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心灵压迫
    第80章  「心灵压迫」
    伴随着最后一艘单帆船停靠完毕,乔洋手下的船员们押送着白骨海盗们上了岛,抛开直接战死的那批倒霉蛋,活下来的俘虏倒是意外的多,足足七八十号人,但是战斗力嘛,不提也罢。
    按照三桅帆船之墓的岛屿规模来看,想要探索完这里,至少得需要三天时间,这也是乔洋让手下把俘虏一起带下来的原因,这么多上好的苦力,正好可以让自家的船员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白骨海盗们不情不愿的顺着斜板走下船,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对于未知的恐惧是人类的天性,不论强弱,都是如此。
    “老实点,要不是我们的船长大人觉得你们还能废物利用一下,你以为我会放过你这种行走的战功?”
    崔勒架着弯刀,贴在白骨海盗的脸上,说出冰冷无情的话。
    这个死忠于乔洋的弯刀水手长相并不凶恶,瘦长的脸还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但一旁磨蹭的白骨海盗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差点没跳起来,赶忙加快了脚步。
    不美好的记忆浮现,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亲眼看到了自己这边的同伴是如何被他一刀砍下脑袋的。
    喷涌的血浆,戛然而止的哀嚎,死不瞑目的脑袋恰巧落在了他的怀里,他当时都被吓傻了。
    于是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被俘,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直视崔勒,那个地狱般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
    崔勒绷着脸,他只是临时充当押送人员,人手不足的问题还是困扰着乔洋的船队。
    看着两股战战的白骨海盗,他不禁呲了呲牙花子,心底有些疑惑,他看着有那么可怕吗?这小子怎么抖得和筛子一样,真他娘的是个怂炮!
    崔勒完全忘记了自己战斗时极尽疯狂的样子,满身浴血,一边狂笑一边砍人,比从深渊爬出来的恶魔都吓人的多。
    此时,另一边,乔洋的船员陆陆续续的走了下来,人类,两栖鱼人,浅滩鱼人,海妖,鲛人,娜迦,以及一只体型庞大的珊瑚海妖。
    被押送的白骨海盗看都不敢看一眼,偶尔余光扫过也要迅速把头扭过去,心中对于梅塔鲁的怒气不断上涨,伱他娘的惹他干嘛啊,那是正常人吗,他们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哪家船长能统御那群邪恶的海族。
    珊瑚海妖就是麦,招募海族水手的时候,乔洋还疑惑麦去哪了,结果是他的体型太大,没有出现在船长室,而是被投放到了海中。
    相比于莎伦和奥瑞娅她们这种类人形海族,这家伙的形象更符合大多数人对于海族的固有认知。
    庞大的体型,粗壮的双臂,一层红蓝紫三色的珊瑚铺满全身,提供不俗防御力的同时,也是珊瑚海妖的维生器官,非常神奇的生理构造。
    而且俗话说得好,长的越怪,实力越强,他一臂锤下来,就算是西索妮娅这位船队最强战力也得暂避锋芒,没办法,天赋能力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虽然不是人形,但麦也有智慧,会说话,就是比较单纯,说不好听点就是蠢,不过很听话,指哪打哪,优点明显,缺点也很明显。
    船员们把那些白骨海盗被绑成一串,五人一组,全身上下只有两条小腿能勉强动弹一下,和木乃伊一样放倒在地上,确保他们无论如何都逃不掉。
    马奎斯检视一圈后,确保这些人无法做一些小动作,随后面色严肃的来到了乔洋这边,汇报具体的事宜。
    “船长,战俘已经安置完毕,共计八十七人,其中职业者二十七人,全是一阶,余者全是普通水手,请您下令。”
    乔洋略微颔首,表示知道了,随后开口道:
    “嗯,我知道了,先过去看看吧,对了,带几个人和我一起来,这可是我们船上未来的苦力,一会记得配合我。”
    “遵命,船长。”
    “崔勒,汉斯,你俩过来,船长的话都听到了吧,别掉链子。”
    马奎斯点头称是,随后迅速在人群中找到了这俩好基友,怎么说也是乔洋看好的人,他们更合适一点。
    准备完毕后,乔洋嘴角挂着笑,而后迈着大步来到了战俘聚集处。
    看到来人,这些人心跳控制不住的加速,不安的蠕动了几下身体,等待自己未知的命运,是审判,还是新生?
    乱糟糟的场景让乔洋眉头一挑,随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话道:
    “按照海上惯例,你们这些战败者的身份已经自动降格为奴隶,并且都是属于我的财产,我有权随意处置你们,不管是售卖,劳工,还是凌虐,打杀。”
    他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一丝语调变化,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还没等他接着说,一股尿骚味突然传了出来,乔洋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可能只有十四五岁,从实际意义上来说,他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尿的好啊,乔洋心道。
    他正愁着怎么立威,这配合的人就来了,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掉”一个孩子,震撼力绝对不亚于当面杀了他们。
    没有丝毫犹豫,他抬起手,示意马奎斯上前,冷酷的说道:
    “把他拎出来,做掉。”
    “您的意志,船长。”
    二人对话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没忍住恐惧导致吓尿的小家伙恐惧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高大魁梧的马奎斯缓步走来,每一步都好像踩到了他的心脏上,无言的恐惧冲上大脑,让他除了颤抖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很快,他被带到一块巨石后面,谁都看不到哪里发生了什么,只听到疯狂的求饶声戛然而止,以及重物被扔到地上的动静,这一刻,空气死一般的寂静。
    他们好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乔洋,在混乱的海战中只顾着打架和活命了,谁又在乎对面的船长是谁呢。
    但现在不一样了,可以肯定的是,这八十多号人对乔洋的印象肯定无比深刻,也许今晚噩梦的主角就是他。
    当乔洋转过头来,战俘们都下意识的低头,不敢直视这位可以肆意决定他们生死的存在。
    “看到了吗,我不喜欢胆小的家伙,所以他死了。”
    淡漠的声音灌入每个人的耳中,他们沉默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身为海盗的天性暴露无遗,欺软怕硬,胆小如鼠,即便是被“做掉”的家伙是他们的开心果,他们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但无论是哪个群体,都有不一样的人,他们在一些特定时刻,甚至可以无惧死亡。
    “您是不是太过分了,他只是个孩子!”
    一位中年独臂海盗忍不住站了起来,他身边的几人吓得疯狂后撤,生怕被牵连,然后被乔洋杀掉。
    “哦?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你是第一个敢于站出来反驳我的人。”
    乔洋身上升起一阵恐怖的威压,集中笼罩在了独臂海盗的附近,一阵牙酸的嘎吱声从他的身体中传出,他颤抖着,但强忍着没有跪下。
    “他只是个孩子!!!”
    独臂海盗的双眼通红,紧咬牙关,颤抖着重复了一遍。
    “那又怎么样,别忘了,你们都是我的奴隶,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时,马奎斯带着一身浓郁的血腥气回来了,随后恭敬的奉上了一颗心脏,少年拳头大小,还流淌着鲜血,不时还会抽搐一下。
    “船长大人,您最爱的人心。”
    一向严肃的马奎斯将腰弯了九十度,双臂高抬,脸颊不时抽搐,对于自家船长的不时抽风,他自认已经习惯了,但今天这出戏着实是有些恶趣味,鬼知道这些可怜的战俘会被吓成什么样子。
    “嗯,不错,品质上佳,充满了恐惧的味道,带给厨子,让他帮我做好送过来。”
    “遵命,船长大人。”
    马奎斯整理好表情,招来崔勒,将心脏递给了他,在众人惊恐且战栗的注视下离开了这里。
    “你就是个恶魔,畜牲,你他妈的不得好死!!我草**,你***,你一定会下地狱,杀了我吧,我就算是臭名昭著的海盗,也不会臣服你这样的家伙!”
    独臂海盗破防了,还是破大防的那种,流着眼泪,悲伤无比,嘶吼着对乔洋破口大骂,那是要多脏有多脏。
    独臂海盗名为兰迪,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名字,正如他本人一样。
    兰迪成为海盗的原因很曲折,早些年前,他的妻子和孩子死于战乱,只剩下了孤家寡人,为了维持生计,外加他本身还是一位经验老道的一阶职业者,于是加入了一艘商船,成为了随行护卫。
    但命运总喜欢捉弄人,他所在的商队遇到了海盗船队,也就是白骨海盗团,小商船哪里打的过一整支船队,于是兰迪被俘,由于他是职业者,被梅塔鲁看上了,就这样,他成为了一位白骨海盗。
    再往后的日子就逐渐安稳了下来,虽然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怎么说也能活着,慢慢的,兰迪也就接受了海盗的身份。
    这种日子又过了一年多,直到有一天,小卡尔被抓上了船,成为了白骨海盗团的甲板水手。
    不过这个称呼只是听起来还行,实际上就是负责擦甲板的苦力,只要打起架来就是顶在前面的炮灰,基本上过不了几个月就会死于某场战斗。
    但小卡尔运气不错,因为他长的很像兰迪死去多年的儿子,于是在他有意的庇护下,这个倒霉被抓上船的孩子活了下来,并且在兰迪的教导下,顺利成为了一位职业者,虽然很弱,而且只有一级,但在船上的地位完全产生了质变。
    他从此不用再继续擦甲板,也不用担心吃不饱,在以后的日子里,小卡尔和兰迪之间也产生了一种默契,虽然谁也没有点破,但都心知肚明。
    小卡儿生性比较懦弱,但发自内心的感激让他命运改变的兰迪,早就认可了这位“父亲”一样的角色,在今天参与战斗之前,他还说过要给兰迪养老。
    然而在遇到了乔洋的船队后,一切都变了。
    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然后被摧枯拉朽一样击败,兰迪对于自己被俘虏并没有什么意见,既然被留下了,那就说明能活下去,他还有价值,无非就是换一个人打工,不丢人,活着比什么都强。
    但是当小卡尔被带走,而且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而且连心脏都被剖了出来,他曾经失去了一次家人,这回是第二次失去,对于兰迪的打击堪称重创,也让这个百折不挠的男人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
    “哈哈哈,真是让人感动的场景,很好,我喜欢你的直白,当然,我也会满足你的愿望,把这家伙带下去,剁碎了,和那个小家伙混在一起喂给咱家的小宠物。”
    乔洋大笑着拍手,身后的马奎斯也极其配合,一巴掌将兰迪拍晕,拖到了熟悉的巨石后面,令人毛骨悚然的剁肉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战俘们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声。
    很快,马奎斯带着一身碎肉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滴血的袋子,森然一笑,凡是被看到的家伙都哆嗦了一下。
    乔洋撇了一眼节目效果非常爆炸的马奎斯,心中有些好奇他是哪找来的碎肉,不过看了一眼抖如康晒的战俘们,和他预期中的效果差不多,该进行最后一步了。
    “我喜欢骨头硬的家伙,现在还有人要反抗吗?”
    话落,所有战俘都没出声,但是几个呼吸后,一个人站了起来,无声的反抗着。
    他的出现似乎引爆了方才积压的情绪,一个个不愿意臣服于乔洋这种“暴虐”船长的家伙紧随其后,紧张的神色消失不见,显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这部分站出来的战俘只有三十多个,只有总数一半都不到。
    他们虽然是海盗,但要么加入时间不长,要么有着自己坚守的准则,从本质上无法认可乔洋刚才的行为,反正总有一天要死,不如在今天得个痛快。
    今天第一章,还差六千,日万第四天,精神抖擞,乐。
    感谢诸位书友投喂的月票,流浪拜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那一天〕〔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