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西凉兵王〕〔平凡的世界之我是〕〔绝世神医妃〕〔全民穿越:团宠领〕〔从情满四合院开始〕〔步步高升〕〔北宋大官人〕〔逍遥小渔夫〕〔夺冕〕〔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392 冬树觉醒了超能力?
    一旁的杜鹃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是从麦尔老爷子那里学到的啊,我听说合众地区吹寄市的麦尔老爷子在年轻时可是号称天王之下第一人呢。

    他会有这种称号的原因就是他曾经在保卫吹寄市的时候让他的王牌舞天鹅使用出了一种超越精英级极限的技能,直接将袭击吹寄市的霸主饭勺蛇重创。想来麦尔老爷子使出的就是羁绊奥义吧。”

    听着杜鹃的解说,藤树、亚希达与一旁一直当木头人的勇吾都露出的震惊的神色。

    因为就算是勇吾本身就是天王级,在战斗中也很难一招重创同为天王级的对手。

    冬树点点头,“没错。我的羁绊奥义正是在与麦尔老爷子的对战中学到的呢。”

    “这样吗?看来我与我的蚊香泳士还要继续努力修行才行啊。”藤树也对这威力强的过分的羁绊奥义十分眼馋,他准备好好的锻炼一下他与蚊香泳士的羁绊。

    就连一旁的勇吾都思索起了自己修炼羁绊奥义的可行性。

    他曾经在战斗中也有过数次与自己的精灵突然心意相通的经历,但是他在战斗之后再想进入那种感觉的时候却都失败了。

    所以他一直以为那是他在战斗中心神过于紧张的错觉。

    今天经过冬树的解释,他觉得那很可能是通过羁绊与自己的精灵连接在一起的感觉。

    这让实力一直停滞不前的勇吾找到了新的前进方向。

    ......

    经过了五天的激烈角逐,冬树与黄金鲤鱼王一路势如破竹的挺进了半决赛。

    随着一场场的战斗,鲤鱼王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从最开始遇到对手的畏首畏尾的慌张闪避,到现在只要对手出现就勇猛的撞过去,黄金鲤鱼王就仿佛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现在她已经是一只自信心爆棚身经百战的成熟鲤鱼王了。

    期间的战斗还算顺利,只有在对战一只实力很强的水箭龟的时候,冬树与黄金鲤鱼王才再次发动了羁绊奥义,在观众们的惊呼中将那只水箭龟撞进了赛场边缘的墙壁中。

    其他的战斗都是鲤鱼王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使用撞击、弹跳、水炮赢下的。

    虽然一共冬树与鲤鱼王只发动了两次羁绊奥义,但是冬树却敏锐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就是他在发动羁绊奥义的时候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鲤鱼王胸前那枚封印着银色之羽的护身符。

    这让冬树有了一些猜想。

    与此同时,藤树也成功的打入了准决赛,他与冬树正好在不同的分组,所以他们还没有在比赛中碰面。

    如果在这场准决赛中他们都能战胜各自的对手的话,他们就将在决赛会师。

    冬树鲤鱼王那出人意料的表现让藤树深感压力。

    他现在只要有时间就会与铁掌力士一起陪着蚊香泳士在大海里进行特训。

    这两只与他一同长大的精灵也没有让他失望,随着连续战斗与特训的激发,他现在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铁掌力士与蚊香泳士那坚固如山、狂涌如海的斗志了。

    这让他备受振奋,同时也让他对蚊香泳士的特训变得更加积极。

    他要在决赛到来时为冬树准备一份惊喜!

    “大家好!现在即将进行的是准决赛的第一场对战。”

    “现在有请仅凭一只鲤鱼王中的鲤鱼王,黄金鲤鱼王便打进了准决赛的冬树选手!”

    随着冬树的登场,整个会场都沸腾了起来。

    将一只鲤鱼王培育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冬树的对手也不得不承认冬树作为训练家的水平。

    从第一场对战一直走到现在,冬树的人气也跟着水涨船高。

    现在大家越来越觉得这只黄金鲤鱼王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那金灿灿的鳞甲是如此的帅气不凡。

    等冬树上场之后,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面有请同样出色的正洋选手上场!”

    轮到冬树的对手上场时主持人介绍的相当敷衍,因为这位选手并没有什么特色,完全是靠着精灵的硬实力打进准决赛的。

    冬树对面的通道,一个带着渔夫帽的少年走了出来。

    他并没有对主持人那简单的介绍有什么不满,因为他的确没有那个使用鲤鱼王一路过关斩将的对手吸引眼球。

    随着裁判的口令,双人将各自要派出对战的精灵放了出来。

    冬树派出的还是鲤鱼王,因为他并不想半途而废的时候。

    如果鲤鱼王真的能赢到最后,说不定还真能进化成暴鲤龙呢。

    而他今天的对手派出的第一只精灵是一只看起来十分凶恶的巨齿鲨。

    主持人:“今天的第一场对战是巨牙鲨大战鲤鱼王!他们谁才是水中的霸主了,我突然对此期待了起来呢。”

    这时裁判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准决赛为二对二的比赛,比赛途中不允许更换精灵。当有一方两只精灵丢失去战斗能力是比赛结束。”

    “现在,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的口令,冬树与正洋几乎是同时喊出的口令。

    “撞击!”

    “猛撞!”

    经过多场比赛的积累,现在的鲤鱼王已经不惧怕与其他精灵战斗了。

    所以冬树果断让鲤鱼王发动抢攻。

    鲤鱼王在水中的速度相当的快,如果直接发动突袭,很容易就能秒杀一些实力弱小的精灵。

    就算没能秒杀对手也不要紧,通过第一次的碰撞冬树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对方精灵的实力。

    到时候便能决定要不要使用羁绊技能了。

    而且鲤鱼王的实力其实并不弱,甚至可以说很强,她完全有能力在不使用羁绊技能的情况下击败一些职业级的精灵。

    巨牙鲨与鲤鱼王在水中的速度都非常快。

    一条蓝线,一条金线顷刻之间便在场中相遇。

    轰!

    场中炸起了一个巨大的水花。

    主持人:“两只精灵都毫不畏惧的撞向对方,这是一次有力的撞击!”

    观众们也在这巨大水花的映衬下欢呼了起来。

    等水花落下,场中再次出现了两只精灵的身影。

    主持人:“相撞之后两只精灵平分秋色,不过看巨牙鲨一直在晃个不停的脑袋,显然他在刚才的对撞之中吃了点小亏。”

    场中的情况的确如主持人所说,两只精灵在相撞之后都被弹开了数米,不过相交于毫发无损的鲤鱼王,巨牙鲨明显出现了头晕的症状。

    “好机会!鲤鱼王,我们使出连续的撞击打败那只巨牙鲨!”

    黄金鲤鱼王别的不说,那身被冬树精心保养锤炼的鳞甲真的是非常坚固。

    这身鳞甲不仅给了黄金鲤鱼王足够的防御力,还变相的强化了鲤鱼王的攻击力。

    这简直就像是给鲤鱼王换了种族值一般。

    也正是有了这身鳞甲,鲤鱼王才能在不使用羁绊奥义的时候击败一些职业级精灵。

    黄金鲤鱼王得到了冬树的口令之后再次在水中化作了一条金线朝着巨牙鲨毫不留情的撞了过去。

    在这水之竞技场中,黄金鲤鱼王也打出了自己的气势!

    主持人:“鲤鱼王再次发动了猛攻!巨牙鲨危险了!”

    可就在这时,冬树的对手正洋却笑了起来。

    “你上当了!巨牙鲨,使用剧毒牙!”

    这个命令让冬树的表情微变,“糟糕。”

    他到不是怕鲤鱼王承受不住剧毒牙,通过刚才的撞击情况来看,两只精灵的硬实力相差不多。

    剧毒牙的麻烦之处在于它有几率使被攻击的精灵陷入中毒状态,如果鲤鱼王陷入了中毒状态那就只能提前使出羁绊奥义速战速决了。

    巨牙鲨面对极速撞来的黄金鲤鱼王毫不畏惧。

    因为在他的认知中,再厉害的鲤鱼王也只是任人宰割的鲤鱼王而已。

    他猛的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口,暗紫色的能量快速在他嘴边凝聚出了四个锋锐的犬齿,显然这只巨牙鲨的剧毒牙使用的相当熟练。

    轰!

    虽然鲤鱼王的猛烈撞击将巨牙鲨击退,但是鲤鱼王自己也好像是主动送上门一样直接撞进了巨牙鲨的嘴里,被巨牙鲨狠狠的咬住!

    主持人:“糟糕,鲤鱼王被巨牙鲨的剧毒牙技能给咬住了!鲤鱼王这下危险了!”

    “鲤鱼王!额。。。”

    眼前的场面让冬树刚刚发出的惊呼卡在了喉咙之中。

    因为巨牙鲨的剧毒牙虽然咬在了鲤鱼王那闪着金光的鳞甲上,但是剧毒牙却完全没办法击破那身鳞甲的防御!

    反倒是巨牙鲨自己的牙齿崩掉了几颗。

    当被咬住的鲤鱼王看清楚巨牙鲨的满口的利齿之后,她内心中从前被捕食者追赶的恐怖回忆再次被唤醒。

    我,要被,吃掉了吗?!

    不!!!!

    我还没过够在冬树身边的快乐日子,还没吃腻冬树为我准备的美食!

    和冬树还有大家在一起是那么的温馨快乐安全,这种日子过多久都是过不够的!

    我不要被吃掉!!!!

    去死吧!!!!!

    黄金鲤鱼王突然发狂的顶着咬在自己头上的巨牙鲨极速游动了起来,朝着水之竞技场中的巨大石柱撞了过去!

    主持人:“鲤鱼王似乎没有被剧毒牙影响!她直接发动了反击!”

    正洋看着完全拿黄金鲤鱼王没办法的巨牙鲨发出惊呼,“怎么可能!”

    但是发狂的黄金鲤鱼王可不会因为他的惊呼而停止。

    轰!

    主持人:“真是一次可怕的攻击!这只犹如黄金铸就的鲤鱼王再次暴露了她凶残的本质!”

    在这声巨响中,巨牙鲨的剧毒牙直接被撞的蹦散,他的身体更是被狠狠的撞进了石柱之中。

    而巨牙鲨的嘴巴更是凄惨,他的嘴巴在这次撞击中被黄金鲤鱼王的脑袋撑成了一个可怕的角度,满口的牙齿更是被撞断了大半。

    显然巨牙鲨的嘴巴被黄金鲤鱼王给撞脱臼没办法合拢了。

    但是发狂的鲤鱼王可不管这些,她微微后退之后再次加速朝着嵌在石柱中的巨牙鲨撞去。

    巨牙鲨那咧成了可怕角度没办法合拢的大嘴在黄金鲤鱼王此时看来,完全就是还想吃她的表现!

    黄金鲤鱼王在这种刺激下直接将自己的速度突破了自己原有的极限!

    我不要被吃!

    去死吧!

    冬树与黄金鲤鱼王共同发动接羁绊奥义非常简单,就是冬树帮助她发挥出全部的力量,仅此而已。

    而现在黄金鲤鱼王凭借着一往无前的决意,终于在没有冬树帮助的情况下发挥出了她自己的发挥出了她身体中的全部潜能!

    恐怖的横向水龙卷再次出现,仿佛是一条咆哮着的水龙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嵌入墙中还没来得及挣脱的巨牙鲨!

    主持人:“出现了!黄金鲤鱼王的真正奥义,究极冲击轰烈撞!不过奇怪的是场边的冬树选手并没有做出发动的手势与喊话!”

    可是主持人说到奇怪的时候,他的话却被观众们为鲤鱼王的欢呼所淹没!

    观众们才不管什么奇怪不奇怪呢,他们想看的就是鲤鱼王的这个超越了鲤鱼王这个种族极限的超强技能。

    这种情况完全超乎了正洋的预料,不能他的口令出口,黄金鲤鱼王便携带着缠绕周身的水流狠狠的装在了还在石柱中苦苦挣扎的巨牙鲨。

    轰!

    前所未有的巨响再次在水之竞技场中回荡了起来。

    巨大的石柱上面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大坑。

    可是更让人惊恐的事情却发生了。

    咔嚓!

    咔!

    咔嚓!

    主持人:“水之竞技场中的石柱正在倾斜!鲤鱼王竟然将那巨大的石柱给撞断了!”

    观众们却完全没有害怕的神情,一个个的仿佛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大声欢呼了起来。

    “鲤鱼王!”

    “鲤鱼王!”

    “鲤鱼王!”

    “鲤鱼王!”

    “鲤鱼王!”

    在观众们为鲤鱼王的欢呼声中,断裂的巨大石柱砸进了水中!

    轰!

    那高高溅起的浪花仿佛是为人们献上的礼炮。

    正洋想过自己会败,可是自己的巨牙鲨竟然没能给那只黄金鲤鱼王留下一丁点的伤势,这让他十分难以接受。

    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鲤鱼王存在,这完全就是犯规啊!

    冬树也同样懵逼。

    刚才是什么情况,他明明没有发动羁绊奥义,为什么鲤鱼王却使出来了?

    难道自己的精神力量已经可以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就将力量借给鲤鱼王了?

    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厉害的超能力者了?

    这不禁让他自己偷偷的实验了起来。

    他直接开始在自己的心底呼唤起了鲤鱼王。

    「鲤鱼王!」

    「鲤鱼王?」

    「鲤鱼王???你听见了吗?」

    可惜场中的鲤鱼王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不过在他的心底却响起了一个清脆声音。

    「你在这瞎喊什么呢?要沟通鲤鱼王也要先将精神与鲤鱼王连在一起啊?」

    冬树知道,这是奇鲁莉安的声音。

    「啊?难道我那散发出去的强大超能力还没有连接到鲤鱼王吗?怎么可能?鲤鱼王可是使出的羁绊奥义的啊。」

    「别做梦了,快醒醒。那是人家鲤鱼王自己使出来的额,和你可没关系。」

    「啊,原来是这样吗?」

    奇鲁莉安的回答让冬树很是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当我绑定剧情维护〕〔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