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279 盛景
    这二十几只舞天鹅组成了一个圆圈,在冬树的上空盘旋了起来。

    力壮鸡、保姆虫、拉鲁拉丝对突然聚集的舞天鹅们组成的圆环十分感兴趣,于是他们与冬树一起昂着头张望了起来。

    注意到冬树这边情况的训练家越来越多,已经有很多训练家都凑了过来,不过他们自觉的在离冬树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给冬树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冬树见头上已经有了二十几只舞天鹅,便不再等待。

    他直接将手上那十几个秘制食物朝着桥外的斜上方用力一丢,将那十几个秘制食物全部撒了出去。

    就在他将那十几个秘制食物撒出去的同时,他头顶上那个有舞天鹅组成的圆环瞬间散开并俯冲而下,那些秘制食物一瞬间便被一扫而空。

    他的动作更是引起了周围训练家的议论。

    “他居然将那些对精灵有着异常吸引力的食物丢了出去,直接喂食给了那些舞天鹅?!他难道不想用这些食物收服精灵吗?”

    “看起来他并不想用这些食物收服精灵,他似乎是在单纯的欣赏那些舞天鹅聚集而成的景象。”

    “那就是一群舞天鹅在一起飞舞而已,有什么好看的,我要是有这些特制的食物该多好啊,那让我一定能够收服一只飞行系精灵的。”

    有的训练家对冬树的行为很赞赏,而另一部分则认为冬树是在浪费。

    “原来是一位年轻的训练家啊。”一位鬓角花白的老妇人看着人群中的冬树说道:“他们总是这样,好奇又洒脱,而且还计较得失,年轻真好啊。”

    “是啊,有多少年没在帆巴吊桥上看到这样的景象了?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象了呢。”

    老妇人旁边则是一位头发全白穿着得体的老年绅士。

    他继续说道:“在帆巴吊桥刚刚建成的时候,可没人为了收服精灵而跑到这里摆放食物的。那时候的人们完全是出于对舞天鹅的喜爱,才成群结队的带着食物来到桥边给舞天鹅们投食的。那种满天铺满白色身影与缓缓飘落洁白羽毛的景象,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也不知道这位少年训练家能不能重现当年的盛景。”

    老妇人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回忆,对舞天鹅的喜爱与当年的回忆不禁让她的眼角有了些湿润。

    老绅士拍了拍老妇人的肩膀,“不是还有你么?什么事情都指望这一个少年去做,那可不成。”

    随后他转头朝着停靠在桥边的汽车喊道:“阿弘,把妇人昨天准备的精灵食物拿来。”

    汽车的司机迅速下车,将一包崭新的精灵食物送了过来,然后退下。

    老妇人与老绅士拿着这包精灵食物缓缓的朝着桥边走去。

    不过桥上其他人的总总反应都与冬树无关,他见下降了高度的舞天鹅们又有了要升高的趋势之后,连忙再次抓出了一小把特制食物扔了过去,再次缓住了想要升高的舞天鹅们。

    他们就在桥外比冬树略低的高度盘旋了起来。

    以冬树的角度,正好可以拍到舞天鹅们组成一个圆环的景象。

    因为舞天鹅们的下降,围观冬树的训练家已经看不到舞天鹅飞舞的景象了,无论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而来到帆巴吊桥的,他们都对正在飞舞的舞天鹅群十分好奇。

    于是他们不在围观冬树,而是纷纷都到了桥边,观看起了这难得一件的景象。

    冬树见他们不在围着自己也乐的清闲。

    他便就这样一小把一小把的对着桥下的舞天鹅们喂食的起来。

    随着他的持续投喂食物,聚集在一起盘旋的舞天鹅们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很快,在桥外下方盘旋的舞天鹅便增加到了几十只。

    冬树大把撒出的特质食物更是引起了周围训练家的惊叹,很明显这位年轻的训练家只是单纯的用那些明显很特殊的食物去喂这些舞天鹅并欣赏这些舞天鹅优美的身姿而已。

    如果冬树想要收服附近的鸟类精灵,按照这种特殊食物表现出的吸引力,那十几颗小小的东西完全可以吸引来一只鸟类精灵。

    也正是冬树这种纯粹的做法,才是得他们惊叹与冬树的心胸与魄力。

    随着舞天鹅的不断增多,冬树也是越来越开心,想必这壮观的景象能为他吸引来大量的观众与打赏吧。

    可是就在他开心的遐想时,他伸进口袋里准备抓特质食物时,却抓了个空。

    他把口袋里装特质食物的密封袋拿出来看了看,原来是特质食物都用完了。

    他的举动也被其他人看在眼里。

    就在其他人准备看他下一步的动作时。那对年长的老人却打开了一包崭新的大袋精灵食物,抓住一大把朝着桥下的舞天鹅群撒去。

    这对老人什么都没说,就是在那么默默的撒着精灵食物。

    但是有一些训练家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们看看那对老人又看了看两手空空的自己,似乎有些错愕。

    其中一些训练家很快便又回过了神来,在这对老人的带动下,也拿出了一些精灵食物朝着桥下抛去。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进来,开始对舞天鹅群进行投食。

    冬树又找出了一包特质食物之后不禁对其他人的动作有些诧异,难道今天遇到同行了?你们也是搞直播的?

    不过他很快就不诧异了。

    因为舞天鹅群随着投喂食物的增多而快速的增多着,很快便在桥边形成了白压压的一片。

    冬树欣喜的将头上的镜头对准了这片有舞天鹅群形成的白色海洋并再次的将特质食物大把大把的撒了出去。

    甚至因为他们的动作,很多不明所以的路人训练家也加入到了对舞天鹅群投食的行列当中,为这罕见景象的壮大添一份力。

    然而这些被食物吸引过来的舞天鹅们并没有就留,他们大概聚集了十分钟左右便突然全部冲天而起,沿着大桥朝着帆巴市的方向飞去。

    冬树拍摄完舞天鹅群离去的画面之后便默默的收起了第二只空袋子。

    他对舞天鹅群的离去并没有什么不舍,因为他计划的已经超额的完成了。

    在其他热心人的帮助下,他竟然拍到了如此惊人的盛景。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随着舞天鹅们的离去,其他投食的训练家们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茫然若失。

    在缅怀了片刻之后他们也开始各自散开离去,就仿佛像是舞天鹅群离去是的那样。

    可就在这时,最先跟着冬树喂食舞天鹅群的那对老人中的老绅士却突然望着帆巴市的方向喊道:“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