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396 请假王的意外收获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鲤鱼王!我们做到了!彼此相信着对方的训练家与精灵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而鲤鱼王同样高高的昂着头,战斗什么的似乎也不在是那么讨厌的事情了。

    享受着胜利的欢呼竟然也是这么的让鱼愉快。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再次对着冬树吐出象征着胜利的口水,将冬树淋的与一旁的藤树一样,全身湿透。

    自己就是败给了这样的对手吗?

    旁边的藤树看着冬树与鲤鱼王这对呆傻二人组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鲤鱼王!我们做到了!彼此相信着对方的训练家与精灵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而鲤鱼王同样高高的昂着头,战斗什么的似乎也不在是那么讨厌的事情了。

    享受着胜利的欢呼竟然也是这么的让鱼愉快。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再次对着冬树吐出象征着胜利的口水,将冬树淋的与一旁的藤树一样,全身湿透。

    自己就是败给了这样的对手吗?

    旁边的藤树看着冬树与鲤鱼王这对呆傻二人组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鲤鱼王!我们做到了!彼此相信着对方的训练家与精灵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而鲤鱼王同样高高的昂着头,战斗什么的似乎也不在是那么讨厌的事情了。

    享受着胜利的欢呼竟然也是这么的让鱼愉快。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再次对着冬树吐出象征着胜利的口水,将冬树淋的与一旁的藤树一样,全身湿透。

    自己就是败给了这样的对手吗?

    旁边的藤树看着冬树与鲤鱼王这对呆傻二人组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鲤鱼王!我们做到了!彼此相信着对方的训练家与精灵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而鲤鱼王同样高高的昂着头,战斗什么的似乎也不在是那么讨厌的事情了。

    享受着胜利的欢呼竟然也是这么的让鱼愉快。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再次对着冬树吐出象征着胜利的口水,将冬树淋的与一旁的藤树一样,全身湿透。

    自己就是败给了这样的对手吗?

    旁边的藤树看着冬树与鲤鱼王这对呆傻二人组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鲤鱼王!我们做到了!彼此相信着对方的训练家与精灵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而鲤鱼王同样高高的昂着头,战斗什么的似乎也不在是那么讨厌的事情了。

    享受着胜利的欢呼竟然也是这么的让鱼愉快。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再次对着冬树吐出象征着胜利的口水,将冬树淋的与一旁的藤树一样,全身湿透。

    自己就是败给了这样的对手吗?

    旁边的藤树看着冬树与鲤鱼王这对呆傻二人组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鲤鱼王!我们做到了!彼此相信着对方的训练家与精灵是能够创造奇迹的!”

    而鲤鱼王同样高高的昂着头,战斗什么的似乎也不在是那么讨厌的事情了。

    享受着胜利的欢呼竟然也是这么的让鱼愉快。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再次对着冬树吐出象征着胜利的口水,将冬树淋的与一旁的藤树一样,全身湿透。

    自己就是败给了这样的对手吗?

    旁边的藤树看着冬树与鲤鱼王这对呆傻二人组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金鲤鱼王从空中落下砸倒冬树的这一幕让看台上的观众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呼。

    藤树见状直接从他那边的石台上一跃而下扎进水里,朝着冬树这边快速的游了过去。

    在爬上冬树站脚的石台后,藤树先把赖在冬树怀里的鲤鱼王放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冬树的脑门就是两巴掌!

    啪!啪!

    冬树那因为透支了精神显得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的凝聚了起来。

    “哎呦!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借机打击报复啊,这两下可真够狠的。”

    藤树见冬树恢复了意识便将冬树扯了起来并用肩膀架住。

    “如果在自己获得冠军的那一刻昏倒,那你可就上新闻了。现在可不是你偷懒的时候。”

    被架着的冬树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不过要是你的身上没有这么湿就更好了。”

    藤树架着冬树的胳膊不由得再次用力,将冬树紧紧的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身上。

    “呵,现在你再说这些可都晚了。”

    主持人也从刚才的惊愕中换了过来。

    “这就是训练家之间的友谊,对战之后便是好友!让我们为场上的两位优秀训练家献上欢呼吧!”

    场中的气氛伴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再次热烈了起来。

    稍微恢复的冬树将自己身边同样疲惫的黄金鲤鱼王高高举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