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557 修补
    虽然超进化对火焰鸡的用处不大,但是那颗超级石也留在了火焰鸡的身上。

    因为火焰鸡表示可以在冥想的时候借助超级石里的混乱意志来磨砺自己的精神力。

    所以那颗超级石便成为的火焰鸡的修行道具。

    结束了测试之后冬树便在亚希达的目送下离开了联盟总部直接返回了溪谷镇道馆。

    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黑鲁加的超进化石与钥石给了老爸。

    还别说,老爸与黑鲁加的羁绊那真不是吹的,他们仅仅尝试了一次就完成了黑鲁加的超进化。

    然后冬树又找到了在杂货铺偷偷喝酒的胡地,因为他准备将那颗胡地的超进化石交给胡地看看胡地能不能用。

    可是胡地对于超进化石很是嫌弃。

    他对着冬树指了指自己的右眼,冬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竟然在他的左眼中看到了小女孩安娜的身影!

    胡地眼中的安娜开心的对着冬树招了招手。

    下一刻象征着进化的白色光辉从胡地的身上绽放, 晃的冬树情不自禁的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冬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胡地已经变了模样。

    如果说原本的胡地像是一个中年,完成了再进化的胡地则看起来像一个干瘦的百岁老人。

    唯一让超级胡地看起来有点牌面的变化就是他脑袋后面那个由勺子组成的光圈了。

    不过这些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胡地竟然在没有超进化石与训练家的情况下完成了超进化变成了超级胡地!

    这种情况简直让冬树震惊到无以复加。

    最后在冬树的追问下,胡地也与冬树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很简单,这不是超进化。

    这是他与安娜之间的羁绊创造的奇迹。

    也就是说他的变化是一种羁绊进化。

    弄清楚了这个时候,冬树也不再纠结胡地不要超进化石的事情了。

    反正莉拉也有一只勇吉拉,等勇吉拉完成了进化之后这颗超进化石送给莉拉也不错。

    处理完了紧要的事情之后, 冬树便又过上了惬意的道馆主生活。

    ......

    一转眼,时间变又过去了三个月。

    在这三個月里还是有不少变化的。

    首先是两位道馆学徒明里与佳慧, 他们的初始精灵虫宝包都已经进化成了宝包茧。

    而且他们也开始作为道馆的代表与那些只有一至二枚徽章的新手训练家们对战。

    还有就是火焰鸡也出现了一些变化,他现在就算不刻意运转能量都会有星星点点的火星从他身上羽毛的缝隙溢出。

    这种情况是因为他凭借着奈克洛兹玛身上缺口溢出的高纯度光线终于将自己的天王阶段打磨圆满。

    他现在已经在勾帕路翁等三位圣剑士的指导下已经开始了凝聚自己能量核心的准备。

    在这三个月里,奈克洛兹玛也出现了一些变化。

    祂身上那些不断射出光线的缺口减少了很多,剩下的缺口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是那些缺口也收拢了很多。

    似乎只要再过一段时间那些缺口就能完全愈合。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奈克洛兹玛脑后那个巨大的断面外以及祂的身上的两道大缺口却完全没有收拢愈合的迹象。

    这种情况让冬树很上心,因为这些缺口会严重影响奈克洛兹玛的实力。

    冬树今天一如既往的带着自己的四个大宝贝来到了日光塔。

    放出了那些能够借助日光修行的精灵们让他们自行修行之后他便带着几个大宝贝玩了起来。

    游戏的方式嘛很简单,冬树在这几个大宝贝的身上都绑上了一块能量方块。

    只要谁将谁抓住,就能吃到被抓的精灵身上的能量方块。

    几个小家伙对于这种游戏很是喜欢,很快便互相追逐着玩到了一起。

    见几个大宝贝开始了游戏之后,冬树朝着左右喊了几声,“超梦!超梦在不在!”

    不过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也不知道超梦隐身跑去了哪里。

    于是他凑到了奈克洛兹玛的身边。

    “奈克洛兹玛,你身上的这最大的几处破损似乎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啊。”

    对此其实奈克洛兹玛也很是无奈,「身上那两处大缺口想要恢复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

    至于脑后的那个断面基本是没办法复原的,那里缺失的部分实在是太多了。」

    “那这些缺口影响你战斗吗?”

    「很影响。如果我以现在的状态去战斗,要不了多久体内的光就会全部漏掉。

    但时候我就会再次变成那个漆黑的样子了。

    虽然在那种状态下我也可以使用超能力去战斗, 但是会比有光的状态下弱很多。

    而且也没办法进行持久的战斗。」

    冬树听着奈克洛兹玛的解释沉吟了起来。

    虽然他现在并不缺少奈克洛兹玛这么一个战力, 但是奈克洛兹玛这种顶级战力肯定是越多越好的。

    只有拥有了足够强的实力他才能安心的当他的道馆主。

    而且上次在世界初始之树那里他还遇到了小智,现在已经过去小半年了。

    小智要不了多久就会前往丰缘地区开始挑战彩幽大会了吧。

    到那个时候,也就预示着熔岩队与海洋队召唤固拉多与盖欧卡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所以他现在对于提升自己手里的顶层战力很是热衷。

    思索了片刻,冬树取出了一块带柄的小镜子。

    随后他远远的用这块小镜子在一束从奈克洛兹玛身上溢出的光线上一拦。

    那束光线便被镜子折射了角度。

    收回了镜子后,冬树的神情明显轻松了不少。

    谷唦

    “还行,你身上缺口中溢出的光线还是能够被镜子折射的。只要特质几块特殊材质的内向镜甲就应该能够解决你漏光的问题了。”

    「那感情好,到时候我就能活动活动了。」

    不过特殊的高强度内向镜甲冬树是造不出来的。

    好在他现在也算是体制内的人了,所以他准备动用体制内的力量来帮助自己造出适合奈克洛兹玛的镜甲。

    有了决定他也不犹豫,这次他直接打通了丰缘联盟会长的电话。

    接通后他直接将自己收服了一只疑似传说中的精灵的受了重伤的精灵以及解决这只精灵伤势的猜想说给了会长。

    这个消息让会长十分吃惊,“你小子又收服了一只传说中的精灵?居然需要用特质的镜子装甲治疗?很奇怪啊。”

    既然决定借助联盟的力量解决奈克洛兹玛的问题,那冬树就没准备对奈克洛兹玛的存在进行隐瞒。

    他朝着解释了一下,“这就是一只受了重伤的精灵,不过我没在图鉴将见过这种精灵,所以才猜测这只精灵可能是某种传说中的精灵。

    会长,这样吧,我直接把这只精灵的照片发给你,你看看。

    不过无论这只精灵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精灵我都希望祂能尽快获得治疗。”

    当冬树把漏光的奈克洛兹玛的照片发给会长之后, 会长竟然很快就说出了奈克洛兹玛的来历。

    “冬树,你收服的居然是这只精灵?!这真就是一只传说中的精灵啊!

    虽然现在这只精灵浑身都在发光, 但是祂绝对是阿罗拉传说中记载着的那只吞噬了日月的恐怖精灵!”

    会长说到这里, 十分不放心的朝着冬树询问道:“冬树,这只精灵很危险啊,他出现的时候想要吞噬日月的举动啊?”

    对于会长的担忧冬树也是理解的,所以他马上便解释了起来。

    “没有没有,奈克洛兹玛只是需要光能而已。在能量充盈的情况下他并不会夺走所有的光辉。

    现在经过了半年时间的恢复,奈克洛兹玛早已恢复了全部的能量,所以并不用担心祂会突然夺走所有的光。

    祂现在的问题就是身上那些伤口会不断的向外泄露祂体内的光辉。

    在这种情况下祂必须时时刻刻的借助阳光补充能量,所以祂现在根本没办法战斗。”

    冬树的解释让会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样啊,那的确没有传说中记载的那么危险。

    而且恢复这只精灵的战斗能力对你对丰缘地区来说也都是一件好事。

    这样吧,我马上安排亚希达带着实验团队与实验器材去你那里研究对适合这只精灵的特殊镜甲。

    等确定了特殊镜甲所需要的工艺、材料以及镜甲的尺寸后总部这边立刻就开始制作。”

    冬树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那就麻烦会长您啦。”

    “我一点也不麻烦,麻烦的倒是你。等以后丰缘出现了什么特殊情况,到时候你小子主动点,知道了吗?”

    会长的话让冬树笑了起来,“丰缘可是我的家乡,所以丰缘需要我的时候我肯定不会推脱,您就放心吧。”

    联盟的执行力真的没的说,就在冬树与会长说完这事儿短短六天不到的时间里,亚希达便带着实验团队与实验器材抵达了冬树的道馆。

    冬树直接将实验团队与仪器安排进了日光塔,以便实验团队研究。

    安排好了这些之后,他带着亚希达去安排客房的时候亚希达却说出了一个让他惊讶却在他意料之中的消息。

    “冬树,伱知道吗?大吾要当冠军了!”不过亚希达的脸上却有几分不忿。

    “这个冠军明明应该冬树你来当的。”

    冬树狠狠的拍了一下亚希达的肩膀,将亚希达剩下的话拍进了肚子。

    “省省吧你。冠军什么的我是肯定不会当的。当了冠军,就算是那些成天在公众前露面的行程就能消耗掉我所有的自由时间。”

    不过冬树还有一个疑问,所以他话锋一转,“大吾应该也不想当冠军吧?他是怎么同意下来的?”

    亚希达撇了撇嘴,“老爷子答应他,只要他出任了冠军,就给他分配一颗钥石。

    现在超进化的事儿已经在丰缘联盟的上层传开了。

    那些家族基本每家都有着自己的超进化石,但是他们却没有钥石,所以现在联盟掌握的那些钥石可都是硬通货。”

    亚希达的说法让冬树生出了几分感慨,“真没想到会长居然是用了这种办法。

    不过老冠军不是身体还很硬朗吗?怎么这么急着就安排冠军交替的事情了?”

    亚希达斜了冬树一眼,“你少装傻。现在别的地区一个个都完成了冠军的新老交替,就差丰缘一个了,你说能不急吗?

    现在丰缘这边能打的年轻人也就你和大吾了,而且你还是个无欲则刚的咸鱼。

    所以就只能尽快将大吾推出来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去当冠军。”

    显然亚希达还是没有熄了忽悠冬树去当冠军的心思。

    不过却冬树老神在在的掏了掏耳朵,“亚希达,你刚才说什么了?哎呀,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太灵了呢。”

    亚希达立刻就想继续开口,不过冬树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脖子捂住了他的嘴。

    “走走走,你肯定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我给你安排的客房了吧。我这就带你去。”

    在亚希达不断发出的呜呜声中,两人在走廊内渐行渐远。

    ......

    很快,一周的时间便在悄然之间溜走。

    冬树与亚希达几乎每天都会前往日光塔去询问实验团队的进程。

    所以今天也不会例外。

    “伦多博士,今天的进展怎么样?”

    伦多博士便是这只实验团队的主要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位在材料学上有着很高造诣的材料学博士。

    “冬树馆主,一切顺利。现在特殊镜甲的材料已经大致确定了下来。

    内层的反光镜面可以用耐热特性的青铜钟残骸混合记忆金属还制造,这个几乎没什么难度。

    现在唯一的难点就是特殊镜甲的外层。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团队还是没能找出与这只精灵晶状外壳色调硬度都完全契合的材料。”

    伦多博士博士的话让冬树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特殊镜甲的外壳色调与硬度影响内层反射层的效果嘛?”

    伦多博士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犹豫的说道:“影响倒是不影响。

    可是如果外层装甲的色调与硬度不能很好的契合这只精灵本身的话,那就相当于直接把祂的弱点暴露在了对手的眼中。

    而且你看这只精灵,祂是多么的闪耀璀璨啊。你怎么能容忍如此完美的精灵带上瑕疵呢。”

    说到这里,伦多博士的声音已经变得狂热了起来,他看向奈克洛兹玛的眼神更是犹如激光一般炽热。

    ps:昨天在医院又检查了一天,现在想住院必须检查,然后晚上回家之后又请的那些前来关心的亲戚们吃了饭,所以今天只能4000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懦弱亲妈重生了[七〕〔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服软〕〔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无限辉煌图卷〕〔诱人的后母〕〔玄幻:授徒万倍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