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445 真正的流星瀑布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好,那就听你的,让我们用一场对战来解开误会吧。

    不过你的师父鼬才结束在瀑布下的修炼,在如此的体力损耗下进行对战真的没问题吗?”

    面对冬树的提醒,少女却摇了摇头,“我和师父鼬才下到瀑布底下不久你就来了。

    既然被打断了训练,那当然要抓你来当陪练作为赔偿喽。”

    少女的话让冬树大笑了起来,“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完,那就直接派出了火焰鸡。

    这并不是冬树想要虐菜,而是为了真心道歉。

    少女不是想要通过对战来弥补修行被打断的遗憾吗,正好火焰鸡可以作为师父鼬的对手陪师父鼬练个痛快。

    “火焰鸡,作为赔罪,我们要好好辅助师父鼬对练哦。”

    他这是给火焰鸡提醒,省得一会儿火焰鸡没深没浅的上去就是一顿火焰拳。

    火焰鸡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做好了当陪练的准备,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他可都是专业的。

    听到了冬树的再次解释,少女才大度的摆摆手,“行了,看在你也没做什么出格事儿的份上,那就让我们以一次对战来解开这次误会吧。”

    冬树没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有着如此纯正的训练家思维。

    不过作为一个专业的训练家,冬树从不畏惧对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当我绑定剧情维护〕〔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