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43.第143章 坏了,难道我才是魔王?
    第143章  「坏了,难道我才是魔王?」
    黑森林号减缓速度,很快就回到了黑烛船队的内圈。
    乔洋最后看了一眼火光零散分布的港口,收回目光,而后缓步走上船头。
    在这个视角下,他可以很容易的看到站在甲板上准备迎接他的船员们。
    轻笑一声,乔洋顿感豪情万丈,挥舞着手臂开口道:
    “我已顺利返航,申请担任船长!”
    “船长大人万岁!!!”
    所有人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齐刷刷的俯身行礼,以最崇高的敬意,迎接黑烛船队的绝对核心归来!
    海怪们也浮出海面,有的嘶吼出声,有的喷涂水柱,它们也在用属于自己的方式迎接主人平安归来。
    少数比较感性的女性船员偷偷的抹着眼角,然后被一些注孤生的水手狠狠地嘲笑,在挨了一记拳头后呲牙咧嘴的询问旁人他为什么会挨打,同伴翻了个白眼都懒得回答,只能说有些人是真的凭实力单身。
    “哈哈哈!你们的热情我收到了,好了,各就各位,准备战斗,这个港口好像不怎么欢迎我们的到来,但是没关系,我们该怎么做!”
    “一切阻碍者,必将迎来毁灭!”
    所有船员神色一凛,齐声回答,随即露出了有些残忍的笑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乔洋的影响下,他们多少都带上了自家船长大人的行事风格,出手必见血,必做绝,打起来就是敌人,而对待敌人,就要屠杀殆尽!
    “很好,就是这样,各个副船长带好自己的人,一会靠近码头后,不必佯攻,直接深入,所见皆敌!”
    “是,船长!”
    几位副船长恭然领命,在看到乔洋安然无事甚至又变强了不少后,本来担心的姑娘们也松了那口气,现在有战斗在前,儿女情长自然是要往后推一推的。
    随着黑烛船队越发靠近里伯斯港,乔洋顺着码头的火光看到了一些正在偷偷观察的影子,从外形上来看,大概率是狗头人以及巨魔,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怪物存在,大概率是有的。
    根据港口描述,这里经历过两条成年红龙的摧残,于是变成了废弃港口,只剩下了一些零星的建筑残骸能看出当初的这里有多么繁盛,但现在都如同过往云烟,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历史。
    派克一直跟在乔洋身后,他再次感到了无言的震撼,这样的船队,居然真实存在?
    人类,恶魔,魔鬼,海族,鱼人,提夫林,魔裔,亡灵,血族,海怪,一般人都要看花了眼,各种各样的种族齐聚一堂,并且没有任何冲突,尤其是魔鬼和恶魔居然也能相谈甚欢,这特么比什么梦都离谱。
    “回神了,一会要是表现差了,你可是要让我的老伙计们笑话的。”
    他看出了派克有些心不在焉,于是出言提醒了一句。
    “多谢您的提醒,我生来就属于这片大海,死后亦然!”
    派克取出腰间的拆骨刀,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威胁,鱼叉暂时还可以歇一歇。
    很快,船队的速度降低到了极点,所有船只全都稳稳停靠在码头边上,而后在副船长的带领下,船员们神情兴奋的下了船。
    留下一部分人员守家,剩下的人,尤其是第五轮招募的船员们,他们全都参与到了这场战斗中,总要让新人们成长么,乔洋不觉得这一战会遇到什么难对付的角色,就算有,也不可能让蜕变后的黑烛船队觉得麻烦,无论是西索妮娅还是马奎斯,都能教会它们什么叫做现实。
    “Si—O—Gu!”
    共用真知术【法术辩识】
    乔洋认出了奥瑞娅正在使用的法术,她挥手引导着魔法能量,纯正的血脉术士几乎不需要沟通魔网,这批人每天能够使用的法术上限只受到魅力属性以及职业等级的影响。
    随着法术结束,从船上下来的人都感觉自己得到了某种增益,一些隐秘的魔法踪迹在此刻都变得十分明显,稍微有点动静都能被他们轻而易举的发现。
    奥瑞娅手中撒了一把晦暗的钻石尘,四阶术士的施法免材并不能免去一些昂贵的施法材料,尤其是共用真知术还是七环法术。
    “Ao—Fe!”
    群体牛之蛮力【法术辩识】
    “Ya—Chi!”
    群体猫之优雅【法术辩识】
    “G……”
    聂克尔也没闲着,他这位传统施法者几乎能学会所有法术,一些群体增益型的变化系法术也不在话下。
    反正是范围型增益,他甚至丧心病狂的为所有人都施加了一遍,这里面包括了枭之洞察以及鹰之威仪,前者感知临时+4,后者魅力临时+4,反正是把工具人的作用发回到了极致。
    这样一来,每个参战者都享受到了能持续半个小时的主属性+4的加持,要不是他们一个个的全都天赋异禀,可能掌控突然全方位变强的身体也是个问题。
    “Sa—ow!”
    群体隐形术【法术辩识】
    这场不要钱一样的法术狂欢最后由戴迦拉斯的老六法术画上了句号,所有人的身形都消失了。
    当施法者成长起来后,他们为团队带来的增益就开始明显了起来,无论是治疗,增益,解除负面状态,还是杀伤,削弱,进行诅咒,全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除了本身相对脆弱一点,几乎全能。
    更何况,如果想要近身施法者,还得突破他们和铁王八壳一样的防护法术,抗拒火环,法师护盾都是基础,各种各样的力场护盾才是真的难顶,。
    等到好不容易能近身之后,这时候的法爷当着你的面来一个闪烁或者是短距离传送术,简直就是杀人又诛心,绝大多数存在都要破防。
    看了一下天上正在闪烁的星星,乔洋大概确定了时间,现在是凌晨四点左右,是这个季节最黑暗的时候,再有大约二十来分钟,天就要亮了。
    与此同时,刚才在里伯斯港码头处观察的斥候们回到了各自的部落,并迅速找到了族长。
    “伱是说,码头来了一批人类,还有你不认识的种族?”
    “没错,那些家伙藏在阴影后面,我怕被发现,所以就没敢太靠近,虽然看不太清楚它们长什么样子,但肯定不是人类。”
    狗头人斥候单膝跪地,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与野生的狗头人不同,它的身上似乎有训练过的痕迹。
    上首体型大了两圈的狗头人首领扇了扇背后的翅膀,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这群人来势汹汹,听这描述也不像什么善茬,它们龙爪部落还是不要参与的为好。
    “我知道了,下去通知族人们,收缩防线,全都回到部落,不要和那批人发生正面冲突。”
    “是,族长!”
    斥候没有质疑,直接领命退下,言行间哪里有愚笨狗头人的模样,更像是正规军,这也佐证了一点,它们是有传承的,并且根据族长的模样以及部落的名称,也许它们的祖上真的是那两条成年红龙之一。
    另一边,龙吼部落。
    这是一群体内还留有稀薄龙血的巨魔,与寻常的森林巨魔不同,它们的皮肤并不是绿色的,而是暗红色,看起来十分凶悍。
    锋利的獠牙沿着下颚向上蜿蜒生长,还有两颗尺长的犬牙从上唇延续到下颚,这狰狞的外表绝对能吓哭小孩。
    “族长,有入侵者!”
    一只体型高大的巨魔钻进了部落最中心的帐篷,
    “什么入侵者,难道是龙血部落来攻打我们了?”
    听到斥候的话,正在享受着两位巨魔“美女”按摩的龙血巨魔族长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虽然那群没脑子的龙血食人魔很强,但现在也没到食物紧缺的冬季呢,没理由找它们开战啊。
    “并不是,我们的斥候发现了一小股人类势力,他们应该是前来歇脚的船队,也许有很多食物和宝贝。”
    坐在中央享受的龙血巨魔族长听到最后一句话不禁双眼一亮,他从祖辈的传说中了解过人类的相关情报,知道这是一群实力弱小,并且非常富有的种族,难道合该它龙吼部落今天发财?
    “快,传我命令,让部落中的好儿郎们准备万全,我亲自带领你们去劫杀这支人类势力!”
    “可是……”
    传令官本还想再提醒一下,斥候们不禁发现了人类,好像还有别的东西,结果话音刚吐出来两个字,就被龙血巨魔族长憋了回去。
    “什么可是,你也拿起武器,跟我一起去,这可能是我们统一火山氏族的绝佳机会!”
    看着族长那神情激动的模样,传令官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了,否则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于是无奈的回道:
    “是,族长大人。”
    火山氏族就是当初那两条成年红龙治下的势力,当然,说是势力,其实就是仆从,毕竟几乎所有巨龙都会收服仆从来帮它们处理一些琐碎的小事,如果干得好,就会将其收为眷属,并赋予龙脉之力,使其得到全方位的进化。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的两条红龙是非常罕见的夫妻关系,它们共同掌控着一个氏族,并抚育了三个孩子,除了各自的宝藏外,几乎共享着一切。
    这种情况别说是邪恶的五色龙之首红龙了,就算是放在善良阵营中的金属龙里都几乎看不到。
    但事实总是离谱且抽象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两条红龙会有如此和谐的关系,但有关这片土地被摧毁的原因还是很简单的,因为当初这里的执政官偷了它们的孩子,并杀掉了这只刚出生不久的雏龙,用这只雏龙的鲜血为他自己的孩子举行了龙血浴,以求改变自己血脉延续者那无比糟糕的天赋。
    但这种行为已经不能用作死来形容了,要知道,就算是几乎不怎么抚养后代的五色龙也会对于血脉是否还活着有所感应,如果有必要的话,它们报仇的概率也不低,更何况是画风如此迥异的红龙夫妻呢。
    于是猛烈的报复到来了,这对红龙夫妇仅仅只用了半天不到的时间就血洗了这片土地上的三座港口城市,顺便还把内陆的人族聚居地也给血洗了一遍。
    它们不仅是自己来了,还带着它们的火山氏族一起降临了这里,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把所有人都屠戮殆尽。
    那位执政官的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和他的孩子被这对红龙夫妇抓住后,足足折磨了三天三夜才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他那浓重的私心为他带来了不可承受的代价,同时还搭上了数万同胞的生命。
    但这种大规模的屠杀也引起了人族一方强者的注意,然后在一支配备完满的高阶传奇小队的到来下,两条不过刚成年不久的红龙也死在了他们的围追堵截之下。
    要说这两方有什么错吗,这话很难说,不管是这位执政官还是那对红龙夫妇,他们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但一个是为了孩子的未来,一个是为了复仇。
    站在各自的立场中,谁都没错,但结果是,他们都死了。
    后续的发展就很复杂了,本来这支高阶传奇小队出手就是为了这两条完整红龙的尸体,但随着一阵威压降临,恶龙之母提亚马特现身了,祂很喜欢这对精心抚育后代的红龙夫妇,它们的死已经足够偿还生前的罪孽,但死后一定要收回祂的神国,尸体同样不容亵渎。
    至于说这对于小队成员来说公不公平,恶龙之母才不在乎这种东西,祂虽然只是中等神力,但战力可不比任何神灵差,在这个世界,实力强就是硬道理,这一点在神灵之间同样适用。
    于是在恶龙之母亲自降临化身后,这件事也算是得到了了结,好在为了安抚这支高阶传奇小队的情绪,人类一方也做出了补偿,但是要说找恶龙之母的麻烦,那还是洗洗睡吧。
    这就是有关里伯斯港,或者说整个葫陆的故事,也是这里从繁荣到荒废的最主要的原因。
    那么这些事乔洋是怎么知道的呢,只能说奥瑞娅这位曾经活了数百年的凛冬女王可不是摆设,什么叫行走的历史外加百科全书啊,这就是了!
    “所以说,从这里是挖不到这两条红龙的尸体了?”
    乔洋通过精神意识与奥瑞娅交流着,倒也不是怕被这里的本土住民发现,而是为了锻炼自己的精神稳定性,这对以后掌握各种施法专长很有帮助。
    他怎么说也是一位拥有古代神秘者传承的船长,各种法术以及类法术能力在不久的将来迟早会变成他实力组成的一部分,现在提早锻炼也不耽误事。
    说到这里的原住民,那就不得不提一嘴了。
    没错,当初的这对红龙夫妇是死了,但它们曾经组建的火山氏族的成员以及眷属们却留在了这片土地上,开始了重新发展。
    这里面的种族有很多,寻常一点的有狗头人,豺狼人,地精,少见一点的有巨魔,食人魔,狮蝎,眼魔,甚至是由它们亲自塑造的龙裔,这些种族加在一起才是火山氏族。
    但是随着两条红龙死去,又经过长久且漫长的变迁,这些不同种族的邪恶生物终归出现了分歧,然后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彻底分裂成了大大小小二十几个部落,龙爪,龙吼以及龙血就是其中之三,分别是狗头人,巨魔以及食人魔组成的部落。
    此外还有龙牙,龙鳞,龙威等等各不相同的部落,掌控者有豺狼人,石元素,眼魔等当年遗留下来的仆从或是眷属。
    每个部族都在全力证明自己这一支才是正统,其它部落都应该听指挥才对。
    但是很显然,大家实力都差不多,我凭什么听你的?
    于是就这么延续了不知多少年前,一直处于混战状态,谁也不服谁,只是保持表面上的默契,暗地里什么损种事都能干的出来,早已从当初祖辈的万众一心变成了各有心思,想要聚在一起,除非有大敌当前,否则是不可能的。
    很快,在众人的急行军下,不过是三两分钟的时间,乔洋以及诸多船员们就来到了第一个部落,名为龙吼。
    有意思的是,当乔洋来到部落的时候,这里居然人去楼空,只剩下了龙血巨魔一族的老弱病残幼,青壮全都不见了。
    “去,抓个舌头问问,它们的战士去哪里了。”
    “遵命,船长。”
    一位擅长暗杀与审问的哨兵水手走了出来,仗着有隐形术,直接大摇大摆的走进龙吼部落的营地,大概一分钟后,他回来了,并向着乔洋汇报道:
    “报船长大人,这里是龙吼部落,全都是龙血巨魔的后裔,它们的斥候在我们登陆时发现了我们,现在所有的青壮包括族长在内,全都去找我们的踪迹去了,因为它们听祖辈说人族很富有。”
    可以听得出来,这位哨兵真的很想笑,但他强悍的职业素养硬生生让他忍住了这种会暴露的冲动。
    “哈哈,有点意思,归队,所有人听令,进攻,一个不留!”
    “您的意志!”
    对于这种敢龇牙的家伙,乔洋向来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杀干净,一个不留。
    本来还想收服一批生命力强悍的巨魔船员,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道一句有缘无份,下次一定。
    很快,惨叫声从部落中传出,动手的基本都是新船员,一些三阶的老船员也在其中跟着,没动手,就是单纯的保护,老带新已经成了黑烛船队的惯例,没有规定,但所有人都是这么做的,因为他们自己何尝不是在最早那一批船员们的庇护下成长起来的呢。
    这场算不上战斗的屠杀只持续了十分钟不到就结束了,新船员们拿着带血的武器回到了队伍中,面无异色,甚至还感觉有些不过瘾。
    诚然,这些龙血巨魔无论雌雄老幼,全员都是可战之兵,可惜,它们运气不太好,碰到了乔洋。
    此时,当龙吼部落中的族人被屠杀的那一刻,正在外面寻找踪迹的龙血巨魔族长猛地一惊,随后怒吼道:
    “儿郎们,跟我回部落,有入侵者!”
    它们立马放弃了追踪痕迹,但随着赶回去的过程中,那熟悉的痕迹居然又出现了,并且在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
    这种味道龙血巨魔们很熟悉,族人肯定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它们就有些心急如焚,下意识的忽略的很多东西。
    下一刻,奔跑在最前方的龙血巨魔族长惨叫一声,陷落到了一处次元酸坑中,后面还有许多来不及停下的龙血巨魔也一同跌了进去,同样发出了惨叫。
    次元酸坑是四环法术,通常是用来限制敌人行动的,但在四阶术士的加持下,这片范围不大的陷阱所造成的杀伤丝毫不比高环法术差。
    “你们是什么人!”
    生命力格外强大的龙血巨魔族长嘶吼着想要爬出酸坑,但这里面还被奥瑞娅融合了泥沼术,它越动陷的越深,无尽的酸液已经淹没到了它的脖颈,庞大的压力让它连呼吸都开始困难了起来。
    没有人回答它的问题,巨魔这种生物其实挺没脑子的,就算是得到了龙脉也是一样,典型的满脑子肌肉的家伙。
    这些龙血巨魔也想不明白,明明你们的实力都可以正面碾压我们了,为什么还要用陷阱呢?
    当最后一只龙血巨魔死去后,乔洋挥挥手,示意船员开始打扫战场,终归是拥有红龙血脉的怪物,多少是有点价值的,回头让柯松看看能不能提炼出一点精纯龙血来,那可是好东西。
    就是相关的精密器具还得在兑换商店换一下,看来收拾完这里的怪物部落之后,又得出门去打秋风了啊,也不知道其他新人们经过一天的厮杀后,能攒下多少积分呢?
    这是个值得深入探究的问题,反正现在的乔洋很感兴趣,他还有很多想要的东西没换呢。
    与此同时,这边打扫完战场不多时,便有些许的振震动从远处传来。
    过了片刻,三支不同种族的怪物拉着自家的战士,开始围观乔洋一行人,神色各异,有警惕,好奇,也有杀意,愤怒。
    前者是第一次见到人类族群,后者是被冒犯或是被入侵领地产生的本能反应。
    但它们很快就不敢看了,龙血巨魔族长那死不瞑目的眼神实在是有点吓人,龙吼部落可不弱,结果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被抹平了,就算眼睛会骗人,空气中的血腥味可做不得假,身为怪物,在这方面的感知远超大多数人类甚至是低阶职业者。
    到来的三族分别是蜥蜴人,地精以及豺狼人,同样具有稀薄的龙脉,祖上必然是那两条红龙的眷属之一。
    来势汹汹的部落战士们沉默了,有的时候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蜥蜴人大祭司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它感觉此地将有大凶险,但是看着身后的蜥蜴人战士,它也不敢掉头就跑,前所未有的压力让它有些喘不过气来,眼珠乱转,想要找一找熟悉的老伙伴,结果它发现狗头人首领没来。
    这就让它有些纳闷了,明明大家的领地都在这附近啊,而且路上也没遇到那些狗崽子们,难不成是那个老家伙预料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蜥蜴人大祭司感觉自己找到了真相,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没道理的,妈蛋,要死!
    相比于心思复杂的蜥蜴人大祭司,地精长老以及豺狼人首领就很耿直了,它们直接开口质问道:
    “你们是人类?”
    地精长老眼眸通红,鼻孔喘着粗气问道,言语间很不客气,它们不是那些以狡诈著称的那种地精,而是最原始,也无比肮脏野蛮的那一批,并没有开智,只能算是智慧生物,但完全创造不出文明。
    “Se—Ra—Ti!”
    冰霜震爆!【法术辩识】
    用不着乔洋开口,奥瑞娅直接动手了,她要让这些野蛮不开化的家伙明白什么叫做尊卑!
    骤烈的冰霜覆盖了直径一米的土地,一毫不多,一分不少,直接把地精长老困在了里面,然后以极为缓慢的速度从脚底向上凝结。
    蓝白色的冰霜每走一寸,就有无数细小的血色冰刺从它的骨肉中穿刺而出,但冰霜覆盖的方式让地精长老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它想叫出来,但张开嘴,却发现自己竟是失了声,无边无际的恐惧仿佛大海中覆盖的浪涛一样,直接把它淹没在了海底,无论怎么挣扎都出不来。
    冰霜就这么慢慢的走着,来自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让地精长老越发恐惧,那朵血红色的花也在缓缓盛放。
    “不~求您~”
    它颤抖着长满绒毛的肥厚嘴唇,小声嗫嚅着,眼中的恐惧已然浓郁到极致,地精长老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当这个出头鸟,现在的代价它显然承受不起。
    然而恐惧并不能延缓凝霜的速度,越发妖艳的鲜红色冰碴从它的皮下渗出,最后,一根巨大的冰刺突破了它雷地精长老的天灵盖,迸溅出了一片黄白相间的浊液,随后迅速凝结,变成了这朵生命之花的花蕊。
    艳丽中透着扭曲,恐惧中融合荒诞,谁都没想到,地精长老会以如此凄惨的方式死去。
    当然,这话是针对这些身负稀薄龙血的怪物的,乔洋身后的船员面不改色的看完了全程,不就是冻成冰棍么,完全就是小意思。
    下一刻,随着一声“砰”的脆响,这朵绚丽芬芳的生命之花猛地炸裂成无数碎片,甚至崩到了后方的诸多怪物身上。
    尽管如此,一众怪物们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眼神发直,眼底有掩盖不住的恐惧,下意识的发抖,但很快又被它们凭借意志力强行克服,可以说,今天是它们最喜欢木头人的一集。
    不是这些怪物不想逃走,但奥瑞娅在施法的一瞬间就降下了威压,强大的压制力早早就覆盖了这片区域,别说这些带有稀薄龙血的怪物了,就算是一头成年巨龙来了也要喝上一壶,主打一个高射炮打蚊子,都别活!
    “绑了,转交给后勤,再找个舌头给我们带路,不早了,准备休息。”
    “是,船长大人。”
    马奎斯背上的宽刃弯刀换成了炎欣大剑,表面上没什么动容,但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目光不时就会扫过剑柄,神色带着喜爱和复杂。
    乔洋也没急着问这里的故事如何,等个闲暇时间,相信马奎斯会把一切都告诉他的。
    此时已经被吓傻的怪物们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就这么乖乖的被绑了起来,然后一股脑的扔到了货舱里,处理它们是占领港口之后的事了,谁都没有着急。
    很快,在舌头的带领下,乔洋一行人迅速向着内里推进,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或强或弱的怪物部落,但往往只需要三五分钟就能解决所有麻烦,长一点的也就十分钟,所过之处鸡飞狗跳的,没有一合之敌。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舌头不是别人,居然是蜥蜴人大祭司,这位在族群中地位丝毫不亚于族长的施法者。
    它脸上带着谄笑,很难看,但他却“尽职尽责”的旅行着身为“怪物奸细”的工作,提供的信息那叫一个详细,很多时候甚至都不需要战斗就能取下一座战斗力还算得上可以的部落。
    很快,在这种诡异的里应外合之下,乔洋身后跟随的队伍越发壮大,不是被降伏的俘虏,就是当场叛变投诚的怪物,这里面就有一支狗头人部落,那位飞翼狗头人首领相当识时务,现在是“怪物奸细”二号,是个十足的狗腿子。
    此时庞大的队伍已经不能掩盖行军的动静了,所以剩下的原火山氏族的部落全都聚在了一起,并决定让数量稀少,但实力无比强大的血脉龙裔领导它们,以此求取击退敌人的契机。
    乔洋跟在队伍的最后方,准备让那些被临时收服的怪物们打头阵,白给的炮灰,不用白不用。
    但接下来的属实给他整不会了,只见站在城头的一位淡血龙裔中气十足的喊到:
    “魔王,你不可能征服火山氏族的意志,我们会和你战斗到最后一刻,让你明白属于我们火山的荣耀!”
    “嗷!”
    “火山的荣耀!”
    一种残兵败将聚在一起,提起最后一口气猛烈的呼喊着,这些怪物们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敌人入侵它们的领土,明明大家都应该相安无事才对。
    “哈哈哈,它们说你是魔王呢,感觉这个称号怎么样,魔王大人!?”
    蒂娜巧笑嫣然,忍不住笑出了声,也让乔洋久违的感到了尴尬。
    看着“众志成城”的怪物们,他心头冒出了一个想法:
    坏了,难道我才是魔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那一天〕〔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