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西凉兵王〕〔平凡的世界之我是〕〔绝世神医妃〕〔全民穿越:团宠领〕〔从情满四合院开始〕〔步步高升〕〔北宋大官人〕〔逍遥小渔夫〕〔夺冕〕〔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430 蛋与被守护的梦想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那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眼睛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比比鸟的身上。

    也就是这一眼,比比鸟就仿佛是琥珀中的小虫,被定在了冲锋的途中。

    天然鸟的眼神再往地上一甩。

    轰!

    比比鸟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攥着,一把拍在了地面上,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

    “糟糕,奈绪子的比比鸟被打败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果子都被天然鸟带走的话,镇子的损失就太大了。”

    “要是理香姐今天带着黑鲁加来就好了,有黑鲁加在那只天然鸟根本都不敢来的。”

    “理香姐,要不你指挥着九尾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只天然鸟赶走?”

    中田理香看着九尾很是犹豫,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指挥精灵战斗,也不知道九尾能做到什么地步。

    九尾在众人期待、审视、犹豫等多种目光中很不爽的起身。

    这帮人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认为他比不上那只狡诈的黑狗?

    他决定露一手让这些小姐姐们知道知道,他这位护花使者的实力!

    以后有他九尾在这里,那就没有那只狡诈的黑狗什么事儿了。

    只见九尾的右眼红光一闪,他独有的念力神通力在空气中轻轻一荡,荡起了一道淡红色的波纹在正片林间一扫而过。

    这一刻,风儿停止的喧嚣,摇摆的树叶静止的晃动,被天然鸟精神强念所聚拢的果实定在了空中,就连天然鸟本身都在空中静止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个被图钉固定风干的标本。

    所有的一些都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下一刻,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风声,树叶声再次响起。

    天上的果子也重新恢复了活力的照着地面噼里啪啦的落下。

    嘎!

    那只天然鸟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发出一声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当我绑定剧情维护〕〔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