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狼图〕〔诸天:从射雕开始〕〔蓄意攻陷〕〔穿成末世反派的掌〕〔星际种田:指挥官〕〔红色莫斯科〕〔星衍启示〕〔浩劫余生〕〔我在诸天有角色〕〔末世无限进化〕〔猩红降临〕〔末代风水师〕〔网游之盾御永恒〕〔刘备请我当谋士〕〔天家小农女又谜又〕〔全世界只有我正常〕〔邪祟降临:以武道〕〔重生茶艺男神〕〔顾少的替嫁甜妻〕〔全球觉醒:开局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248 击破守住的一击(感谢【作死的现在进行时】打赏)
    轰!

    一场恐怖的爆炸出现在了保姆虫与烈咬陆鲨之间。

    与此同时,烈咬陆鲨的龙之俯冲竟然将保姆虫守住技能形成的屏障撞了个粉碎!

    虽然守住技能被撞的粉碎,但是它也成功的完成了它的使命,大大的降低了龙之俯冲的冲击力。

    保姆虫长刀轻点烈咬陆鲨的镰刀借力,直接轻盈的飘出了对战场地。

    “卧槽!守住技能被打破了!”

    “守住技能不是号称可以守住所以的技能吗?怎么可能被打破呢?”

    有高级别的训练家开始解释了起来。

    “那是因为烈咬陆鲨的实力比保姆虫强太多了。刚才的对战保姆虫就是在刀尖上舞蹈一样,只要有一点差错变过瞬间被击败,能打到这种程度,只能说这只保姆虫的战斗技巧实在是太强了。”

    “爱了爱了,这么小巧的精灵也能有这么强的实力,真是太可爱了。”

    “原来是这样吗?这个小主播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训练家啊,要不要加入我的对战俱乐部?”

    直播间里甚至开始有人想招聘冬树了。

    不过冬树早就没时间看直播间里的字幕了。

    “希罗娜,你的烈咬陆鲨真厉害啊,竟然打破了保姆虫的守住技能把保姆虫逼出了对战场地,是我输了。”

    冬树边说边带着保姆虫朝着希罗那与烈咬陆鲨走去。

    希罗娜也走了过来。

    “你的保姆虫也很强!甚至比一般精英级的精灵差了,这真是一场精彩的对战,竟然让我有了一种久违的热血澎湃的感觉。”

    她对这个看着就比她小好几岁的少年颇为认可。

    如果他们处于相同的年纪,那么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了。

    “希罗娜,能和我交换一下通讯器的号码吗?”冬树开门见山的想要希罗娜的联系方式。

    “啊,这。”冬树这直爽完全出乎了希罗娜的意料,把她吓了一跳。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她面前的可是比她小好几岁的小屁孩,这个小屁孩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份,与神奥地区那些想要她号码的家族子弟是完全不同的。

    “好吧,来,我们交换一下号码。”

    等交换了号码之后,冬树充满的干劲的说到。

    “希罗娜,等我有了提升,我会再次挑战你的!”

    冬树的精神也感染了希罗娜。

    “好!对战的话我可是随时奉陪!”

    就在这是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掌声。

    “真是精彩的对战,你们与各自精灵之间的信赖已经达到艺术的境界了。我的创作之心都被激发了呢!”

    冬树与希罗娜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一边鼓掌一边感动的卷发帅哥夹着画板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冬树看着眼前的人感觉有些眼熟。

    “真是失礼了,我叫亚堤,是一名画家。”

    亚堤的名字立刻唤醒了冬树脑海里的记忆,他不就是以后飞云市虫系道馆的那个精通艺术与时尚的馆主么,不过现在亚堤的头发还没有像以后的那么长,所以冬树才能有在第一时间认出他。

    亚堤的王牌也是一只保姆虫,不过他的保姆虫的战斗方式与冬树的保姆虫是完全不同的。

    亚堤的保姆虫更擅长用吐丝与虫网控制敌人,然后在使用强力的绝招击败敌人。

    例如,破坏死光与飞叶风暴之类的大威力技能。

    而且他的保姆虫也很神奇,破坏死光僵直的副作用与飞叶风暴降低特攻的副作用完全不会出现在他的保姆虫身上。

    亚堤将自己的画板转向了冬树与希罗娜。

    之见画板上画的正是保姆虫挥舞长刀与烈咬陆鲨对战的画面。

    画面上的精灵活灵活,精灵们的动作又充满一种浪漫色彩。

    以冬树那对艺术匮乏的认知,对着这幅画只能说一句牛逼!

    “真是不好意思,在没有得到你们允许的情况下,我把保姆虫与烈咬陆鲨的对战的景象画在了这幅画上。希望你们能够允许我把这幅画挂在我的画廊里展出。”

    冬树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我倒是不介意。”

    希罗娜:“我也不介意,画的很好啊,不亏是专业的画家,让我给这幅画拍这照吧。”

    冬树一听,便与希罗娜一起将这幅画拍了下来。

    亚堤高兴的发出邀请:“真是谢谢你们,要不要来我的画廊看看?”

    希罗娜看了看时间,然后摇了摇头。

    “我就不去了,我订的前往立涌市的船就快要启航了,我下次再去。”

    冬树对亚堤的画廊倒是很好奇,而且画廊也是一个做直播的好地方。

    “收钱吧?不收钱我就去。”

    亚堤苦笑着连连摆手,“不收钱不收钱。”

    “那好,希罗娜还要赶时间,咱们就快走吧。”

    说完,冬树就跑到对战场地的边缘拔出了插在地上的支架再次将直播的手机拿到了手中。

    “大家好,我们的最后一站就是去画廊看看画廊里的展品。如果对艺术没有什么兴趣的朋友就可以先撤了哦。”

    希罗娜却就此与他们二人分开在冬树与亚堤的目送下走进了道馆街,因为希罗娜要去自由码头乘船,所以走道馆街是最快的道路。

    今天不禁只花费十分钟就吃到了各种口味的冰激凌,还用以前选冰激凌的时间进行的一场有趣的对战,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希罗娜面带微笑的伸了个懒腰,怀揣着愉悦的心情随着人流朝着自由码头走去。

    冬树吗?真是个有趣的少年,我记住你了,期待与你的再次对战。

    ......

    而亚堤的画廊却在时尚街。

    他们在分别之后,亚堤带着冬树很快便来到了他的画廊。

    亚堤的画廊里面有很多关于虫宝包、宝包茧、保姆虫的画,剩下的就是一些风景画与一些充满神圣感的画作。

    冬树直播间里的观众对其中那些充满神圣感的画作最感兴趣。

    就比如现在冬树正在拍着的一副画作,一只白色的巨兽飞翔在蓝天之上俯瞰大地。

    “主播,快问问那个画作,这是什么精灵。”

    “对对,这个精灵好帅啊,真想收服一只,你快问问。”

    “又是没见过的精灵,主播的这个跨区域直播实在是太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