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逐鹿从战国开始〕〔长生可否〕〔快穿之炮灰她选择〕〔我是烛中仙〕〔校草室友他不对劲〕〔北阴大圣〕〔盗墓:我拆了格尔〕〔全职猎人之七宗罪〕〔重生之乘风而起〕〔混沌神王〕〔乡野小刁民〕〔九狼图〕〔诸天:从射雕开始〕〔蓄意攻陷〕〔穿成末世反派的掌〕〔星际种田:指挥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丰缘:开局我选火稚鸡 459 雷火交错的本质、挑战拳击徽章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但是就算能控制的能量总量变少了,那也算是成功的控制了雷火两种能量了吧?」

    冬树的话让莱希拉姆再次翻起了白眼。

    「对对对,如果火焰鸡能够做到的话,这的确是同时操控火系与电系两种能量。但是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那是什么?」

    冬树的疑惑让莱希拉姆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就是你没弄明白你所说的雷火交错的本质啊。」

    「雷火交错的本质不就是将电系能量与火系能量交织在一起产生某种奇妙的变化以达到一种一加一等于十的效果么?」

    仔细回想了一遍之后,冬树觉得自己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某掌门人里的某猴就是用的这套理论练成了雷火交错。

    但是他的话却换来的莱希拉姆了嗤笑。

    「屁!我问你,你听说过我和捷克罗姆能够单独发动雷火交错么?」

    「额,好像没有。」

    「没有就对了。因为无论是我还是捷克罗姆都没办法自己单独发动雷火交错。

    既然这是我还有捷克罗姆都办不到的事情,那你凭什么认为火焰鸡能够办得到?」

    莱希拉姆的反应让冬树一时语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当我绑定剧情维护〕〔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