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领袖与化蝶
作者:流浪的小作者   全球航海:能开挂的我为所欲为最新章节     
    第96章  「领袖与化蝶」
    伴随着血光一阵摇晃,召唤仪式停止了运转,法阵纹路中的血液不知不觉中消耗殆尽,想要重新召唤得再来一轮血祭。
    干掉三轮怪物,船队经验池多了十三万左右的杀戮经验,符合预期,额外经验带来的加成差不多是二点五倍,不然这么多怪物加一起可能也就五万左右的经验值。
    再次按照贡献值把经验分配了下去,船员们或多或少都得到了提升,而且他们十分清楚,这不过是今天的第一轮而已,接下来还有很多怪物要打。
    “船长万岁!”
    “好了,别天天万岁了,所有人原地短休一轮,都是开胃小菜,你们能不能有点出息?”
    乔洋摆了摆手,嘴上训斥了一声,但他心里都要乐开花了,谁有不喜欢一帮完全忠诚于自己的手下呢,就是不太会花式拍马屁而已。
    此时正提着血族祈并者回来的西索妮娅脚步一顿,眉头皱了起来,不过只持续了一瞬间便恢复如常,快步走到了乔洋身边,开口道:
    “船长大人,幸不辱命。”
    血族祈并者在脱离蝙蝠状态后比当初的格尔瑞好上了不少,至少没有变成皮包骨头的模样,近看之下,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难得的美人。
    单从外貌上来看,并不比蒂娜她们差很多,毕竟血族也是出了名的盛产俊男美女,更何况这还是吸血鬼神国出来的血族祈并者,但是气质上么,那就没法比了。
    野鸡与凤凰,云泥之别!
    “咔嚓!”
    乔洋一脚踩碎了血族祈并者的手腕,剧烈的疼痛瞬间让她清醒了过来,满脸迷茫,随后断层的记忆伴随着痛感如潮水般涌现,可惜,虚弱之下,她连叫喊都和呻吟没什么区别。
    “还活着就行,格尔瑞,来吧,别让我失望。”
    招招手,身后的丑陋血裔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看着地上的血族祈并者,宛若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感谢您的恩赐,吾主!”
    地上躺着的血族祈并者慌了,她知道格尔瑞那是什么眼神,她今天不仅要死,而且还要被抽干血脉而死,这种痛苦和屈辱感让她尖叫着大喊道:
    “尊敬的船长大人,我愿意臣服,和您定下灵魂血誓,我可以当您的玩物,也可以为您出力,我不弱……”
    格尔瑞停下了脚步,随后又退了回去,等待着乔洋的决定,他已经不急了,既然乔洋今天就能抓到一只血脉如此高贵的血族,那么明天同样可以,如果乔洋打开他的面板,就会发现忠诚度那一栏已然变成了死忠。
    “打住,收起你那无用的表演吧,我说出的话从不会收回,格尔瑞是我的属下,你认我我更相信他,还是更像信伱?更何况,他吞噬了你的血脉,一样可以为我出力,你觉得呢,女士?”
    “你就为了这么一个卑贱的血裔?”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乔洋,剧烈的愤怒让她胸口不断起伏,她感到了侮辱,极致的侮辱。
    “你好像没有认清现实,现在,卑贱的是你!”
    “格尔瑞,你他妈退那么后面干什么,过来把她吃了,一会还有一场大造化给你,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一旁的格尔瑞早就忍不住了,双目赤红,一个飞扑压住了血族祈并者,嘴里的獠牙爆突,狠狠地刺入她的动脉中,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噬她的血液,她的血脉,甚至是她的一切!
    “不要,你这个卑贱的畜牲,滚开!不要,不要……”
    血族祈并者的呼声越发虚弱,大量血脉之力的流失让她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头发枯槁,眼神暗淡,挣扎的力气趋近于无。
    大量的血气自格尔瑞体内溢出,逐渐形成了一颗茧状物,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的时刻,血族祈并者似是回光返照一般,死死地盯着乔洋,用怨毒至极的声音诅咒道:
    “我诅咒你永堕深渊,生生世世成为最卑贱的蠕虫!”
    话音落下,茧状物彻底成型,包裹住格尔瑞以及血族祈并者,外人也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痛不痒,败者的哀嚎罢了。”
    乔洋完全不在乎血族祈并者的临终诅咒,恨他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一丝极致的邪恶灵光在乔洋身上一闪而逝,随后又被无尽的混乱灵光重新覆盖。
    一旁的西索妮娅倒是注意到了,但只是轻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
    此间事了,在所有人休整时,乔洋却没闲着,重新回到了祭坛底部。
    由于腐坏之兽死后爆发的污染之息,导致了后来血族祈并者召唤而来的怪物尸体尽数被毁坏,却是找不到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了。
    略感可惜的摇了摇头,乔洋检查了一遍修复好的仪式法阵,发现除了链接吸血鬼神国的符文消失,剩下的深渊符文以及九狱符文仍旧完好无损。
    “运气不错,污染之息打不破运行中的召唤仪式,省的重新布置了。”
    低语一声,确认没问题后,乔洋又回到了地表,将那具风化尸骨踢碎,检查了一遍剩下的祭品是不是还活着,对着马奎斯吩咐道:
    “把那些剩下的劳工带过来,再把那些预备船员带来,我准备玩一把大的。”
    看着乔洋稍显疯狂的样子,马奎斯犹豫了一番,随后迟疑的开口道:
    “船长大人,恕我冒犯,这样是不是风险太高了些?”
    面对马奎斯的疑问,乔洋倒是感到了一丝意外,随后笑着回道:
    “我还以为你从来不会反对我呢,没关系,有我在,死不了人,而且不经历生死危机,真以为船上的每个人都和你一样?”
    面对这样的反问,马奎斯沉默了,还不等他要说什么,就听乔洋继续道:
    “我也不喜欢牺牲和死亡,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你们都是我的人,我把你们当成同伴,甚至是家人,我好像没和你说过吧,我其实是个孤儿,哈哈~”
    乔洋没有故意压低声音,非常坦然的说了出来,这只是他的经历而已,又不是见不得人。
    船员们实力不弱,几乎都听到了这番话,吹牛打屁的人也停下了话头,直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船长。
    听到最后那一声笑,众人不禁心头一酸,原来,船长大人也和我们一样吗,早就没有了寄托,就像是飞散的蒲公英一样,永远不知何为归处。
    每一个通过无尽海规则被招募而来的船员其实都是死人,不一定是什么时候死的,化作了游荡的魂灵,等待重见天日的时刻。
    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船员都带有天然的忠诚度或是好感度,船长于船员的意义就在于此,通常而言,只要船长不是废物,最初的这批船员大概率可以培养成死忠。
    与此同时,聚精会神的乔洋没注意到附近发生了什么,继续道:
    “我不是什么智者,也不是好人,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但是既然把你们带到了这个世界,那从你们上船的那一刻起,所有人的命运便和我连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不管是谁死了,我都不愿意,你们都他妈得给我好好活着。”
    马奎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乔洋,自从他上船起,并没有像今天这样谈过这种话题,一次都没有。
    从到来的那天起,经历过各种事件后,他只知道乔洋是一位堪称伟大的船长,他也愿意为了这个男人卖命,但是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去卖命,无论是战斗,亦或是收集资源,还是出海,就像是他本就应该在这艘船上,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
    这个高大魁梧的汉子突然红了眼圈,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情绪上来的乔洋却不管这个,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坐下,话头一转:
    “但是你们死不死,什么时候死,这个东西也不归我管,所以我只能选择让你们快点变强,至少别让一堆下等种给你们宰了,我也算对得起你们,对得起自己……”
    不知不觉间,船员们围了过来,安静的聆听乔洋说的一字一句,他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仔细打量着自家的船长,不是很高大,也不是很壮硕,要是换上一身装束,说他是一个文弱书生都会有人相信。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把所有人都治的服服帖帖,他们也和马奎斯一样,见识过乔洋的伟大,也喜欢他不拘小节的性格,在战斗时也不缺乏该有的担当,所以他们愿意为这个男人卖命,时至今日,乔洋就算让他们去死,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奥瑞娅站在不远处,心中的悸动越发难以抑制,眼中闪着水光,蒂娜和西索妮娅同时注意到了这一幕,扭过头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奇怪的笑。
    藏在蒂娜头发里的芙钻了出来,她不太能理解乔洋的话,这对于新生且单纯的她太过复杂了,但是其中的含义却被她记在了心底。
    纳斯林看着随性的乔洋,不禁摇了摇头,感慨道:
    “真是闪闪发光啊,我的船长大人。”
    一场寻常的交流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乔洋的个人演讲,但沉浸其中的他却没有任何察觉,不过也正是如此,反而激发了所有人的共鸣。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船员们把这艘船当成了家,一个全新的寄托,灵魂的归处。
    乔洋极致的个人魅力早就征服了船上的每一个人,尽管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事实上,每一位船员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曾经的传奇人物更是如此。
    马奎斯沉稳冷静,蒂娜敏感却十分坚韧,南西有些社恐,纳斯林是一位浪子,奥利维耶豪爽大气,柯松喜欢安静,阿德芬妮这个狼女性子倔得很,莎伦同样是海族的天才人物,骨子里傲着呢,曾经的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如今又在乔洋的手下复活,并在他的魅力之下彻底臣服。
    从无尽海的规则上来看,一艘船上汇聚如此多的传奇人物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不过谁让乔洋以挂壁身份混了进来呢。
    至于西索妮娅以及奥瑞娅,她们的出现绝对是初生之海的奇迹,因为就算是别人获得了风暴战魂碎片以及破损的鲛珠,也不可能唤醒她们,唯有乔洋是个例外。
    乔洋的天赋进化后成为了宝藏猎人,宝藏的含义向来不是单纯的指金钱,广义的来讲,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是宝藏,显而易见,谁都不会否认活着的史诗是宝藏。
    此时,乔洋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就是想说,他是船长,想干嘛就干嘛。
    他没注意到的是,马奎斯这个向来严肃的汉子居然笑了,不是那种僵硬的强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反正呢,我的目的就是让你们练练手,还有什么怪物能比深渊恶魔更凶狠呢,只要不死,我肯定能给救回来,到时候我再给你们提升一下,以后我们不是想打谁就打谁?我可没有挨欺负的癖好,向来只有我揍别人,哪有别人来揍我的份。”
    “船长大人说得好,我们什么时候开战!”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把沉浸的乔洋吓了一跳,立马扭过头,结果发现了自己手下的船员们一个个都和打了鸡血一样盯着他,好像立马就想血战一场。
    虽然有些奇怪,但这并不妨碍他骂人,小嘴就和抹了蜜一样,张口就来。
    “妈了个波一的,刚才谁喊的,吓他妈老子一跳。”
    “我喊的,船长,赶紧开始下一场吧,我骨头要生锈了。”
    崔勒站直身子,目光炯炯的看着乔洋,没心没肺的咧着大嘴,就算是一旁的好基友扯他衣服提醒都没感觉到。
    “很好,想打架是吧,一会你打头阵,有疑问吗?”
    “没有,船长!”
    这家伙满脸兴奋,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更离谱的是,还有很多人在羡慕他。
    尽管不太清楚为什么船员们会变成这样,但乔洋知道军心可用,于是拍了拍马奎斯,下令道:
    “不用我重复了吧,赶紧把人带过来。”
    “您的意志,船长大人。”
    马奎斯又变回了往日严肃的模样,转身离去,还把弯刀小队的人带走了,毕竟把把那群死力劳工绑好,可不能让他们跑了。
    就在这时,一道提示音突然在乔洋耳边响起。
    “特别提示:你掌握了一支平均忠诚度为死忠的船队,达成特殊成就——万众一心!”
    “根据完成度,获得成就奖励,金蛇币×1000,特殊奇物——领袖勋章,称号——【领袖】。”
    突如其来的提示以及豪华的成就奖励让乔洋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查看起了奖励的东西。
    金蛇币不用说,然后就是称号以及一件特殊奇物,如此丰厚的奖励让乔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一想到让所有船员都成为死忠的难度,好像就不奇怪了,毕竟不是谁都能做到这一点。
    打开称号界面,领袖称号闪烁着橙色的光辉,这居然是史诗级称号。
    「领袖.史诗称号」
    描述:世界上存在着极小的一批人,他们超然卓越,勇武无畏,心智如丝,魅力非凡,天生就应该站在高处,一呼百应,云集影从,他们被称为——领袖!
    (无尽海声望+300,全属性+1,进行招募活动时,招募成功率增加15%,相关检定+5,且更容易得到强者的青睐)
    ————“何为领袖?亦乎全能者!”
    深吸了一口气,乔洋默默的把称号选择了装备,全属性加一实在是太香了,算上意志和幸运,足足多了八点属性,这谁看了不迷糊啊。
    此外还有招募成功率的加持,他都不敢想以后进入无尽海之后该有多爽,总不能勾勾手就有大把的水手以及能人异士加入自己的船队吧?
    摇摇头,乔洋稍微适应了一下增长的力量,随后拿出了一枚闪烁着乌光的勋章,念头一动,相关介绍映入眼帘。
    「领袖勋章.特殊奇物」
    效果:全阵营基础好感度默认为中立,放置于背包自动生效。
    描述:谁都不会拒绝与一位杰出的领袖接触,相比于视而不见,他们更想看到这位领袖能走多远。
    ——————
    这位更是重量级,虽然没有属性上的加成,也不能像善恶骰子一样把各种buff玩出花来,效果单一却不简单,所有阵营基础好感度默认为中立,这意味着乔洋可以与任何存在进行接触,交易,从而迅速扩展属于自己的情报网络,其中的好处不是一点半点。
    当然,也不是没有坏处,他同时也会失去自身的阵营优势加持,就好比他原本的混乱中立阵营,基础好感度应该是友善,但经过领袖勋章的修正后,也会跌落到中立。
    但是用一个阵营的好感度换来八个阵营的中立好感,哪怕是守序阵营也是如此,这买卖不会真的有人想不明白吧,不会吧不会啊吧?
    突然,格尔瑞凝结的茧状物开始颤动,无数血线宛若血管一样刺入了那些来自吸血鬼神国的怪物尸体中,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被选中的尸体就化作了飞灰,而茧中传出的气息却是越发强盛。
    随着时间推移,茧状物表面的鲜红色逐渐消褪,越发黯淡,就像是一切营养都供给到了内部,颇有律动的心跳声激荡,海族船员在这方面的感知尤为敏锐,他们能感受到,一尊血脉高贵的存在即将出世。
    “咔~”
    清脆的碎裂音打破了沉寂,细密的裂痕铺满了大茧,一阵风吹过,腐朽不堪的外壳宛若细沙,流淌了一地,也露出了里面的格尔瑞。
    银白色的中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五官立体又不失柔和,属于血裔的特征尽数消失不见,单看外表的话,这就是一位人类贵族少爷,任谁都看不出破绽。
    淡金色的眸子微微睁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
    不过这种迷茫只持续了很短一瞬,他找到了一旁注视着他的乔洋,朝圣般的走了过去,随后单膝跪地,大片血雾出现,组成了古老的血族文字,这是更深层次的灵魂血誓。
    “格尔瑞.博宁.凯尔博克,愿成为您永恒的簇拥!请您接受卑微者对您献上的忠诚。”
    格尔瑞双手交叉于胸口,放在自己的心脏处,他的面容十分神圣,好像得到了救赎,看向乔洋的目光如同注视着神灵。
    在这一瞬间,独属于混乱的灵光冲散了秩序,他的阵营由守序邪恶偏转到了混乱中立。
    这是属于他的蜕变,曾经的作茧自缚令他身陷囫囵,如今的他找到了正确的人,破茧成蝶。
    “起来吧,我接受你的效忠。”
    乔洋嘴角带笑,却没有接受新的灵魂血誓,挥挥手就打散了血雾,已经不需要了。
    “可……”
    “旧的血誓已经失效了?”
    还不等他说完,乔洋便接过了话头,他知道格尔瑞的意思,无非就是当初建立的血誓由于血脉进化的缘故已经失效,为了表示自身忠诚,他自发献上了更加古老也更加具有约束力的灵魂血誓。
    “我相信,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了,所以你这种行为,是不信任我,还是不信任曾经的自己呢。”
    注视着乔洋似笑非笑的眼神,格尔瑞低下了头颅,随后站起身,目光无比狂热,一字一顿的说道:
    “见过船长大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