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75.第175章 来自混乱的预示
    第175章  「来自混乱的预示」
    钢铁意志为乔洋提供了额外两级意志豁免加值,辅以他自身本就拥有的各项优势检定,他现在的意志豁免高达三十七级,这是个相当可怕的数字,因为这意味着世界上九成的惑控类法术在他面前都会完全失效。
    现在能通过惑控类能力影响到他的,要么是司掌相关神职的神灵,要么是那两个盘踞在九狱和深渊的婊子,一个欲魔女王格莱希雅,一个魅魔女王美坎修特,至于还有什么其它途径,抱歉,他乔某人见识短浅,认知有限,有本事贴脸把他魅惑住。
    当然了,单纯的钢铁意志专长并肯定没有这么厉害,主要是乔洋本身就有不低的意志豁免等级,真以为他那高达二十六的意志属性是开玩笑的,此外就是称号与专长带来的各种优势检定加持,才会堆出如此高的豁免等级。
    专长的作用相当于一把钥匙,把他积压的潜能尽数展现出来,举个例子,就是积蓄庞大的能量找到了宣泄口,势能转化成了动能,从而牵动了一些列的后续变化。
    同理,顽石强韧也是如此,为乔洋带来了额外两级的强韧豁免加值,他如今的强韧等级总和为三十二级,具体表现程度就是心脏被捅了个对穿都死不掉,脑袋掉了也能接着战斗,重伤状态下也能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这就是高强韧带来的好处。
    神灵之所以难杀,就是因为无论是神性,神格还是神职都能为其提供极高的强韧加值,别看乔洋现在的强韧等级不低,但和最弱的神灵相比仍是差了一筹。
    和意志不同,强韧属性不会表现在面板中,但却是实力组成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之并列的还有几种特殊属性,分别是反射,防御等级和速度。
    反射受到敏捷属性的直接影响,同时一些专长也能提供一定等级的额外加值,就比如他现有的战斗反射以及反射闪避,合计为他提升了五点额外加值。
    这项属性提供了危急时刻的本能应对,反射属性更高的存在往往能在战斗中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反应,并以此取得优势乃至胜利。
    然后是防御等级,这项属性还细分为两种情况,并分别影响不同时候可能会承受的伤害。
    这两种情况分为措手不及状态下的防御以及接触式攻击的防御。
    前者是个体被突袭时做出的防御应对,这项数值越低,实际情况下受到的伤害也会越大。
    不过护甲可以有效提升该防御等级,尤其是重甲以及铁罐头一样的全身甲,在全方位的防御保护下,就算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不会遭受太大的伤害。
    接触式攻击则是另一种防御方式,常见的有刀剑,拳脚,以及碰撞,防御成功率比猝不及防状态高了不少,同样受到护甲等级的加持。
    这二者加在一起计算整体防御等级,算上护甲带来的加持,乔洋的防御等级同样不低,正好三十五,大多数攻击都无法破防。
    最后就是速度,这个基本上是恒定的,而且除了长途跋涉外基本用不上,而且也没什么办法提升,而且根据种族和职业的不同,还各自不一样。
    比如人类就是六十,半身人和侏儒是七十,兽人是五十,职业者中法师比较惨,只有四十五,但野蛮人就很叼了,基础速度九十,在获得一定的职业等级后跑的和马一样快。
    在很多标准职业者小队中往往会出现有趣的一幕,在全速赶路时,其他成员要么有坐骑,要么有别的状态加持,只有野蛮人不一样,他们在地上跑,两条腿都快跑出残影了,速度不仅不慢,甚至能和最前方的游荡者一起侦察敌情,主打一个肉身成圣。
    唯一能与之相比的,估计只有武僧中的独特分支——苦行僧了。
    这群为了磨炼自己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疯子近乎全能,尤其精通拳脚,意志更是强大,就比如乔洋现阶段才掌握的钢铁意志,只是苦行僧的基础专长而已。
    这些大多是关于豁免相关的属性,也是职业者的软实力构成部分,没法直接观测,但没有人敢不重视,真正的强大应该是完美无缺的,任何短板都是致命弱点,这么说或许没什么直观的感觉,举个例子,魂蛆虫母!
    这家伙绝对是毫无置疑的强大,传奇层次,半神本质,可惜,魂蛆虫母有致命弱点,所以它给乔洋带来的麻烦甚至不如后面遇到的几个传奇,起码后者还能让他消耗点脑细胞。
    此间事了,乔洋吐出一口浊气,在刻意的调整下,由内而外的神异之处渐渐归于平凡。
    并没有借助词条效果,仅仅是自身的控制力,仔细感受个中差别,确实存在一定的瑕疵,但平常已经够用了。
    最后扫了一眼属性面板,他满意的叹道:
    “神性有点多了,神格也能分出一点,秘境探索事不宜迟,属性点缺口还是有点大,风暴神殿,邪神信徒,世家追杀,阴影之塔,哈哈哈,真是让人期待啊!”
    感受着逐渐减缓的航速,乔洋笑着走出了船长室,随后迎面遇到了马奎斯。
    “船长,我们马上到地方了,今晚的宴会按什么规格来?”
    “当然是最大规格,迎新,庆功,封赏!”
    没有任何犹豫,既然是庆功宴,那肯定得按照最大的来,就是如今黑烛船队的规模扩大了不少,尤其是人员配置,没办法,只能辛苦一下后勤了。
    “明白了,属下告退。”
    对这个结果马奎斯早有预料,现在也只是前来确认而已,得到回复后,大副先生开始安排各项事宜,难得的放松时间,也的确该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了。
    如今的黑烛煞气着实有点重,即便是后面新来的船员都是如此,虽然还没出现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结果,但如果一直这么放任不管的话,下面的人出现摩擦和冲突几乎是必定的,几千个人,性格不同,鱼龙混杂,再严苛的规矩都没办法绝对的束缚。
    正所谓堵不如疏,一场盛大的宴会就是最好的疏通方法,任何压力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醉前都不是事,而且按照计划,今天一过,未来怕是没什么安宁日子了,享受欢愉,抛开烦恼,宴会的意义就在于此。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乔洋回到了玄重黑鲸号,心爱的躺椅随浪摇摆,均匀的呼吸传出,他睡着了。
    恍惚中,他做了一个梦,一位温婉的女子和母亲一样坐在他身边,抚摸着他的额角,整理他被海风吹乱的头发,又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模糊的看到她略带弧度的唇角,满怀爱意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突然,风和日丽的大晴天一转,阴沉的积雨云瞬息间就聚集在了一起,厚重无比,伴随着滚滚的雷声,让他下意识的就想起来下令安排各项事宜,喊了一声马奎斯,没有回应,又喊了一声蒂娜,依然没有回应。
    就在他疑惑间,一道赤红色的不详闪电精准霹在女人身上,大量的伤口浮现,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不知怎的,他明明不认识眼前之人,但异常的急切让乔洋无比焦躁,想要去救她,但一身伟力在此刻尽数消失无踪,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没有丝毫力量的凡人,挣扎着,叫喊着,却无济于事。
    前所未有的恐慌让乔洋的心跳加速,喉咙仿佛被扼住,连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他就好象深陷困溺之人,胸肺中的气息被挤压一空,窒息,无力,绝望!
    “孩子……”
    “血肉…灾…”
    “靠你……”
    “爱……”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耳中,半句话都连不起来,根本无法从中推断出蕴含着什么意思。
    那声音无比温柔,又带着无法言说的痛楚,她的目光刺破了无穷无尽的迷雾,带着浓烈的爱意与不舍,好像在和自己的孩子诀别,剧烈的痛楚出现在心口,钻入了灵魂。
    “你是谁?混乱吗?”
    乔洋用尽最后的力气从牙缝中憋出了几个字,但只能看到她略微张开的嘴角,什么都听不到。
    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限增值的血肉,滔天的血气蔓延,扭曲的肉块长满了触须,鲜活与腐烂并存,生机与寂灭共舞,法则在这一瞬间扭曲崩坏,出现了逻辑上的错误。
    厚重的窒息感越来越强烈,乔洋感觉自己好像马上就要死去,但那大片的血肉无论如何都接触不到他,只能通过让他窒息的方式造成伤害。
    就在乔洋的意识开始出现模糊时,沉溺的梦境如潮水般褪去,一直被压制的力量尽数回归。
    他猛地睁开双眼,狂暴的威压透着难言的暴虐与杀意,死亡与毁灭的气息激荡,覆压三百里,飞鸟坠落,鱼群惊乱,漆黑的积雨云直接被乔洋不讲道理的冲散,露出了背后近乎鼓满的银月。
    所有置身在威压中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下意识的跪倒在地,船员们不知道乔洋为什么暴怒,但眼下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沉默是金。
    不论是老船员还是新船员,全都是第一次感受到盛怒下的乔洋是什么样子,神灵之怒也不过如此了吧。
    此时的乔洋站在甲板上,大口呼吸着,全身上下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水蓄出了一汪小水洼,身下的躺椅碎了满地,心跳声隔着老远都能听的一清二楚,也是寂静中唯一响动的音律。
    绞痛仍然没有消散,神情恍惚的扫视一周,收回威压,一切又恢复了运转。
    轻微的海风吹拂,乔洋感觉自己的眼角一凉,上手一摸,些许咸味钻入鼻腔,这是……眼泪?
    在威压消散的一瞬间,空间波动闪烁,一众老船员满脸焦急的到来,但看着状态不怎么对劲的乔洋,马奎斯皱起了眉头,现在的情况似乎交给蒂娜她们更合适一些。
    几人很快完成了眼神交流,男人们先走一步,把接下来的空间交给她们。
    她们从来没见过乔洋如此失神落魄的模样,具体一点说,甚至可以称为,无助。
    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仿佛失去了锐气,阴沉的死气若隐若现。
    沉默了片刻,最后由蒂娜走上前,轻轻抱住了乔洋,温暖的气息让他一颤,生气慢慢回归,暗淡的眸子也逐渐恢复,混沌的神色也重新变得灵动清明,但仔细看,在他的眼底深处,滔天的怒焰翻涌不息,暴虐的猩红根本就压抑不住,此外,还有一抹隐藏极深的悲伤。
    混乱沉寂了……
    看着面板中闪烁的混乱神子专长,乔洋知道,混乱为自己抵挡了最大程度的冲击,但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她现在的状态不比无尽海本体好哪去,甚至更差,只为了让她的“孩子”不受外来者的侵害。
    “放心,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乔洋勾起一丝笑容,拍了拍蒂娜的后背,看起来和平时并无两样,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眼前的男人不过是在强颜欢笑,一定发生了什么让他无法接受的事,甚至一定程度上打碎了他的骄傲。
    “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伱的依靠,你不必自己强撑。”
    奥瑞娅心思细腻,察觉到了自家男人可以掩盖的悲伤,他经历的太少了,即便相比于同期的人绝对是独一档的优秀,但他的缺点依旧很明显,积累太浅,根基太薄,并非是实力,而是那种漫长岁月下的波澜不惊与隐而不发。
    这造就了他一往无前的气魄与豪迈,但也无法承受内心的苛责,能打倒乔洋的从来不会是外界因素,只有他对自己的苛责与要求,这种心灵上的坚韧不是一朝而促。
    他需要时间去平复。
    “无碍,宴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摆了摆手,乔洋好像又变回了那个舍我其谁的男人,笑着开口。
    “都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你这个主角到场,你不到,我们哪敢开始啊。”
    “哈哈哈,那就走着,今晚不醉不归!”
    银月发散着皎洁的光辉,初生之海风平浪静,在新生代的开拓进取中一片欣欣向荣。
    但不知何时,一丝微不可察的血色缠绕其上,充满了绝望与堕落的色彩。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未知编号初生之海。
    “啪叽~”
    “噗嗤!”
    “咕隆……”
    恶心的声响无处不在,暗红色的海,鲜红色的肉,缠结的根须肆意滋生着荒淫的堕落,生殖腔排除透明的粘液,未知的语言在此间回荡,勾人自发的陷入无尽沉沦。
    “赞美新生!”
    出去整了个牙,有点不太舒服,状态不太好,书友们见谅,感谢诸位的月票和打赏,流浪拜谢,感激不尽。
    ——————
    职业专长:海之使徒
    你是大海偏爱的孩子,祂早早注意到了你的存在,祂希望看到你可以走得更远,并成为祂的代行者,惩戒那些对海洋失去敬畏的家伙。
    (船长航行技能+200,水元素亲和+5,可献祭有价值的物品向祂求助,并必定得到正向反馈,每次献祭将得到一个随机任务,视船长实力决定任务上限与奖励)
    (职业专长【海之子】前置条件)
    (前置要求:完成至少一次威胁等级不低于传奇的任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那一天〕〔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