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混沌神王〕〔乡野小刁民〕〔九狼图〕〔诸天:从射雕开始〕〔蓄意攻陷〕〔穿成末世反派的掌〕〔星际种田:指挥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429 悬赏任务与抢树果的精灵
    伴随着黄金暴鲤龙的这一次冲锋,闪烁的火光与仿佛是雷鸣的轰隆声再次响起。

    看着这一景象,冬树不禁再次加快了登山速度。

    正在空中极速飞行的黄金暴鲤龙再次扭了扭被锤的生疼的尾巴。

    刚才要不是死神棺的定身法让她停顿了一下,她的这一发铁尾绝对能让请假王吃不了兜着走。

    想想刚才憋屈的战斗,黄金暴鲤龙再次发动了进攻。

    奔腾的水流在她的尾巴尖端凝聚拉长,形成了一把三角形的水之利刃。

    这个水流尾的形态变化在黄金暴鲤龙这里使出就仿佛是呼吸一般简单。

    随后这道三角形的水刃在气流的带动下,仿佛就是一把三角形的链锯一般,边缘以极高的速度旋转了起来。

    就在水之锯形成的这一刻,黄金暴鲤龙再次对着请假王俯冲而下。

    请假王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可以掌控气流的黄金暴鲤龙能够轻易的借助他出拳带起的气流闪避。

    他要等待黄金暴鲤龙发动攻击无暇躲闪的那一刻进行反击。

    现在请假王已经完全将暴鲤龙当成了与自己同一水平的对手,战斗中不仅毫不留手,有时候甚至还会在死神棺的配合下夹击黄金暴鲤龙。

    这也是黄金暴鲤龙生气的主要原因。

    看着迎面而来的黄金暴鲤龙,请假王默默的扎下的一个马步,将右拳收在腰间开始蓄力。

    因为他知道,看似勇猛的冲撞只是一个幌子。

    黄金暴鲤龙真正的攻击其实是尾巴后面拖着的水之锯。

    果不其然,黄金暴鲤龙在马上就要冲进请假王的攻击范围时突然扭转身体围着请假王就是一绕。

    黄金鲤鱼王这灵活的一绕,不禁避开了请假王的正面,还轻易的捕捉到了请假王难以防御的死角。

    水之锯也跟随着这一绕来到了请假王的左侧准备对请假王的左腿进行切割!

    可就在这一刻,请假王的头盔之上,一双散发这猩红色光芒的眼睛突然睁开。

    与此同时,黄金暴鲤龙的身体一道红光微微一闪,动作一顿。

    请假王也趁着暴鲤龙这一顿的机会猛的转身,他那右臂铠甲上的赤金色花纹猛的亮起,带着扭曲空气的高温对着黄金暴鲤龙的肚子一拳打出。

    瞬间挣脱了定身法控制的黄金暴鲤龙在被命中的前一刻,凭借着气流再次加速以水之锯迎上了请假王的火焰拳。

    轰!

    涌动着的爆裂火焰被水之锯一分为二,水之锯也成功的劈在了请假王的拳面之上。

    叮!

    咔嚓!

    水之锯直接破碎成点点荧光,请假王的拳面上却没有一丝划痕。

    虽然这次对攻两只精灵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是黄金暴鲤龙却还是越想越气。

    气愤难当的她直接收紧了自己正绕在请假王周围的身体,将请假王牢牢的困住。

    带有银色花纹的金色鳞片与黑金交错的死神棺铠甲发生了剧烈的摩擦,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就此响起。

    黄金暴鲤龙周身围绕的气流更是对请假王发动了切割。

    一时之间火花四溅。

    伴随着黄金暴鲤龙的这一次冲锋,闪烁的火光与仿佛是雷鸣的轰隆声再次响起。

    看着这一景象,冬树不禁再次加快了登山速度。

    正在空中极速飞行的黄金暴鲤龙再次扭了扭被锤的生疼的尾巴。

    刚才要不是死神棺的定身法让她停顿了一下,她的这一发铁尾绝对能让请假王吃不了兜着走。

    想想刚才憋屈的战斗,黄金暴鲤龙再次发动了进攻。

    奔腾的水流在她的尾巴尖端凝聚拉长,形成了一把三角形的水之利刃。

    这个水流尾的形态变化在黄金暴鲤龙这里使出就仿佛是呼吸一般简单。

    随后这道三角形的水刃在气流的带动下,仿佛就是一把三角形的链锯一般,边缘以极高的速度旋转了起来。

    就在水之锯形成的这一刻,黄金暴鲤龙再次对着请假王俯冲而下。

    请假王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可以掌控气流的黄金暴鲤龙能够轻易的借助他出拳带起的气流闪避。

    他要等待黄金暴鲤龙发动攻击无暇躲闪的那一刻进行反击。

    现在请假王已经完全将暴鲤龙当成了与自己同一水平的对手,战斗中不仅毫不留手,有时候甚至还会在死神棺的配合下夹击黄金暴鲤龙。

    这也是黄金暴鲤龙生气的主要原因。

    看着迎面而来的黄金暴鲤龙,请假王默默的扎下的一个马步,将右拳收在腰间开始蓄力。

    因为他知道,看似勇猛的冲撞只是一个幌子。

    黄金暴鲤龙真正的攻击其实是尾巴后面拖着的水之锯。

    果不其然,黄金暴鲤龙在马上就要冲进请假王的攻击范围时突然扭转身体围着请假王就是一绕。

    黄金鲤鱼王这灵活的一绕,不禁避开了请假王的正面,还轻易的捕捉到了请假王难以防御的死角。

    水之锯也跟随着这一绕来到了请假王的左侧准备对请假王的左腿进行切割!

    可就在这一刻,请假王的头盔之上,一双散发这猩红色光芒的眼睛突然睁开。

    与此同时,黄金暴鲤龙的身体一道红光微微一闪,动作一顿。

    请假王也趁着暴鲤龙这一顿的机会猛的转身,他那右臂铠甲上的赤金色花纹猛的亮起,带着扭曲空气的高温对着黄金暴鲤龙的肚子一拳打出。

    瞬间挣脱了定身法控制的黄金暴鲤龙在被命中的前一刻,凭借着气流再次加速以水之锯迎上了请假王的火焰拳。

    轰!

    涌动着的爆裂火焰被水之锯一分为二,水之锯也成功的劈在了请假王的拳面之上。

    叮!

    咔嚓!

    水之锯直接破碎成点点荧光,请假王的拳面上却没有一丝划痕。

    虽然这次对攻两只精灵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是黄金暴鲤龙却还是越想越气。

    气愤难当的她直接收紧了自己正绕在请假王周围的身体,将请假王牢牢的困住。

    带有银色花纹的金色鳞片与黑金交错的死神棺铠甲发生了剧烈的摩擦,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就此响起。

    黄金暴鲤龙周身围绕的气流更是对请假王发动了切割。

    一时之间火花四溅。

    伴随着黄金暴鲤龙的这一次冲锋,闪烁的火光与仿佛是雷鸣的轰隆声再次响起。

    看着这一景象,冬树不禁再次加快了登山速度。

    正在空中极速飞行的黄金暴鲤龙再次扭了扭被锤的生疼的尾巴。

    刚才要不是死神棺的定身法让她停顿了一下,她的这一发铁尾绝对能让请假王吃不了兜着走。

    想想刚才憋屈的战斗,黄金暴鲤龙再次发动了进攻。

    奔腾的水流在她的尾巴尖端凝聚拉长,形成了一把三角形的水之利刃。

    这个水流尾的形态变化在黄金暴鲤龙这里使出就仿佛是呼吸一般简单。

    随后这道三角形的水刃在气流的带动下,仿佛就是一把三角形的链锯一般,边缘以极高的速度旋转了起来。

    就在水之锯形成的这一刻,黄金暴鲤龙再次对着请假王俯冲而下。

    请假王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可以掌控气流的黄金暴鲤龙能够轻易的借助他出拳带起的气流闪避。

    他要等待黄金暴鲤龙发动攻击无暇躲闪的那一刻进行反击。

    现在请假王已经完全将暴鲤龙当成了与自己同一水平的对手,战斗中不仅毫不留手,有时候甚至还会在死神棺的配合下夹击黄金暴鲤龙。

    这也是黄金暴鲤龙生气的主要原因。

    看着迎面而来的黄金暴鲤龙,请假王默默的扎下的一个马步,将右拳收在腰间开始蓄力。

    因为他知道,看似勇猛的冲撞只是一个幌子。

    黄金暴鲤龙真正的攻击其实是尾巴后面拖着的水之锯。

    果不其然,黄金暴鲤龙在马上就要冲进请假王的攻击范围时突然扭转身体围着请假王就是一绕。

    黄金鲤鱼王这灵活的一绕,不禁避开了请假王的正面,还轻易的捕捉到了请假王难以防御的死角。

    水之锯也跟随着这一绕来到了请假王的左侧准备对请假王的左腿进行切割!

    可就在这一刻,请假王的头盔之上,一双散发这猩红色光芒的眼睛突然睁开。

    与此同时,黄金暴鲤龙的身体一道红光微微一闪,动作一顿。

    请假王也趁着暴鲤龙这一顿的机会猛的转身,他那右臂铠甲上的赤金色花纹猛的亮起,带着扭曲空气的高温对着黄金暴鲤龙的肚子一拳打出。

    瞬间挣脱了定身法控制的黄金暴鲤龙在被命中的前一刻,凭借着气流再次加速以水之锯迎上了请假王的火焰拳。

    轰!

    涌动着的爆裂火焰被水之锯一分为二,水之锯也成功的劈在了请假王的拳面之上。

    叮!

    咔嚓!

    水之锯直接破碎成点点荧光,请假王的拳面上却没有一丝划痕。

    虽然这次对攻两只精灵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是黄金暴鲤龙却还是越想越气。

    气愤难当的她直接收紧了自己正绕在请假王周围的身体,将请假王牢牢的困住。

    带有银色花纹的金色鳞片与黑金交错的死神棺铠甲发生了剧烈的摩擦,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就此响起。

    黄金暴鲤龙周身围绕的气流更是对请假王发动了切割。

    一时之间火花四溅。

    伴随着黄金暴鲤龙的这一次冲锋,闪烁的火光与仿佛是雷鸣的轰隆声再次响起。

    看着这一景象,冬树不禁再次加快了登山速度。

    正在空中极速飞行的黄金暴鲤龙再次扭了扭被锤的生疼的尾巴。

    刚才要不是死神棺的定身法让她停顿了一下,她的这一发铁尾绝对能让请假王吃不了兜着走。

    想想刚才憋屈的战斗,黄金暴鲤龙再次发动了进攻。

    奔腾的水流在她的尾巴尖端凝聚拉长,形成了一把三角形的水之利刃。

    这个水流尾的形态变化在黄金暴鲤龙这里使出就仿佛是呼吸一般简单。

    随后这道三角形的水刃在气流的带动下,仿佛就是一把三角形的链锯一般,边缘以极高的速度旋转了起来。

    就在水之锯形成的这一刻,黄金暴鲤龙再次对着请假王俯冲而下。

    请假王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可以掌控气流的黄金暴鲤龙能够轻易的借助他出拳带起的气流闪避。

    他要等待黄金暴鲤龙发动攻击无暇躲闪的那一刻进行反击。

    现在请假王已经完全将暴鲤龙当成了与自己同一水平的对手,战斗中不仅毫不留手,有时候甚至还会在死神棺的配合下夹击黄金暴鲤龙。

    这也是黄金暴鲤龙生气的主要原因。

    看着迎面而来的黄金暴鲤龙,请假王默默的扎下的一个马步,将右拳收在腰间开始蓄力。

    因为他知道,看似勇猛的冲撞只是一个幌子。

    黄金暴鲤龙真正的攻击其实是尾巴后面拖着的水之锯。

    果不其然,黄金暴鲤龙在马上就要冲进请假王的攻击范围时突然扭转身体围着请假王就是一绕。

    黄金鲤鱼王这灵活的一绕,不禁避开了请假王的正面,还轻易的捕捉到了请假王难以防御的死角。

    水之锯也跟随着这一绕来到了请假王的左侧准备对请假王的左腿进行切割!

    可就在这一刻,请假王的头盔之上,一双散发这猩红色光芒的眼睛突然睁开。

    与此同时,黄金暴鲤龙的身体一道红光微微一闪,动作一顿。

    请假王也趁着暴鲤龙这一顿的机会猛的转身,他那右臂铠甲上的赤金色花纹猛的亮起,带着扭曲空气的高温对着黄金暴鲤龙的肚子一拳打出。

    瞬间挣脱了定身法控制的黄金暴鲤龙在被命中的前一刻,凭借着气流再次加速以水之锯迎上了请假王的火焰拳。

    轰!

    涌动着的爆裂火焰被水之锯一分为二,水之锯也成功的劈在了请假王的拳面之上。

    叮!

    咔嚓!

    水之锯直接破碎成点点荧光,请假王的拳面上却没有一丝划痕。

    虽然这次对攻两只精灵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是黄金暴鲤龙却还是越想越气。

    气愤难当的她直接收紧了自己正绕在请假王周围的身体,将请假王牢牢的困住。

    带有银色花纹的金色鳞片与黑金交错的死神棺铠甲发生了剧烈的摩擦,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就此响起。

    黄金暴鲤龙周身围绕的气流更是对请假王发动了切割。

    一时之间火花四溅。

    伴随着黄金暴鲤龙的这一次冲锋,闪烁的火光与仿佛是雷鸣的轰隆声再次响起。

    看着这一景象,冬树不禁再次加快了登山速度。

    正在空中极速飞行的黄金暴鲤龙再次扭了扭被锤的生疼的尾巴。

    刚才要不是死神棺的定身法让她停顿了一下,她的这一发铁尾绝对能让请假王吃不了兜着走。

    想想刚才憋屈的战斗,黄金暴鲤龙再次发动了进攻。

    奔腾的水流在她的尾巴尖端凝聚拉长,形成了一把三角形的水之利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