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狼图〕〔诸天:从射雕开始〕〔蓄意攻陷〕〔穿成末世反派的掌〕〔星际种田:指挥官〕〔红色莫斯科〕〔星衍启示〕〔浩劫余生〕〔我在诸天有角色〕〔末世无限进化〕〔猩红降临〕〔末代风水师〕〔网游之盾御永恒〕〔刘备请我当谋士〕〔天家小农女又谜又〕〔全世界只有我正常〕〔邪祟降临:以武道〕〔重生茶艺男神〕〔顾少的替嫁甜妻〕〔全球觉醒:开局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582 呼唤霸主的方法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 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 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 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 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 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 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個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 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 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 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 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 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 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個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火焰鸡在以健美技能使出不坏技巧局部强化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此刻这只爆肌蚊显然正在全力的运转着健美技能来对抗喷火龙的怪力。

    可是就算这样,祂插入地下的四只脚周围的地面还是逐渐裂开。

    “rua!”

    随着喷火龙的浑身青筋暴起的大吼。

    砰!

    爆肌蚊与喷火龙两只非常强壮的精灵就这样互相比起了肌肉来。

    冬树也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对着正在比肌肉的两只精灵介绍了起来。

    介绍过后,他看着那只与喷火龙比的起劲的爆肌蚊不禁暗暗咂舌。

    这只爆肌蚊对于肌肉的追求与执着真的是非常的惊人,就算与喷火龙比了半天肌肉也依旧乐此不疲。

    不过喷火龙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比肌肉的游戏。

    他直接放下了健美的姿势走到了爆肌蚊的面前,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爆肌蚊的肩膀,汹涌的力量从他的手臂中不断涌现。

    喷火龙竟然想直接将爆肌蚊举起来!

    感受到了喷火龙那汹涌力量的爆肌蚊马上也放下了健美的姿势,用双臂架住了喷火龙的双臂猛的将重心下沉。

    他们两个直接比起了力气。

    两只精灵脚下的地面都随着他们的较量咔咔裂开,爆肌蚊更是为了不让自己被喷火龙举起,直接将自己的四肢尖脚插入了地面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爆肌蚊的神情中依旧充斥着紧张与不可思议。

    因为祂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在这场角力中正处在下风。

    下一刻,爆肌蚊的身上流转起了淡淡暗红色的光芒,而且这光芒就那么不停的流转着,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

    冬树看着爆肌蚊身上的情况不仅挑了一下眉头,因为这种情况他在火焰鸡身上经常见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