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560 失败后的总结,给小家伙们找师父
    烧火蚣虽然输掉了第一场对战。

    但是烧火蚣一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放弃战斗,他一直都在努力的站起来。

    烧火蚣的坚强的性格与不放弃的精神在冬树看来很难得可贵。

    等基利宣布了明里获得胜利之后,冬树朝着明里夸奖道。

    “非常不错,你的观察力非常敏锐。而且你现在也能很好的运用自己精灵的优势来进行战斗了,我为你感到骄傲。”

    明里开心的抱起了宝包茧,“谢谢你,馆主大人。”

    然后他又高高的举起了自己怀里的宝包茧, “同样也谢谢你。”

    他将额头与宝包茧抵在了一起,分享起了这份喜悦。

    冬树看着这一幕笑了起来,看来自己与烧火蚣的努力得到了很好的回报。

    不仅让烧火蚣经历了一场难忘的对战,还借此机会让明里与宝包茧彼此更加的信任对方了。

    冬树觉得要不了多久,明里与宝包茧就能完成第二次进化了。

    不过比赛还要继续下去,冬树朝着还在那里与宝包茧庆祝胜利的明里挥挥手。

    “好了。你和这孩子都非常棒。快去一旁休息一下吧。”

    明里带着宝包茧下场之后,佳慧也带着自己的宝包茧走上了对战场地。

    刚才明里的胜利给了她很大的信心,现在她已经气势满满的做好了准备。

    冬树看着佳慧满意的点了点头, “气势很不错, 幼基拉斯!我们也上吧!”

    在一旁早已是摩拳擦掌的幼基拉斯兴奋的迈着小短腿就跑到了场中,然后对抓宝包茧凶萌凶萌的大叫一声。

    他可不是烧火蚣那个小笨蛋!

    现在他就要让对面的那个躲在绿叶下面的家伙知道他的厉害!

    不过幼基拉斯不知道,他那不到半米的身高,几乎胖成了一个球的身材再配上那萌萌哒的吼叫。

    简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甚至他对面的宝包茧还丢给了他一个嫌弃的眼神。

    两边都做好了准备之后,基利将手向下一挥,“对战开始!”

    “宝包茧!使用飞叶快刀!”

    冬树的这两名学徒的试探方式如出一辙。

    虽然没有新意,但胜在稳妥。

    不过冬树可不干怠慢,幼基拉斯可没有烧火蚣的抗性。

    四倍弱草的幼基拉斯如果不进行有效防御的话,他很可能被飞叶快刀重创乃至击败。。

    “幼基拉斯!使用岩崩凝聚石块挡在自己身前!”

    幼基拉斯对冬树的命令的反应速度还算不错。

    听到命令后他立刻努力的举起自己那两只胖胖的小手,开始在自己的头顶凝聚出了一颗巨大的石块。

    就算迎面飞来的飞叶快刀也没有让他慌乱。

    轰!

    最终他终于在飞叶快刀即将临身的时候凝聚好了巨石砸在地上,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打着旋的飞叶快刀紧随其后的击在了巨石之上。

    当!当!当!当!

    那些飞叶快刀竟然嵌进了这块匆忙凝聚出的岩石之上。

    “幼基拉斯!我们以巨石为屏障用落石技能还击!”

    他是不准备再让幼基拉斯用岩崩技能了,不为别的,幼基拉斯凝聚巨石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如果不是宝包茧飞叶快刀的速度同样不快,刚才那第一次交锋幼基拉斯可能就要受伤了。

    有了冬树的命令,幼基拉斯立刻凝聚起了小石子,从巨石的两边偷偷摸摸的朝着宝包茧丢了过去。

    “宝包茧!我们一边冲过去一边避开落石攻击!”

    宝包茧在激活了叶绿素特性之后速度真的没的说。

    就算全身都包裹在叶茧之中, 宝包茧依旧敏捷的躲过了小石块的攻击快速的朝着幼基拉斯冲了过去。

    见幼基拉斯的落石攻击完全没办法击中宝包茧, 冬树再次指挥着幼基拉斯改变的策略。

    “幼基拉斯,躲在石块后面使用岩崩凝聚石块!等宝包茧绕过石块的时候再用岩崩攻击!”

    其实幼基拉斯还会龙之舞、逆鳞等遗传技能,但是这些技能同样不熟练,所以冬树也不准备让幼基拉斯使用了。

    幼基拉斯立刻停下的落石攻击开始专心的凝聚起了大石块。

    然后在宝包茧绕过来的时候立刻朝着宝包茧狠狠的砸了过去!

    轰!

    幼基拉斯一击得手,但是冬树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

    因为在刚才宝包茧被击中的一瞬间一道屏障在宝包茧的身前形成抵挡住了这次攻击!

    “宝包茧!就是现在,用黏黏网将幼基拉斯困住!”

    吧唧!

    一张黏黏网直接将幼基拉斯糊在了那颗岩石之上。

    幼基拉斯那仿佛被蜘蛛精抓住的唐僧一样的造型让冬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出了一抹笑意。

    不过对战还未结束,他并不准备就这样放弃。

    因为被黏黏网糊在了岩石上的幼基拉斯还在拼命的挣扎着没有放弃。

    他觉得让这么有活力的小家伙再吃点苦头也好。

    “幼基拉斯!使用逆鳞!”

    “rua!”

    幼基拉斯奶凶奶凶的大吼一声,然后双眼通红的剧烈挣扎了起来。

    佳慧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让宝包茧发起了攻击。

    “宝包茧!快用飞叶快刀!”

    刷刷刷刷!

    数枚飞叶快刀全部命中被绑在那里挣扎的幼基拉斯,让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吼叫。

    同时飞叶快刀也在黏黏网上留下了一些缺口。

    “rua!”

    咔嚓!

    那张困住幼基拉斯的黏黏网竟然被幼基拉斯顺着刚才被飞叶快刀斩出的切口挣破。

    一经脱困,幼基拉斯直接朝着宝包茧咚咚咚的猛冲了过去。

    佳慧这时也再次冷静了下来,“宝包茧!再次使用黏黏网!”

    吧唧一声,因为使用了逆鳞热血上头的幼基拉斯再次被黏黏网绑成了粽子摔在地上。

    这回佳慧更是指挥着宝包茧发动了追击。

    她这次吸取了上一次飞叶快刀弄破黏黏网的教训,让宝包茧使出了更稳健的攻击。

    “宝包茧!使用连续撞击!”

    砰!

    被绑成一团的幼基拉斯直接被宝包茧撞成了地滚葫芦。

    但是宝包茧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砰!

    砰!

    砰!

    在承受了四次撞击之后,幼基拉斯终于失去了战斗能力。

    冬树直接鼓起掌来,“佳慧,你与宝包茧的配合非常好。以后也要再接再厉哦。”

    “谢谢冬树馆主。”

    佳慧说完开心的将宝包茧抱了起来,对着宝包茧的脸颊狠狠的亲了一下。

    然后将宝包茧举的高高的转了一个圈。

    他们此时也开心的享受了起胜利的喜悦。

    等佳慧与宝包茧庆祝过后,佳慧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手冬树说道:“馆主大人, 我与宝包茧刚才实在是太兴奋了。”

    冬树朝着他们摆摆手, “不要紧。这次测试你们的表现都非常好。去自由活动吧。”

    将基利三人送走之后冬树却没有离开对战场。

    他直接将烧火蚣放了出来, 然后对着烧火蚣与幼基拉斯进行了一下简单的治疗。

    很快,本来就伤的不重的两只精灵便苏醒了过来。

    没有进行战斗的小火马则轻轻的用额头触碰着自己的两名小伙伴来诉说她的担心。

    科斯莫古则没心没肺的到处飞来飞去,根本一点也没受到刚才对战的影响。

    烧火蚣醒了之后有些沮丧,而幼基拉斯则十分不忿的哇哇大叫了起来,他要准备再与那個对手大战一番。

    冬树摸了摸烧火蚣与幼基拉斯的脑袋,“好了好了。你们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了么?”

    烧火蚣想了一想,然后围着冬树爬了一圈,速度时快时慢。

    “你是想说你的速度不如宝包茧吗?”冬树的话换来了烧火蚣的连连点头。

    烧火蚣觉得如果自己的速度与宝包茧一样快的话应该就不会输了。

    冬树对于烧火蚣的想法不置可否,他又看向了一旁义愤填膺的幼基拉斯。

    “你呢,伱是怎么想的?”

    幼基拉斯对着冬树手舞足蹈比比划划的哇哇大叫了起来。

    冬树这回便没办法理解幼基拉斯那不太形象的语言艺术了,他朝着四周问了一句,“超梦,在不在?”

    不过这次他没得到任何回应,也不知道超梦跑到了那里去了。

    冬树在四个大宝贝充满笑意的眼神中耸耸肩然后说道:“沙奈朵,帮我开一下门。”

    他的影子直接从地上立了起来,然后他便带着四个大宝贝来到了灵界。

    黑王座上的沙奈朵看着烧火蚣与幼基拉斯那有些狼狈的模样将手一挥。

    两颗不断散发着湛蓝色光辉的水滴在烧火蚣和幼基拉斯头上凝聚了出来,然后滴在了他们的头上。

    淡淡的光辉在他们身上荡漾了起来,抚平了他们身上的创伤。

    然后沙奈朵对着冬树嗔怪道:「他们还这么小,你怎么就让他们去战斗了?」

    “他们不小了好不好,火稚鸡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把已经进化成力壮鸡了。要不是他自己压制了进化,他甚至可以进化成火焰鸡呢。

    所以啊,你也不能再当他们是小孩子了。”

    「那也可以用温和一点的方法嘛。」

    他们一旁的幼基拉斯却不干了,他再次哇哇大叫着比划了起来。

    「你说你已经长大了?可以进行战斗了?以后还要将今天打赢你的那只宝包茧打倒?看来你真的长大了呢。」

    对此冬树很是得意,“我就说了嘛,他们都已经长大了。而且这次的对战也激发了他们的斗志,这个状态刚刚好。”

    然后他拍了拍幼基拉斯的脑袋,“乖孩子,你再说说刚才你为什么会输给宝包茧。”

    幼基拉斯再次ruarua 的一顿比划,之后冬树问向沙奈朵,“这回幼基拉斯说的是啥?”

    沙奈朵掩着嘴轻笑了起来,「他说那只宝包茧使诈,居然用网子网他。」

    幼基拉斯这话让冬树很是上火,他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幼基拉斯的脑袋。

    “刚才烧火蚣说的还算靠谱,但是你怎么这么离谱呢。黏黏网本来就是宝包茧的技能,那可不是使诈。”

    幼基拉斯气哼哼的双手叉腰别过头去,在他看来用网子黏住自己的宝包茧就是使诈了。

    如果宝包茧没使诈,那就应该把他放开与他来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冬树对这几个大宝贝的态度虽然宝贝,但是却不会意味的惯着。

    他直接敲了敲幼基拉斯的脑壳,“不要认为那是使诈,输了就多从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这样也好下次能够赢回来。

    你如果一直都认为那是宝包茧使诈,那你以后还是赢不了宝包茧。”

    听了冬树这话,虽然幼基拉斯依旧是一副气哼哼的样子,但是他这回把头转了过来。

    然后再次对着冬树ruarua的比划了起来。

    沙奈朵在一旁翻译道:「他说那怎么才能打赢宝包茧。」

    冬树笑了起来,只要想好获胜,那就是好精灵。

    “你们现在还没有经过训练,所以并不能很好的将自身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

    所以你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对自己的能力进行一番训练。”

    幼基拉斯迫不及待的比划了起来,快开始吧!

    就连烧火蚣与小火马的眼中都不禁出现了期待的神色。

    至于没心没肺的科斯莫古?现在已经钻进沙奈朵的怀里睡着了。

    “既然你们都做好了准备,那我们走吧。”

    冬树带着烧火蚣、幼基拉斯还有小火马走出了这座石制大殿。

    一直都是在大殿里面玩,从来没有出过大殿的三个小家伙在出了大殿之后展现出了非常强烈的好奇心。

    不过不等他们对这陌生的环境进行探索,冬树便带着他们来到了大殿另一侧其他精灵修行的那一片空地。

    他现在带着三个小家伙来到了正在一旁偷懒的风速狗身边。

    “烧火蚣,小火马,你们对着风速狗使用火花试试看。”

    烧火蚣与七彩小火马相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胆怯。

    没办法,风速狗在他们眼中实在是太大了。

    那血盆大口,尖锐的獠牙,锋利巨大的抓住对他们来说都充满了威慑力。

    这些冬树当然也看在眼里,他直接捏住风速狗两边的脸颊将风速狗弄出了一副滑稽的样子。

    “你们看,风速狗的脾气可是很好的,他从来都不生气呢。”

    说完又掐则风速狗的脸扯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风速狗斜了冬树一眼,这都是什么人啊,我虽然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但是一想到一会儿的晚饭,他决定先咽下这口恶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着吧,等你不注意我把你的床给你咬坏!

    ps:阑尾切除胆囊切除,我妈的手术还算顺利。

    不过疫情期间只能留一个陪护,我实在是没时间码字,只能每天4000让存稿君顶一顶了。

    大概下周三之后能够恢复爆更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