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368 预料之外的蔑视
    “好冰啊,这就是你挖到的那些冰晶?”

    亚希达重新将冰晶捡起来朝着冬树问道。

    “没错,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就去研究研究这块冰晶吧。别总想着去找勇吾,完全把他的好事搅黄了他就只能当光棍了。”

    “切。”

    被戳穿了心思的亚希达对着冬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拿着冰晶风风火火的跑出了冬树的房间。

    没了亚希达的打扰,冬树的清理进度再次加快了不少。

    在去除了大量锈蚀之后冬树便将砂纸换成了蘸有特殊清理药水的棉布,再次拿着王冠小心翼翼的擦拭的起来。

    没过多有,一顶闪闪发光、精致小巧的女式王冠便出现在了冬树的手中。

    冬树拿着清理好了王冠迎着阳光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瑕疵之后他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着自己的影子敲了敲。

    “奇鲁莉安,出来吧,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哦。”

    冬树的影子上出现了一道道的波纹,奇鲁莉安踩着小船一样、颜色已经变成了漆黑的脱壳忍者浮了出来。

    现在她对冬树所说的礼物十分好奇。

    “呐,就是这个!”

    冬树将闪闪发亮的女士王冠举到了奇鲁莉安的面前,这个闪着金光的可爱小东西牢牢的抓住了奇鲁莉安的目光。

    看着奇鲁莉安可爱的反应,冬树心里一乐,开始偷偷且缓慢的将王冠移动了起来。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奇鲁莉安的目光也随着王冠的移动而移动了起来。

    可是很快奇鲁莉安便反应了过来,气哼哼的哼了一声便闹别扭的叉腰别过了头。

    不过她那还在偷瞄王冠的目光还是暴露了她的小心思。

    冬树直接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闪闪发光的小巧王冠戴在了奇鲁莉安的头上。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玩笑把奇鲁莉安给弄生气。

    还别说,这个王冠的高度刚刚好,不禁挡住了奇鲁莉安头上的那个复制过来的小巧月牙又为奇鲁莉安添加了几分高贵的气质。

    这个王冠出乎意料的适合奇鲁莉安。

    而被冬树带上了王冠的奇鲁莉安也顾不得在那假装闹别扭了,直接催促着充当小船的脱壳忍者把她带到了镜子面前好心的欣赏起了自己头上的王冠。

    “好啦,奇鲁莉安,别欺负脱壳忍者了,快让他过来,我还给他准备了礼物。”

    冬树对着还在照镜子的奇鲁莉安调侃道。

    「哼!冬树真讨厌,人家哪有欺负脱壳忍者,如果不是脱壳忍者在影子里载着我的话我可坚持不了那么久。」

    说完,奇鲁莉安还是自己飘了起来。

    等脱壳忍者飘过来之后,冬树取出了一只小刷子,照着陌生者之屋那块门板上的鬼画符,蘸着一小瓶暗红色的液体在脱壳忍者的身上画了起来。

    没错,冬树准备试试将那个鬼画符在脱壳忍者的身上看看有没有效果。

    而那一小瓶暗红色的液体也不是一般的液体,而是那只被毕力吉翁干掉的天王级劈斩司令的血液。

    用恶系精灵的血液来绘制这个鬼画符还的多亏了莱希拉姆的提醒。

    不得不说,莱西拉姆活得久还是很有用的,一般的材料或者物品莱希拉姆都能准确的辨别出来。

    这也让冬树对这个白嫖怪的不满减少了很多。

    得益于冬树从小就给石膏玩偶上色的基础,绘制纹路的过程还算顺利。

    小心意义的勾勒上最后的线条之后,冬树终于长处了一口气。

    看着脱壳忍者那紫的发黑的身体上的暗红色纹路,他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愧是我,我果然还是宝刀未老。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步就可以确定这个鬼画符到底能不能正常的工作了。

    冬树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掏出了那张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坏掉的诅咒之符。

    其实这玩意冬树试过,那是相当的结实,可是他每次拿出来的时候见这张诅咒之符的惨样都会不由自主的小心起来。

    当他将这张诅咒之符贴到了扭来扭去欣赏着自己身上纹路的脱壳忍者的脑门上时,一道直径差不多有两米的紫色球形屏障以脱壳忍者为中心凭空的展现了出来。

    这道屏障竟然真的被激活了。

    冬树满意的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之后,再次将脱壳忍者头上的诅咒之符取了下来。

    脱壳忍者虽然对冬树的举动很好奇,但是他更喜欢身上的暗红色纹路,这给他暗紫色的身体平添了几分色彩。

    但是随着紫色屏障的消失,被吸引过来的奇鲁莉安忍不住的替脱壳忍者吐槽了起来。

    「你不是说要送给脱壳忍者吗?怎么又拿走了?」

    冬树晃了晃手中的诅咒之符,“这只是做一个小测试,送给脱壳忍者的礼物是那身漂亮的纹路哦。”

    比起斗嘴奇鲁莉安明显不是冬树的对手,无言以对的她直接气哼哼的跳到了脱壳忍者的背上。

    「脱壳忍者!我们不理这个坏家伙了!」

    说完,临走时奇鲁莉安还不忘带上她那刚刚得到的闪亮王冠,随后她与脱壳忍者再次钻进了冬树的影子。

    看着奇鲁莉安这幼稚的举动,冬树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拉鲁拉丝在进化成奇鲁莉安之后就仿佛是来到了青春期的小女孩,比以前活泼了不少,也调皮了不少,而且还学会了耍小脾气。

    不过这些变化在冬树看来并不坏,因为这也是奇鲁莉安重要的成长经历之一。

    就在冬树想着可爱的奇鲁莉安,并且在脸上露出了奇怪笑容的时候。

    咣当一声,他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

    把他吓了一激灵。

    “亚希达!你想吓死我是不是!”

    亚希达却对冬树的怒吼充耳不闻,他直接冲进来抓住冬树的手就往外拖!

    同时嘴里还不停的嚷嚷着,“精灵球都带着了吧?快跟我走,帮我教训教训那个嚣张的家伙!”

    冬树使劲的往后坠着身体这才没被亚希达给拖走。

    “怎么回事?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冬树不是不想帮亚希达,他是准备问清楚了再动手。

    “不是惹我,刚才有个嚣张的家伙来挑战道馆想要直接挑战馆主可是又等不及预约想要插队。

    正好我和杜鹃路过,杜鹃以为那家伙是着急想要徽章,便提议她用代理馆主的身份与那家伙来一场对战。

    不得不说,那家伙的确很有实力。

    但是最可气的是他派出了一只精英级的龙王蝎轻松击败杜鹃的两只职业级精灵得到徽章之后竟然出言不逊侮辱杜鹃以及岩石道馆的水平。

    我已经叫那小子别跑了,那小子嚣张的很,说让我随便叫人,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快跟我走,别去晚了让那小子跑了。”

    被亚希达拖走的冬树吐槽道:“那你就直接让勇吉拉上啊,以勇吉拉的实力揍一只精英级的精灵还不是信手拈来?”

    奔跑中的亚希达哼了一声,“你以为我傻啊,龙王蝎可是有恶属性的,勇吉拉的超能力直接白给。”

    不等冬树再进行吐槽,亚希达再次加快的奔跑的速度,拖着冬树朝着某个道馆内的对战场地跑去。

    ......

    其实杜鹃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她从小就生活在道馆中什么让的挑战者没见过,比这个口出不逊的家伙还嚣张几百倍的挑战者她都见过,所以她并不在意。

    但是她不在意是她不在意,亚希达却非常在意,直接当场丢下狠话就来找冬树出马了。

    这让杜鹃埋怨亚希达莽撞的同时,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杜鹃,那小子跑了没有。”

    亚希达气喘吁吁的拖着冬树跑到了一处道馆内的对战场地中,然后不顾喘息的跑到了在对战场地边缘的杜鹃的面前问道。

    杜鹃摇了摇头,抬手往场边的一处长椅处一指,那条长椅上果然坐着一个姿势十分嚣张的青年。

    看起来不是没有十八岁也有十七岁的样子。

    在长椅上摆出了一副海军大将的坐姿,神态十分嚣张,看过来的目光中更是带着不屑。

    他心里想的也他的神情完全一致,本来以为亚希达会叫来一个高手呢,没想到最后来的却是一个小屁孩。

    没错,在他的眼中冬树就是一个小屁孩而已。

    年龄上的差距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抹平的。

    他甚至已经没有了再次进行对战的兴致,他来挑战道馆可是为了挑战强者的,而不是来陪小屁孩过家家的。

    他承认刚才的那个小女孩有两下子,可是也就那样,两只职业级的精灵而已,完全不能对他的精灵起到锻炼的作用。

    于是他不在看向冬树他们,其实起身径直的朝着对战场地外走去,他准备离开这里前往下一处道馆。

    冬树看着这个做派嚣张目中无人的青年感觉似乎有些眼熟。

    突然一个名叫真司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并开始与眼前的身影重叠。

    表情神态完全一致。

    不过眼前的人与真司的发型并不相同。

    另一个名字闯进了冬树的脑海之中,雷司。

    雷司是真司的哥哥,据雷司自己说他年轻的时候与真司的性格完全相同,当他被千代击败之后他的性格才变的平和了起来。

    那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年轻时的雷司了。

    亚希达见雷司准备离开,立马拦在了雷司的面前。

    “怎么?害怕的想要逃走吗?”

    雷司听了这话,看着眼前的亚希达笑了起来,但是看他那扭曲的表情,明显是被气笑的。

    “我逃走?开什么玩笑?我只是觉得与你们对战是在浪费时间,仅此而已。”

    怼了亚希达一句之后,雷司没有停留,准备绕过亚希达直接离开。

    “你不用为自己的胆怯找借口,怕了就怕了,有什么不好承认的?走吧走吧。我看你也就只有装模作样的胆子了。”

    亚希达直接来了一招以退为进,让开了去路并连连摆手,摆出了一副嫌弃的样子。

    不得不说,亚希达在如何激怒别人的方面很有一套,不仅平时经常能惹怒杜鹃,这一次他也成功的激怒了雷司。

    雷司那有几分帅气的面容都扭曲了起来。

    他狠声道:“对战就对战,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说完雷司直接走上了对战场地,然后还不解气的说道:“你们听好了,我可是去年第一年参加铃兰大会就成为了16强的雷司!今年就是我征服彩幽大会的一年,你们都给我记住了!”

    但是雷司的话却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你去年才第一次才叫地区大会?去年你十六岁还是十七岁。你也真够可以的。”

    亚希达的话成功的再次把雷司噎住。

    比嘴炮,他亚希达就没怕过谁!

    冬树却不准备让他们继续斗嘴了,他也直接走上了场地,然后直接开口道。

    “你可能对道馆有什么误解,联盟大赛需要挑战道馆的目的主要是引导那些新手变强并给那些足够强的训练家办法道馆徽章给予肯定。

    所以道馆方在战斗中一般都是会进行放水的。

    本来对于你的不恰当的态度,杜鹃出手更加合适,不过不巧的是杜鹃的主力在与我的精灵对战时受到了一些伤害,所以她现在的主力精灵并不适合出战。

    那这场改变你对道馆训练家认知的对战就由我来代劳好了。”

    冬树的话让雷司提起了一点兴致,“哦?也就是说你很强喽。”

    冬树并没有回答雷司的这个问题,他直接从腰间摘下了一枚精灵球轻轻的抛起。

    “出来吧,喷火龙!”

    一只脖子非常短,身上全是肌肉连翅膀上都是肌肉的喷火龙出现在了对战场地之中。

    喷火龙的奇怪样子不禁让雷司目瞪口呆,不过他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神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他认为他被亚希达给耍了。

    这么奇怪的喷火龙根本不可能发挥出正常喷火龙的优势。

    他朝着冬树说教道。

    “喷火龙可是擅长火焰与飞行的精灵,你把喷火龙训练成了现在这幅样子,还能保留着几分战斗能力?你以为这种已经进入了歧途的精灵就能战胜我精心培养的精灵?真是笑死我了!”

    雷司那副用鼻孔看人的做派以及那居高临下教人做事的语气直接让喷火龙刚刚出来时脸上带着的开心面容迅速消失,他的鼻孔中更是开始出现了不断飞散的紫色火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