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西凉兵王〕〔平凡的世界之我是〕〔绝世神医妃〕〔全民穿越:团宠领〕〔从情满四合院开始〕〔步步高升〕〔北宋大官人〕〔逍遥小渔夫〕〔夺冕〕〔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573 对抗与抵达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  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  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  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  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  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  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  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  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经过了七个小时连续不断的跋涉,冬树这一行人已经能够远远的看到远处那座建立在山体之中的城市轮廓了。

    但是他们的旅程也愈发的艰难了起来,不仅固拉多的挣扎越来越剧烈。

    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固拉多竟然使出了臂锤突袭了请假王。

    好在幽灵属性的死神棺铠甲为请假王抵抗了大部分的伤害,要不然这一击肯定能让请假王受伤。

    之后虽然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了勐烈的攻击再次将固拉多压制拖走。

    但是从那以后固拉多便开始频频的施展技能挣扎战斗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固拉多的动作越来越流畅,技能的种类也越使用越多。

    现在他们这边已经从原本的拖着固拉多变成了通过战斗将固拉多逼向琉璃古城遗址的方向。

    请假王在背后抓住固拉多的尾巴勐拖,然后再由火焰鸡与喷火龙对固拉多展开攻击分散她的注意力。

    冬树让他们这么做也是没了办法。

    因为固拉多不会去追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总是固执的想朝着盖欧卡的方向前进。

    所以冬树才给请假王、火焰鸡、喷火龙安排了现在的战术。

    但是连续一个小时的战斗对于火焰鸡与喷火龙来说消耗还是太大了,他们现在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只有请假王还能不受影响的继续战斗。

    至于风速狗?他早就在固拉多使出技能的第一时间躲到了一边,装模作样的清理起了周围被引燃的树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当我绑定剧情维护〕〔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