这两个年轻的小家伙们想要做什么,恐怕也要付出恐怖的代价吧。”

    冬树的话让本葛雷欲言又止,但是冬树的话却没有停止。

    “你们知道吗?在古代,天王级训练家又被称之为英雄。因为他们有着能够在危机之中力挽狂澜的力量。

    而我,恰巧就是一位天王级的训练家。”

    小智激动的拉住冬树,“冬树大哥,这么说你肯定是有办法的对吧!?”

    本葛雷与卡侬的眼中也都闪烁起了希望的光辉。

    就连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都不在挣扎的看向了冬树。

    莉拉的嘴边出现了一抹笑意,冬树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喜欢卖关子。

    于是她偷偷在冬树的腰间掐了一把。

    冬树心领神会的拿出了一只精灵球。

    “出来吧,我的伙伴。”

    随着一道红光闪过,巨大的黄金暴鲤龙在本葛雷与卡侬震撼的目光中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小智则开心的喊了起来,“是冬树大哥的暴鲤龙!”

    放出了暴鲤龙之后冬树也不耽搁,他朝着暴鲤龙喊道:“去吧!暴鲤龙。平息海啸!”

    暴鲤龙在一声大吼中围绕着圣堂旁边的太阳塔飞舞了起来。

    狂风随着暴鲤龙的舞动开始出现并以奥多马雷为中心朝着四周吹去,就连天空中的云朵都被远远的吹开。

    空呼啸的狂风在离开了奥多马雷之后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它们与迎面而来的海浪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轰!

    海浪就算能够拍碎岩石,却完全不能将狂风怎么样。

    在狂风的阻击下巨大的浪头破碎开来,后面的海水也在呼啸着的狂风中迅速变得平缓了下来。

    细小的水流顺着狂风的最下面缓缓的朝着奥多马雷流了过来。

    本葛雷不禁瞪大了眼睛,‘这就是天王级训练家的力量吗?竟然派出了一只暴鲤龙就能平复咆哮的大海,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被放开的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也看着被平复下来的海浪发起了呆。

    谷嬩

    本来拉帝欧斯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发动他身为无限精灵的全部力量阻止海浪。

    可是那只暴鲤龙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平息的好浪,这就是那个人所说的天王级精灵的力量吗?

    ‘这种力量就算是他的族群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大概也就只有族长了吧。’

    拉帝欧斯不禁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见海啸已经平复,冬树便朝着还在看海水缓慢灌进奥多马雷的众人说道。

    “好了,既然危机已经解除了,那么就看看那个装置现在怎么样了吧。”

    众人重新回到圣堂大殿,只见那个发动心之水滴力量的装置已经倒在了一旁。

    那个控制舱的出口更是被死死的卡住。

    莉拉来到了那个摆放着心之水滴的装置面前,看着漆黑一片的心之水滴犯愁的说道。

    “本葛雷老伯,这个心之水滴现在怎么办?”

    本葛雷想了想,“现在装置已经彻底损坏了,直接拿下来吧。”

    莉拉伸出手准备将心之水滴拿起,可就在她的手触碰到心之水滴的时候,心之水滴中却再次亮起的耀眼的湛蓝色光辉。

    片刻后,湛蓝色的光辉消失,心之水滴再次恢复到了正常的眼神。

    莉拉拿起心之水,“奇怪,居然又变回来了呢。”

    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此时更是开心的围着莉拉飞舞了起来。

    本葛雷有些失神的看着这一幕喃喃道:“只有心灵纯净之人才能驱逐那漆黑的恶念。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莉拉欣赏了一会儿手中的心之水滴之后便将心之水滴交给了本葛雷,她完全没有想要占为己有的意思。

    一旁的冬树则对着本葛雷出声提醒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将警察叫来了?”

    本葛雷那只恢复了原本颜色的心之水滴笑了起来,“我身边的几个族人就是警察。”

    接下来他们打开了那个球型的操控室将里面的两个女人抓了出来。

    等本葛雷的族人将那两个女人押走之后,冬树与小智他们也正式与本葛雷告辞离开了圣堂。

    接下来小智他们准备开启挑战城都联盟的旅程。

    冬树与莉拉则在加下来的两天中,在本葛雷的带领下好好在奥多马雷好好的游玩了一番。

    之后他们也乘上了前往七之岛的游轮离开了奥多马雷。

    ......

    正午时分,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

    在太阳下,正有两个人在一座海上荒山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这座荒山十分奇怪,如果从天上往下看的话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座荒山是呈现一个等边三角形的。

    “冬树,你到底在这里找什么啊。”

    莉拉有些疲惫的朝着冬树问道。

    这不怪莉拉会疲惫,他们已经在这座小山顶部整整找了一上午了。

    当他们离开奥多马雷之后便乘船来到了七之岛的第二座岛屿友谊岛。

    友谊岛是七之岛里最适合旅游的岛屿,这里不仅有哞哞鲜奶还能买到釜炎仙贝。

    他们在这里住了一夜之后便在第二天一早乘上了吼鲸王在冬树的带领下来到了这座名为诞生之岛的岛屿。

    莉拉的话终于让已经找魔怔了的冬树停下了寻找的脚步,“不对啊,明明是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呢?”

    “什么不见了?”莉拉对于冬树要找的东西更加好奇了。

    “是一只精灵?应该说是很厉害的精灵。”

    莉拉环顾四周看了一圈,“可是这里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

    冬树神秘兮兮的说道:“有石头就对了,那只精灵应该就藏在石头里面。算了,还是作弊吧。”

    冬树这回直接将保姆虫叫了出来,“保姆虫,用心之眼看一看这座小山上有没有精灵。”

    在莉拉好奇的目光中,保姆虫开启心之眼后朝着周围扫视的一圈,然后在冬树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这里除了天上偶尔出现的鸟类精灵之后地下甚至连只地鼠都没有。

    冬树有些丧气的说道:“怎么这样,我记得获得的那个情报里那只精灵明明在这里的啊。”

    他又不想就此放弃,于是便在心里呼唤起了莱西拉姆。

    「干嘛干嘛,还让不让龙睡午觉了?」

    莱西拉姆懒散的声音在冬树的心底想了起来。

    「你一天除了睡还能干点别的嘛?」

    「能啊,我还能吃饭。怎么着,现在开饭了吗?」

    「没有,你帮我检查一下这座山,看看有没有什么精灵在。」

    「这座山上连只拉达都没有,赶紧找个地方准备开饭吧。」

    莱西拉姆的回答彻底让冬树产生了动摇。

    心之眼找不到,还没有任何生命气息,那就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莉拉,你试着用你的心灵感应能量搜索一下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出回应伱心灵感应的东西。”

    莉拉现在对冬树要找的东西十分好奇,“心灵感应吗?我试试看。”

    说做就做,莉拉慢慢的围着小山的山顶外围转了起来,最后一点点朝着山顶中心移动。

    不一会儿她便将小岛山顶全部走了一圈。

    当莉拉走到山顶中心的时候,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静止在了那里。

    一看莉拉那边似乎有戏,冬树也不去打扰她,就这么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不一会儿,莉拉就睁开了眼睛,她惊喜道:“冬树,真的有一个意志波动回应了我。”

    冬树立刻跑到了莉拉的身边“在那呢,在那呢。”

    莉拉朝着地面指了指,“在地里呢。”

    冬树立刻拿出了一把铲子挖了起来,不一会儿便挖出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又清理了几下,一个看起来像三角一样的石头出现在了冬树挖出的浅坑里。

    “是这个吗?”

    “没错,就是这个。”

    有了莉拉的肯定,冬树直接将这颗奇怪的石头挖了出来。

    “莉拉,你能让这块石头里的精灵出来吗?”

    冬树现在十分想见一见这块石头里的精灵。

    莉拉却摇了摇头,“不行。这只精灵被困在石头里太久了,甚至只剩下的意志,所以祂没办法出来。

    而且由于自身意志的长时间沉睡,祂现在的意志也变的极其不活跃。

    如果想要让祂出来的话就要通过沟通让祂的意志重新活跃起来,等祂的意志完全复苏之后就能出来啦。”

    “出不来啊,那你就留着吧。”

    冬树将地上的那块石头拿起来放在了莉拉的手里。

    莉拉却又将石头推给了冬树,“你不想要吗?说不定是一只很稀有的精灵呢。”

    “不要,我又孵不出这只精灵。而且这只精灵可是我特地为你找的。”

    这只精灵的确是冬树特地为莉拉找的,而且这只精灵也非常适合莉拉。

    最重要的是,这种精灵以后还会遇到。

    如果真想收服的话,那时候再收服也不迟。

    冬树又将石头推回了莉拉的怀里,“行了,咱们回去吧,已经离开丰缘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回去了呢。”

    莉拉这回也不在推脱,将石头放进背包里之后跟着冬树一同朝着山下走去。

    在他们乘着吼鲸王返回友谊岛的时候,保姆虫突然用刀臂戳了戳冬树的后腰。

    然后朝着他们背后的云朵里指了指。

    “保姆虫,你是说有东西在跟着我们吗?”

    “科呦~”保姆虫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出来吧,喷火龙。”

    冬树索性直接将喷火龙放了出来。

    “喷火龙,去那边的云层里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在跟着我们。”

    “rua~”

    喷火龙大吼一声,快速飞进了那朵云朵。

    没过多久,云朵中进入传出了战斗的声音。

    可是战斗的声音刚起便落,然后喷火龙再次从云朵里飞了出来。

    不过这次他可不是空着手的。

    只见喷火龙用双臂将一蓝一红两只精灵夹在腰间。

    等喷火龙再次回到吼鲸王的背上之后,他腰间夹着的两只精灵也清晰的呈现在了冬树与莉拉的眼前。

    被喷火龙抓过来的竟然是一只拉帝欧斯与一只拉帝亚斯。

    “奇怪,这里居然会有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不过这两只看起来怎么还有点眼熟呢?”

    冬树看着喷火龙腰间的两只无限精灵面露思索。

    他的举动成功的引来的拉帝欧斯与拉帝亚斯的怒目而视。

    莉拉则在他的后腰上掐了一把,“好了,别搞怪了。我不信你看不出来这是奥多马雷的那对兄妹。”

    冬树却没有要承认的意思,他立刻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哎呀,莉拉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呢,还是莉拉你的眼力好。”

    说完,他还对着莉拉竖起了大拇指点了个赞。

    莉拉白了冬树一眼,“行了行了,还不快把他们兄妹放开。”

    “喷火龙,说你呢,还不快把他们放开。”

    冬树狗腿的莫言让喷火龙忍不住的从鼻孔喷出了两道火星。

    不过他还是松开了手,将那两个小家伙放了出来。

    重获自由之后两个小家伙便凑到了莉拉的身边,对旁边的冬树却是一副嫌弃的模样。

    至于原因嘛,大家都懂的。

    ps:刚刚码完6000字,索性就更新了。希望明天不用熬夜码字,溜了,睡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当我绑定剧情维护〕〔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