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文女主忙抓鬼〕〔和离后,反派后娘〕〔诱吻小月亮〕〔水浒话事人〕〔农村女婿〕〔新婚被气死!嫁渣〕〔快穿之大魔王崩坏〕〔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我做老千的那些年〕〔通幽小儒仙〕〔反派:女主偷听我〕〔生生不灭〕〔残王追妻:天才王〕〔神秘复苏从当信使〕〔斗罗之跟着主角团〕〔玄幻:我能无限加〕〔大唐:开局传国玉〕〔从假太监到假皇帝〕〔诸天从四合院启航〕〔我穿越999次,逼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裴驰破产了。 公司倒闭,车子房子全都变卖,现在定无居所,贫困潦倒。 这时候不来落井下石踩一脚就太说不过去了。 陈桦倚靠在银色迈凯伦上笑看着蹲在石材板上抽烟的人:“好久不见啊,裴少。” 裴驰从app上找了跑腿,指定店铺买了一份十八块的鱼香肉丝盖饭送到城东建材厂。 点完外卖,裴驰才抬头看向面前这位,缓缓吸口烟才道:“有事儿?” “我这不听说你遇到麻烦了,过来看看你,毕竟咱们朋友一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陈桦自下而上打量裴驰一番,对他现在的境遇很满意,从前高高在上的人一朝陨落总是让人开心的。 朋友? 呵。 裴驰心里冷笑一声 他以前跟陈桦确实玩的还算不错,但自从他离开裴家后,陈桦就再也没跟他联系过,这都大半年了,突然出现,图什么啊? 不就是为了来看看他过的有多凄惨嘛。 裴驰夹着烟弹了弹烟灰,淡淡道:“欠了几百万,怎么,你打算帮我还上?” 陈桦拍拍引擎盖:“缺钱你早说啊,我这不刚提了辆新车,三百多万,现在手头有点儿紧,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去见见那些老朋友,一人帮一把,你很快就能东山再起了。” 裴驰踢了踢蹲麻的腿:“算了吧,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现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玩不到一起的。” “你这话说的。”陈桦摇头,“不就是公司倒闭了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大家在一起混了这么多年,你放心,不会有人看不起你的。” 裴驰勾了勾唇,突然笑了起来:“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们这群裤.裆里长脑子,脑子里全是粪的人跟我这种清新脱俗的上进青年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懂?” 裴驰一向脾气不好,陈桦跟在他屁股后面转了好些年自然是了解的。 陈桦手指在车身上敲着:“我知道你破产了心情不好,我明白,没关系,但裴驰,你这脾气得改改,不然以后有你吃亏的。” 没关系你大爷,用你明白,改你姥姥! 裴驰从石材板上跳下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往厂房走了过去,直接把陈桦扔在了原地。 公司的收尾工作差不多要结束了,变卖了所有的东西加上裴驰自己的存款,堪堪够还清债务和补足员工的赔偿,自己还剩下几百块,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毕竟无债一身轻。 裴驰看着工人往车上搬货,揉了揉阵阵发疼的胃,有些烦躁,这外卖怎么还没来,饿死他了。 厂房那边搬货的工人把东西搬完,拿了单子过来给裴驰签字。 签完字,货车拉着东西离开。 裴驰一转头,发现陈桦那狗逼还没走。 裴驰懒得搭理他,找了个阴凉的地方点了根烟,拿出手机打算看看他的外卖到哪儿了。 陈桦溜达过来,还不等开口,厂外传来一阵喇叭声,裴驰撩起眼皮看过去,一辆破旧的不知哪一年的老款桑塔纳开进了建材厂。 建材厂马上就要关门了,门卫大爷在收拾行李,所以也没人拦,车子直接冲进来,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裴驰和陈桦面前,飞扬的尘土兜了陈桦一脸。 裴驰因为在陈桦斜后方,被他挡住,倒是没怎么着。 陈桦偏头呸了一口,骂道:“你大爷的,会开车吗?” 裴驰正打算开口嘲讽几句,就见车上的人下了车。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比陈桦高了差不多一个头,宽肩长腿,眉眼锐利,但面容寡淡,乍一看像是某个来工地体验生活的富家公子哥,跟他身后那辆破桑塔纳格格不入。 裴驰看清这人的脸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一口烟倒吸入喉咙,然后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呦,顾昭。”陈桦笑了起来,“你也是来看裴驰的吧,当初裴驰对你可不错啊,要什么给什么,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裴驰脸顿时黑了下来。 分手一年的前男友突然出现,要不是陈桦故意找来羞辱他的,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 顾昭视线先在裴驰身上扫了两眼,才看向陈桦,淡淡道:“陈少来的倒是快。” 裴驰咬牙,听听,听听,这明显就是约好了的。 “那可不,我和裴驰一起玩到大的,他有事儿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理。”陈桦说的一脸 “还真是兄弟情深。”顾昭心下嘲讽。裴驰的事儿他知道,毕竟当初裴驰离开裴家时,很多人等着看他的笑话。 跟裴驰玩的好的以陈桦为首的那群富二代们都在说,虽然裴驰是被裴家夫妇领养的,但裴家都养了他十八年了,只要他不离开裴家,裴家绝对不会不管他的,但裴驰却傻逼的跟着穷爹妈走了,陈桦他们为此还开了个赌局,赌裴驰什么时候受不了哭着回去求裴家夫妇。 当时有赌三天的,有赌十天的,最多的也就赌一个月,毕竟大少爷养尊处优不知人间疾苦,一个月已经是极限。 但没想到裴驰却坚持了大半年,后来那个赌局便不了了之。 听说裴驰公司倒闭后,那个赌局又被翻了出来,大家都在等着看裴驰的笑话呢。 裴驰听不下去了,打算开口让两人滚,就听顾昭又开口了:“那陈少这次肯定拿了不少钱出来帮裴驰吧,三五百万?” 裴驰瞥了这位前任一眼,这话听着耳熟,半小时前他刚刚说过。 陈桦面色又是一僵,这俩货都分手一年了,怎么说出口的话都还他们一样,像是商量好了似的。 “陈少刚买了辆车,手头紧,没闲钱管我。”裴驰适时开口。 “这样啊。”顾昭看向陈桦身后:“这是什么车?没见过呢。” “见识短了吧。”陈桦摸出根烟叼着,“迈凯伦的车标都不认识?裴驰以前也带你见长过不少见识,怎么还这么乡巴佬呢。” “迈凯伦?这车很贵吗?”顾昭问。 “还行吧。”陈桦得意道,“也就三百多万。” “哦,确实不便宜。”顾昭说着看向裴驰,“这比你以前车库里的那些车都要贵不少吧?” 陈桦点烟的手一顿,裴驰以前玩的那些车,最便宜的也比他这辆贵,顾昭也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裴驰摸了摸下巴,他也不知道顾昭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他跟顾昭在一起不过一个多月。 裴驰当初看上顾昭就是图他脸长得好,后来跟他分手是因为他只长了张好脸,性格实在是太闷了。 顾昭不爱说话,经常是裴驰问一句他答一句,两人在一块大半天没人说话是常事儿。 现在他突然这么会说倒是让裴驰挺惊讶的,不过分手才一年,这货是去进修了吧。 “哼,有什么用,都是以前了。”陈桦脸上挂不住,“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 陈桦说完便转身往厂房内走,裴驰无语了:“有病吧,还不走,图什么呢?” 裴驰骂完转头看向顾昭,没好气道:“你来干嘛来了?” 落魄时遇见前任,跟踩了狗屎有什么两样。 他今天倒也真的踩了狗屎,陈桦就是那坨屎。 顾昭看他一眼,问道:“我是来送外卖的,客户叫‘纯种二百五傻逼一个’,尾号四个零。” 裴驰:“……” 他没想到顾昭是来送外卖的,也忘了他为了恶心自己把名字改了。 裴驰好半天没说出话来,让他死了吧,陈桦这坨狗屎的威力也太大了吧。 顾昭打开后座将外卖袋拿出来递给裴驰。 裴驰眯了眯眼,拿起手机点开外卖信息,然后“啧”了一声,举着手机给顾昭看,声音微沉:“我这单不是你接的。” 顾昭瞥了一眼,毫不慌张:“那是我同事,他有事儿,我替他送。” “他有什么事儿?” “送外卖。”顾昭面不改色道。 裴驰:“……”这理由真特么充足。 顾昭这货绝对是故意找来的。 除了看看他过的有多凄惨,裴驰找不到别的理由。 裴驰嗤笑一声,打开袋子拿出外卖吃了起来,把顾昭当透明人。 想看他热闹的人多了,不差他一个。 吃到一半,陈桦去完洗手间走了出来。 裴驰看到他就烦,陈桦还不死心的过来道:“我跟他们都约好了,晚上在春山江,大家一起吃饭聚一下,算上你了,还有顾昭,一起去。” “算你大爷去吧。”裴驰几口把饭吃饭,把饭盒放进外卖袋封号,然后扬手一扔,外卖袋滑过一个弧度完美落入不远处的垃圾桶内。裴驰拍拍屁股起身就走就往厂外走。 “你去哪儿,上我车,我送你。”陈桦说着忙钻进迈凯伦开始打火,但今天也不知犯了什么邪,这车竟然打不着火了。 听到身后响一声就憋了再响一声又憋了的发动机声,裴步越走越慢,然后停下来回身看了一眼。 迈凯伦上,陈桦正黑着张脸不断的打火,但那车死活不肯给他面子,打了半天也没打起火来。 裴驰转身走了回去,绕着迈凯伦走了一圈,然后站定在驾驶座旁,敲了敲车窗。 陈桦降下车窗,骂道:“大爷的,见鬼了。” 裴驰靠在车身上,双手环胸,懒洋洋道:“三百多万的车呢,竟然打不着火。” 陈桦一噎。 “你是不是贪便宜买了二手?” “你特么才……” “人啊,不能贪便宜。”裴驰打断他的话,“那话怎么说的来着,便宜,便宜,哦,对了,便宜无好货。” “朋友一场,我得教教你,这车吧,不止要看重颜值,你还得看性能,你看你这车,三百多万,颜色丑的一批不说,还打不着火……” “它怎么就能打不着火呢?可真是纳闷了。” …… 裴驰这一句接一句的,陈桦根本就插不进嘴,脸都绿了,气急败坏地又试了两下,依旧是响一声就憋死了,陈桦气的在方向盘上砸了一下,刺耳的喇叭声响起,裴驰弹了下耳朵:“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劣质呢?” 陈桦黑着脸给4s店打电话,裴驰吊儿郎当道:“我会修。” 陈桦看向他,正想说用不着,裴驰就笑了下:“不过我不给你修。” “有病。”陈桦在方向盘下拨弄了一下,然后推门下车,裴驰往后退了一步。 陈桦将引擎盖打开皱着眉头在那找毛病。 裴驰正要上前观赏一番,那边早被他遗忘到爪哇国的前任开口了:“走吧,送你。” 裴驰看了眼他那辆破桑塔纳,故意嫌弃道:“能打着火吗?” 顾昭挑了挑眉,开锁,上车,打火,然后降下车窗,对他偏头示意:“上车。” “你这车多少钱买的?”裴驰又问。 裴驰就站在陈桦身边,声音直往陈桦耳朵里钻,陈桦恨不得给他嘴堵住。 以前裴驰这张嘴就损,现在都这么落魄了,这嘴还这么毒。 “三万,二手的。”顾昭有问必答。 “哦……”裴驰拖长声音,啧道,“三万块的二手车竟然能打着火,也是奇了怪了,黑色经典款,永远的神。” 陈桦一口气差点儿抽过去。 等他缓过来打算骂人时,裴驰已经上了顾昭的车扬长而去了。 陈桦气的往车胎上踹了一脚,对着车尾气吼了一嗓子:“裴驰,你给我等着。”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谁都别想阻止我结婚》求收藏 叶白与纪泽从小一起长大,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但两人却因为家族之间的关系被逼结婚。 纪泽为了反抗这桩婚事,甚至从三楼跳了下来把腿摔骨折了。 叶白从这天起就知道纪泽不喜欢他。 两人最终抗不过还是结了婚,婚后两人相敬如宾,感情却比两人还是朋友的时候都不如,渐行渐远,走到了离婚的结局。 直到纪泽收拾屋子发现了叶白画的以两人为主角的带颜色的漫画…… * 叶白重生回到了两人还没结婚的时候,并且想到了如何解决这桩婚事的办法,父母最终也同意了解除婚约。 谁料纪泽却坐在三楼阳台上威胁众人:“谁不让我俩结婚我就跳下去。” 叶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快穿之女配上位记〕〔她越是哭求他越是〕〔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