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第26章 头铁的火稚鸡还不想认输
    只见一道粗大的水柱从中直冲而出,奔向还在回气的火稚鸡。

    火稚鸡赶紧依照被黑鲁加追赶的经验,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不过还是被擦了一下。

    冬树判断,就这稍微擦了一下火稚鸡的体力应该已经快见底了。

    也因为甲壳龙使用而中断了。

    反正莉拉已经重视起火稚鸡并使出大招,要不认输算了。

    要真被甲壳龙的遗传技能正面击中,火稚鸡肯定会重伤的。

    冬树抬起手想要认输,“我们......”

    不等他把话说完,火稚鸡身上剧烈的燃烧起来。

    特性发动!

    不仅如此,火稚鸡全身裹着剧烈的火光,用出比还快的速度冲向从里漏出来的甲壳龙。

    “恰莫!”火稚鸡永不服输!

    火稚鸡以特性加持的技能狠狠的一头撞在躲闪不及的甲壳龙的侧面。

    梆!!!!!轰!!!!!

    先是梆的一声,随着一声巨响,场地里炸起的火焰隔绝了两人的视线。

    “火稚鸡!”

    “甲壳龙!”

    两人跑向场地中间。

    火光散去。

    只见甲壳龙正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像不倒翁一样晃来晃去,蹬着四条腿。

    而火稚鸡,则脑门上肿起一个大包,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冬树看着晕过去的火稚鸡直牙疼,这小家伙哪都好,就是头太铁了。

    ‘再这么撞下去,不会变傻吧?’

    想到这里,他赶紧抱起火稚鸡,掏出伤药往火稚鸡的大包上喷了喷。

    然后来到莉拉那边,把火稚鸡先放下,帮着她一起把翻倒在地的甲壳龙推翻过来。

    莉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刚才火稚鸡最后那一下真的吓了我一跳呢,威力也很大,居然把甲壳龙掀翻了。”

    冬树翻了翻白眼指了指怀里火稚鸡头上的大包,“就是代价有些大,我怀疑火稚鸡现在是不是撞傻了。”

    莉拉很是同情,“赶紧把火稚鸡送去治疗吧。”

    说完,她用精灵球收回甲壳龙,不是她不想抱着甲壳龙,而是甲壳龙太重了。

    冬树点点头和莉拉一起把精灵送去治疗并退了训练室的门卡。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火稚鸡和甲壳龙都被送了出来。

    “两个精灵都没有什么大碍,正常休息就行了。”乔伊小姐对两人说道。

    “麻烦你了,乔伊小姐。”说完,冬树抱起火稚鸡。

    现在火稚鸡已经醒了过来,看到冬树抱起自己很是高兴。

    “恰莫~”就是头好晕。

    冬树揉了揉火稚鸡头上受伤的位置,“这回知道冲动的代价了吧?下回别冲动了,撞傻了怎么办。”

    莉拉羡慕的看着抱起火稚鸡的冬树,再看看自己脚边三百来斤的甲壳龙。

    “哎,甲壳龙,只能等到你进化之后背我了。”

    甲壳龙蹭了蹭莉拉的裤腿,安慰着莉拉。

    仿佛在说,快了快了,很快就会进化了。

    两人领回精灵之后,冬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便以莉拉比赛胜利为由,请莉拉吃了一顿晚饭。

    晚饭吃的很随意,吃饭期间他们再次聊起下午的比赛。

    冬树对着莉拉又是一顿夸奖,莉拉那弯弯的眼角表明她并不讨厌冬树的夸奖。

    莉拉也对冬树的实力进行的肯定。

    吃过晚饭,二人走出餐厅。

    冬树看了看时间,不还算晚,“莉拉,我准备去码头买一张明天去幽彩市的船票。你要是有事就先回精灵中心吧。”

    莉拉恍然道,“对哦,你还要去幽彩市申请歌的版权。那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默丹叔叔还在幽彩市,可以找他帮忙。”

    冬树默然,甩开莉拉的计划破产。

    莉拉继续道:“你不说我还忘记,你答应给我唱歌的,一会儿回精灵中心,去你的房间唱给我听吧。”

    他只得点头,既然无法反抗,那就欣然接受吧。

    二人去港口买了两张,明天早上通往幽彩市的船票,全程五小时,预计在下午两点左右抵达幽彩市港口。

    买好了船票两人回到精灵中心,各自开好房间,然后莉拉闯进冬树的房间。

    “冬树,快给我唱唱你写的歌吧。”莉拉现在很高兴,今天真是有趣又充实的一天。

    不过冬树并没有马上开唱,而是黑着脸把莉拉推出房间,“你先去你的房间,收拾好之后再过来,我也要先收拾一下房间。”

    莉拉只好不情不愿的点点头,“好吧,那你赶快收拾,我很快就会收拾完的哦。”

    其实冬树理解莉拉那种举目无亲的心情,不过他只是准备抱大腿而已,对这个假小子完全没什么别的想法,所以也不会无脑的迁就。

    ......

    咚咚咚!

    冬树的房门被敲响了。

    这回终于躲不过的冬树无奈的打开房门。

    外面是谁都不用猜,莉拉一点也不见外,直接推门进入冬树的房间,顺手还抱起了床上的火稚鸡。

    莉拉坐在冬树的床上一边撸着火稚鸡一边放出甲壳龙,“冬树,这回能给我唱你写的歌了吧。”

    冬树无法,只得从背包里拿出吉他,坐在椅子上。

    他先试了试音,“那我就给你唱一首我为所有刚刚踏上旅行的新人训练家写的歌吧。”

    “歌的名字叫做《目标是精灵对战大师》。”

    无论火中水中草中森林中

    土中云中那个女孩的裙子中

    虽然相当相当

    相当相当辛苦

    一定要收服它!

    收服精灵!

    向家乡城镇告别

    我与这家伙出去旅行

    以锻炼的招式继续获胜

    增加同伴前往下一个城镇

    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事都会顺利

    这种事没有人敢保证

    不论什么时候都认真的生活

    有这样的人们存在

    ……

    ……

    ……

    梦想终有一天会成真

    曾经有人这般歌唱过

    就像花苞将会绽放般

    梦想最终是会实现的

    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事都会顺利

    这种事没有人敢保证

    不论什么时候都认真的生活

    有这样的人们存在

    啊啊我想成为向往的精灵对战大师

    无论如何

    一定要成功!

    啊啊我想成为向往的精灵对战大师

    无论如何

    一定要成功!

    歌曲唱完,冬树长出了一口气,以他的心理年龄,唱这首歌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真是太中二了。

    不过莉拉听完之后,简直就是双眼放光。

    “冬树,你这首歌真是太棒了!我的目标就是成为精灵对战大师!”

    她竟然还站了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比v的摆起了造型,别提多中二了。

    “完全唱出了我的心声!”

    她摆完造型还不过瘾,把火稚鸡丢到一旁,双手抓住冬树摇晃起来。

    “还有没有别的歌?再唱一个,再唱一个吧!”

    “停,停,停!”

    冬树仗着胳膊长,按着莉拉的头把她推开。

    “停停停,再唱一个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听完之后,赶紧回自己房间,明天还要正事儿呢。”

    莉拉赶紧点头,乖乖坐好,“好好好,再听一首我就回去。”

    说完又抱起火稚鸡撸了起来。

    莉拉脚边的甲壳龙则满眼羡慕的看着火稚鸡。

    他还没被莉拉抱过呢

    ok!向下一个目标前进吧!

    ok!和你在一起就没问题!

    ok!就算风向改变

    ok!那个梦想也不会改变!

    来到这里的途中太过专心

    而没注意到

    自己不知不觉中已拿到了

    打开通往新世界之门的钥匙

    金色笑容及银色泪珠

    喜悦与懊悔

    轮流露脸出来

    强化大家的韧性

    ok!跟我来吧!

    ok!论气势我不会输的!

    ok!就算遇到屏障

    ok!这场旅行也不会就此结束!

    虽然几乎放弃的时候

    也不是没有过

    但出发的那天早晨斗志高昂的我

    就会问现在的自己“这样放弃真的好吗?”

    金色太阳及银色月亮

    太阳与月亮

    轮流露脸出来

    守护著大家

    所以

    ok!把不安吃掉吧!

    ok!我最自傲的绝招“虚张声势”

    ok!没听过名字与声音的“他们”

    一定在等著我!

    我想去会会他们!

    走吧

    ok!打开下一扇门吧!

    ok!我最自傲的绝招“勇往直前”

    ok!陪我一起哭泣欢笑的

    同伴在跟随著我呢!

    我相信著我的同伴!

    ok!!

    莉拉停下不知不觉跟着节奏摇晃起的身体,“冬树,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冬树放下吉他喝了口水,“叫ok!”

    莉拉竖起大拇指对着冬树眨了眨眼睛,“我觉得这首歌很ok。”

    不过冬树一点都不领情,“好了,第二首也唱完了,赶紧回房间去休息吧!”

    说完,他也不管莉拉想不想走,直接打开房门,把她和甲壳龙推出门外。

    “哎?等等啊......”

    砰!

    不等莉拉说完,冬树果断关上房门。

    再不把莉拉赶走,万一传到默丹耳朵里,怕不是要被他打成骨灰。

    虽然被关到门外,莉拉却不以为意。

    “甲壳龙,你说我是不是交到了一个真正的朋友呢?”

    甲壳龙低声的咕噜了一声,蹭了蹭莉拉的腿。

    “你也不知道?”

    “但是我能感觉到,冬树并不像其他新人训练家那样排斥我。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啊。”

    她双手举过头顶往后抻了抻,带着甲壳龙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