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下山,我家师〕〔开局卖仙画,被美〕〔长生万古:苟在天〕〔长生:我在教坊司〕〔龙枭〕〔表白你不接受,我〕〔诸天一道卷〕〔家父李世民,让你〕〔诡异难杀?抱歉,〕〔盗墓:我拆了格尔〕〔医道神婿〕〔野村名医〕〔山野间〕〔乡村妖孽小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方天成沐云初〕〔韩飞李斐雪是哪部〕〔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第 11 章
    第 11 章 顾昭停下车后先打了个电话在日料店里订了个座。 裴驰以前挺喜欢吃日料的,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没去过,那天洗澡的时候,顾昭还听他在浴室里吼“三文鱼生吃有寄生虫”。 应该是想吃了。 下了车后,顾昭往医院住院部走,到了一楼先去交住院费。 “有人交了?”顾昭双手撑在窗口,弯腰往里面看去。 “对,而且还给转了个单人病房。” 顾昭来到十三楼,正好看到中年男人拎着个暖瓶从水房走出来。 “梁叔。”顾昭喊了一声。 “小昭,你来了?”梁康看到他很惊喜地走了过来。 “别喊我小昭。”顾昭有些烦躁的往口袋里摸烟,又想起医院里不能抽烟,只能作罢。 梁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说话。 顾昭接过他手里的暖瓶拎着,跟在梁康身旁往病房走:“谁交的住院费?” “不是你交的吗?”梁康停下脚步,诧异的看着他。 顾昭眯了眯眼。 “有什么问题吗?”梁康有些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没有。”顾昭很快摇头,“我让朋友过来交的,我就是问问他交没交。” “哦。”梁康松了口气,高兴道,“你妈妈今天状态挺好的,医生说可能很快就能醒了。” “嗯。”顾昭敷衍的应了声,可能了快半年了,连个手指头都没动过。 顾昭去病房待了一会儿,看着梁康忙前忙后帮他妈妈擦洗,擦洗完后便坐在病床边给她按摩,嘴里还絮叨着早饭吃了包子,午饭炒了俩菜,喝了二两小酒。 顾昭杵在那像个外人,但他还是执着地杵了半个小时后才离开。 从医院里出来,顾昭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除了顾青山他想不到谁会来医院交住院费。 黄鼠狼给鸡拜年,图的是裴驰手里那块地。 顾昭之前没太把这当回事儿,但现在看来顾青山应该很在意这块地。 还有陈桦,之前恨不能站裴驰脸上撒尿,这两天却巴不得跪下给裴驰舔鞋,这前后的变化肯定有原因。 顾昭拿起手机给简杭打了个电话。 刚接通电话,不等顾昭说话,简杭那边先开了口:“嘿,我正想找你呢,你知不知道裴驰手里有块地?” “你也知道?”顾昭皱眉。 “废话,现在都不是秘密了。”简杭压低声音,“政府那边好像有点儿风声,说下一步规划是要往市北区那边发展。” “裴驰手里的地在工业园那里?” “对,就是那一片,全都是他的。”简杭忍不住啧了一声,“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简杭这么一说,顾昭便明白了,工业园那里只是叫工业园,其实根本就没发展起来,全都是些家具代工厂,很偏僻,但如果要发展市北区,那么那里就一定是重中之重。 无论是商场还是小区,只要市北区发展起来,这一片便是日后市北最繁华的地方。 “很多人现在盯着这个地方呢。”简杭突然轻咳一声,“裴驰怎么想的?能透露一下吗?” 裴驰怎么想的? 顾昭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他不止不知道裴驰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裴驰竟然还有块地。 不过也好,大少爷还是大少爷,不用再跟着他吃苦头了。 * “现在相信了吧?”王朝晖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对面眉头深皱的裴驰。 裴驰看完所有的文件后抬头看向王朝晖:“所以爷爷一直知道我不是裴家的孩子。” “嗯。”王朝晖点头,“说是怕你以后什么都没有,所以说给你留点东西,不能保证大富大贵,但起码能让你衣食无忧。” 裴驰咬住自己嘴唇,用疼痛控制着不让自己当着王朝晖的面哭出来。 王朝晖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我去个洗手间。” 王朝晖出去后,裴驰狠狠揉了一把自己的眼睛。 夹在文件当中的还有他和爷爷的合照,那是他八岁那年的照片,他坐在秋千上,爷爷站在后面推着他。 那天爷爷跟他说:“小驰要快些长大,长大后才能自由自在的飞。” 王朝晖端着杯咖啡回来时,裴驰已经整理好了情绪,看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王朝晖心里啧了一声,十九岁,还是个小孩吧,还挺懂得收敛情绪。 这要放在他十九岁的时候,有人跟他说他有块几千万的地要继承,他说不定得范进中举先疯为敬。 “等下周你过了生日后,这块地的使用权就全归你了。”王朝晖说,“你要是想挂牌拍卖我可以帮你全权代理,至于费用,可以等你拿到钱后再给我。” “我考虑一下吧。”裴驰站起身,顺便将文件里那张他和老爷子的照片拿了起来。 “考虑?”王朝晖一扬眉,“考虑什么?” “考虑要不要这块地。”裴驰说完转身打算走。 “等一下,照片还我。”王朝晖忙道。 “什么?”裴驰转头看着他。 “你还没过二十岁生日。”王朝晖摊摊手,“所有东西现在都还不能给你,除了这些,老爷子还给你留了一件二十岁的生日礼物,这些都要等你过完生日才能正式给你。” 裴驰咬了咬牙,把照片还了回去。 王朝晖慢条斯理得将文件都收了起来:“裴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光临,朝晖律师事务所竭诚为您服务。” 裴驰:“……”爷爷当初是怎么找到这个律师的,看他模样也不过三十岁左右,十年不过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爷爷怎么就那么信任他呢。 裴驰从事务所出来,拿起手机看了看,已经快五点了。 裴驰给顾昭打了个电话:“你不是请我吃饭吗?地方订在哪儿了?” “以前你带我去过的那个日料店……你没在家?”顾昭听到话筒里有风声。 “嗯,我在外面……你过来接我呗。”裴驰将外套拉链拉到下巴处,缩了缩肩膀,秋风萧瑟,这天越来越冷了。 “你在哪儿?”顾昭问。 裴驰说了个位置,顾昭皱了下眉:“从我这过去得一个小时,要不我给你叫个车吧,从你那里到日料店差不多二十分钟。” “那你别接了。”裴驰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昭皱了皱眉,先用手机叫了个车,然后开车往裴驰说的地方开。 开车去的路上,手机响了一声,等红灯时顾昭拿起来看了看,是订单结束的提示,裴驰根本没上车。 一个小时后,顾昭的车驶入了因为下班而变得拥堵不堪的马路,周围都是停车买菜而堵了路的私家车还有即插即停的电动车。 顾昭硬是在这条路上又堵了半小时才看到蹲在路边裹着风衣抽烟的人。 好不容易找了个空隙将车停下,顾昭打开车门下车来到了裴驰面前。 裴驰一根烟抽完直接扔在脚边捻灭,抬手擦了擦糊了眼的眼泪,大爷的,他觉得他哭的眼周都疼了,怕不是破了皮。 裴驰动了动腿,打算站起来时,突然发现自己面前有双黑色的鞋。 “哎呦,卧槽。”裴驰直接吓得一个没蹲稳直接往后仰倒,顾昭下意识伸手去拉他。 但裴驰蹲着他站着,这个角度他最顺手的就是去扯裴驰的头发,他要真扯了少爷的头发,少爷怕是杀了他的心都有。 千钧一发之时,顾昭手往下滑了滑攥住了顾昭的风衣帽子并且用力往他的方向拽了一把。 眼看着裴驰就要直接跪在他面前时,顾昭弯腰兜手抱住了他。 裴驰松了口气,特喵的他要是在大街上给顾昭跪下了,这脸就算丢完了。 “你……”顾昭刚想问他怎么蹲在这,就看到裴驰双眼通红,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你怎么了?”顾昭捏住裴驰的下巴抬起了他的脸,皱了眉,冷了脸。 裴驰皮肤白皙,哭成这样看着就很惨。 裴驰拍开顾昭的手:“先起来行不行?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搂搂抱抱很好看?” 顾昭这才扯着裴驰站了起来,裴驰蹲的时间太长,腿有些用不上劲,便靠着顾昭站着。 “你到底怎么了?”顾昭又问道。 裴驰瞥他一眼,没好气道:“冻哭了行不行?” “哦。”顾昭点头,“那你还挺脆弱的。” 裴驰:“……” 是啊,可脆弱了呢,搁这哭了一个多小时呢。 作者有话要说:恢复更新了呢,久等! 感谢在2021-10-29 14:53:03~2021-10-30 17:13: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团躺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3268475、kiko、陈逸、小嘟囔不嘟囔、社会遥、今天看哪本、我看,个个都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鸣蜩 39瓶;墨小染、grana 10瓶;wuli小酒馆 2瓶;芙拉、永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萧逆天新书九转吞〕〔李二重生之天下无〕〔被渣后她拿了女主〕〔苏玥马强马老二〕〔文轩体育课器材室〕〔都市悍贼〕〔最近最火的10本书〕〔1V1双处H整夜不拔〕〔网游之颠覆神话〕〔妖孽小道士〕〔重生回来的熟练度〕〔卓简傅衍夜字叫什〕〔当我和竹马联姻以〕〔一不小心成了天庭〕〔终极反派:我打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