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狼图〕〔诸天:从射雕开始〕〔蓄意攻陷〕〔穿成末世反派的掌〕〔星际种田:指挥官〕〔红色莫斯科〕〔星衍启示〕〔浩劫余生〕〔我在诸天有角色〕〔末世无限进化〕〔猩红降临〕〔末代风水师〕〔网游之盾御永恒〕〔刘备请我当谋士〕〔天家小农女又谜又〕〔全世界只有我正常〕〔邪祟降临:以武道〕〔重生茶艺男神〕〔顾少的替嫁甜妻〕〔全球觉醒:开局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419 碾压与预兆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你说的没错。”旁边一位围观的训练家接过了蒙德的话。

    “纯一在这间训练室里可是常胜将军,就算是与另一位年长的精英级训练家对战也是互有胜负呢。”

    他的话语引来的其他围观者的大声附和。

    .....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巨轮的下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你说的没错。”旁边一位围观的训练家接过了蒙德的话。

    “纯一在这间训练室里可是常胜将军,就算是与另一位年长的精英级训练家对战也是互有胜负呢。”

    他的话语引来的其他围观者的大声附和。

    .....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巨轮的下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你说的没错。”旁边一位围观的训练家接过了蒙德的话。

    “纯一在这间训练室里可是常胜将军,就算是与另一位年长的精英级训练家对战也是互有胜负呢。”

    他的话语引来的其他围观者的大声附和。

    .....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巨轮的下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你说的没错。”旁边一位围观的训练家接过了蒙德的话。

    “纯一在这间训练室里可是常胜将军,就算是与另一位年长的精英级训练家对战也是互有胜负呢。”

    他的话语引来的其他围观者的大声附和。

    .....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巨轮的下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你说的没错。”旁边一位围观的训练家接过了蒙德的话。

    “纯一在这间训练室里可是常胜将军,就算是与另一位年长的精英级训练家对战也是互有胜负呢。”

    他的话语引来的其他围观者的大声附和。

    .....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巨轮的下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你说的没错。”旁边一位围观的训练家接过了蒙德的话。

    “纯一在这间训练室里可是常胜将军,就算是与另一位年长的精英级训练家对战也是互有胜负呢。”

    他的话语引来的其他围观者的大声附和。

    .....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巨轮的下方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冬树一眼就看穿了这只大力鳄的虚实。

    连续不断的高强度对战虽然让这只大力鳄的实力飞速提升,以及快的速度到达了精英级,却也透支了大力鳄的潜力与根基。

    这种情况让这只大力鳄在能力值与能量方面要比正常的精英级大力鳄弱一些,但是通过百战而出的气势与丰富的对战经验也能与正常的精英级一较长短。

    这是典型的透支未来换取现在实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这只大力鳄的巅峰期很快就会过去。

    到时候透支了根基换取实力的后果也将一一显现,实力的衰减与伤病的困扰将伴随着他的后半生。

    但这与冬树无关,他通过这只透支了根基的大力鳄判断,纯一还真是个言行如一的家伙,他的这只精灵真的就是按照他所说的方法培育出来的。

    “戴尔,你说是冬树大哥的火焰鸡厉害还是那个纯一的大力鳄厉害?”蒙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戴尔挠了挠下巴,“我很希望是冬树大哥赢,可是他的对手是石英大会青年组的16强啊,这个级别的选手最差也要有着精英级的实力。而且这只大力鳄看起来好凶啊,有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蒙德听了之后沉吟了起来,“我的帝王拿波只有职业级而已,其他精英级甚至是接近精英级的职业级精灵想轻松击败我的帝王拿波并不难。

    而且冬树大哥的年纪明显要不那个纯一小一些,这么看的话冬树大哥真的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