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狼图〕〔诸天:从射雕开始〕〔蓄意攻陷〕〔穿成末世反派的掌〕〔星际种田:指挥官〕〔红色莫斯科〕〔星衍启示〕〔浩劫余生〕〔我在诸天有角色〕〔末世无限进化〕〔猩红降临〕〔末代风水师〕〔网游之盾御永恒〕〔刘备请我当谋士〕〔天家小农女又谜又〕〔全世界只有我正常〕〔邪祟降临:以武道〕〔重生茶艺男神〕〔顾少的替嫁甜妻〕〔全球觉醒:开局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406 捉迷藏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看了看身边的火焰鸡和喷火龙,冬树那皱起的眉头有再次舒展,脸上更是露出来的笑容。

    有自己的精灵陪在身边,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直接将喷火龙、火焰鸡、风速狗收回了精灵球。

    熄灭篝火收拾好东西,冬树朝着保姆虫招呼道。

    “保姆虫,我们去看看!”

    带上防护头盔之后,他们就这样再次没入了鹅毛大雪之中,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没走出几步,身影便完全被大雪淹没,消失不见。

    喀喇!

    石室内角落里的小石子突然跳动了一下。

    这细小的动静在安静的石室内是如此的刺耳。

    “火焰鸡,你听到了么?”

    火焰鸡从冥想中退了出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看想那颗小石子,而是指了指外面。

    冬树直接来到石室门口努力的向外听去,在那怒号不休的狂风中竟然隐隐有爆炸声传来!

    听到这里,冬树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去主动查看情况,二是直接躲进洞窟深处规避更显。

    至于继续留在石室中完全是不可取的。

    因为这个位置离洞口实在是太近了,能在冰系精灵都主动躲避的暴雪天气中战斗,这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