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46.第243章 毁灭觉醒
    第243章  「毁灭觉醒」
    蓝星从未经历过这么漫长的夜晚,明明是盛夏,却宛如深冬一样寒冷,甚至还有部分地区可以看到零星的雪花,形成了六月飘雪的异景。
    时间来到了深夜,绝大多数地方都是漆黑一片,唯有一处灯火通明,这里的名字,叫做医院!
    目前还留下来的超凡者少之又少,或许连上层都没想到,一直处于底层的凡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个时候作乱。
    然而普通人积压已久的怨愤和不满早就达到了顶峰,出现这样的情况才不奇怪。
    “不要拥挤,保持秩序,帝国律法可还没失效呢,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一位面容刚毅的男人站在由法术搭建起来的高台上,不远处还挂着十几具尸体,有的已经死了很久,有的,还流淌着冒着热气的鲜血。
    乱世当用重典!
    当混乱丛生时,只有鲜血才能重建秩序,哪怕这个秩序非常的脆弱,但有总比没有强。
    不少人缩了缩脖子,身上基本上都带着伤势,轻重不一,大都是物理伤害,当然,也有一部分来自超凡力量,至于是怎么造成的,没人关心。
    凛冽的寒风在城市中游荡,隐隐带着某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与此同时,圣歌医院,前台大厅,药物发放处。
    白兰机械式的分发着药物,她已经坐了整整一天了。
    上午的时候还好,只是众多忙碌的日子之一,重复且单调。
    可到了下午,人王令一出,暴民们在恐慌的牵动下,开始大规模的发起动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短短半天就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有数的超凡者根本就顾不过来。
    还没来得及前往的巡守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前往无尽海的强大超凡者们,但没有得到回应,哪怕是一个字都没有。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官方力量暂时被大限度的削弱,也就是现阶段的暴民还没有形成统一的组织,否则会造成更大的损伤。
    万幸的是,做为重要区域的医院没有受到冲击,而且因为很多辅助性质的超凡者需要交接工作,所以耽误了前往无尽海的时间,也就是这么一耽误,才得以保留下了相对完整的防御力量。
    关键的来了,当这部分超凡者想要履行人王令时,他们意外的发现,无尽海进不去了,这无疑让留下来的超凡者嗅到了阴谋的气息,诡异的阴云笼罩在心头,但谁都不能说,也不敢说。
    他们无法想象,当普通人知道了这条消息后,会连带出多么恐怖的暴动,那将是一场灾难!
    圣歌医院地处龙国的卫星区,在大多数超凡者前往无尽海之后,目前最强者也就是四阶,也就是那个站在高台上的男人。
    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位触碰到传奇领域的高阶超凡者,即便是力量保存相对完整圣歌医院也不可能这么平静,嗯,可以忽略掉那些被刮起来的暴民尸体。
    “拿好,你的药。”
    白兰将两盒未拆包装的药物交给了眼前的伤患,她困的眼皮子直打架,身为一个小小的一阶牧师,体质并没有比普通人好太多,在持续了将近一天的高强度工作后,她也有些遭不住了。
    “怎么只有这么点药,我不是买了十盒吗?”
    伤患的手臂缠了一圈绷带,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处理,白兰交给他的是为了防止感染的消炎药。
    “现在药物资源很紧张,多余的药款已经原路退回了,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请您为其他伤患考虑一下。”
    白兰的语气很温柔,这样的解释显然很难让男人满意,他的脸上涌现一丝怒气,声音都高了几度:
    “凭什么?我下的订单就是十盒,医院就能不讲道理吗?”
    他的声音不小,正在排队的人伸头望耳,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抱歉,先生,还请您理解,还有很多患者需要这批药物,等上头把药批下来,您可以凭借今天的退款途径获得半价购药的优惠。”
    在男人略带怒气的声音下,白兰顿时精神了不少,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做出了答复,毕竟是上头做出的决定,她只是一个小员工,影响不了什么,只能听命。
    “我要的是这个吗?这点药才够吃几天,除非你用治疗神术帮我治好,不然就把订单上的药给我,难道老子花钱都买不到!?”
    男人听到白兰的回答越发愤怒,直接开始了大喊大叫,如今在恐慌的作用下,不论是暴民,还是受到波及的平民,心态全都越发的暴躁,稍有不对就会出现冲突,甚至演变成流血事件,很多伤患就是这么来的。
    “根据您的公民信息与医院的挂号信息来看,您的家人并没有受伤,发放的药物足够您的伤口愈合完全,多余的购买只会增加药物储备的压力,您的担忧我可以理解,但也请您谅解医院的难处。”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难处,伱的理解有个屁用,老子下单了,现在都这个样子了,钱有什么用?把我的药给我,我现在感觉胳膊很难受,你们医院得负责!”
    暴躁的声音在医院大厅中回荡,而且在听到男人的话后,很多人的脸色不禁骤变,飞快操作起手上的智能设备,加大了订单量,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话对不对,但多储备点物资总不会出错。
    很多人在看到后,心头一急,开始了跟风,主打一个随大流,混乱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像今天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少,他们可不指望那些高高在上的超凡者大人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终结这场动乱,本着求人不如靠自己的心态,囤积物资相当必要。
    这个年岁不大的姑娘只感觉头痛非常,今天也遇到过不少情绪激动的患者,但像男人这样不讲道理的家伙还是第一个,属实是突破了她的职业生涯之最。
    就在白兰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医院大厅的某个角落突然传出一声尖锐爆鸣:
    “杀人啦!”
    这一嗓子直接引爆了不安的氛围,尤其是空气中隐隐传递的血腥气,更是火上浇油,原本还算稳定的秩序荡然无存!
    人们下意识的就想逃离,尤其是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的男人,一把从白兰的手中把药夺走,接着和兔子一样向大门狂奔,哪还有半点嚣张的气焰,简直是恨不得爹妈没给他多生几条腿,跑的那是要多快就有多快。
    此处的混乱很快就引来了门口的守卫,他们都是三阶职业者,从这群普通人的逆流中穿行倒是不难。
    很快,守卫就看到了一具心脏插着匕首的尸体,同时还有一个茫然无措的中年人,胡子拉碴的,手上满是鲜血,一边后退,一边喃喃自语道:
    “他是怪物,我没有杀人,不是我,他是个怪物!”
    中年的声音从小到大,一些胆子大的人在此围观,听到怪物后忍不住看向了被一击毙命的尸体,但除了还在冒出的汩汩鲜血,什么怪物的特征都没发现。
    “带走。”
    为首的守卫队长很快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估计是精神压力太大,导致其出现了幻觉,做出了暴起伤人的举动。
    地上的那家伙也是够倒霉的,本来就因为暴民受了伤,结果在医院被一个疯子夺取了性命,只能说命里该有此一劫。
    看着上前的守卫,中年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就是个普通人,在经历过最初的慌乱后,也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被带走的话绝对是死路一条,他想活着,他不想死!
    于是他选择了转身就跑,从腰间拔出另一把匕首,一边疯狂挥舞,一边大喊道:
    “都让开,谁敢拦我我就宰了他!”
    这可把围观的人吓坏了,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了,看这家伙的样子,如果敢拦截的话,那锋利的匕首绝对会落在身上,他们可不想和疯子玩命。
    不过,凡人面对超凡者的下场只有一个。
    只见守卫队长随手将尸体上的匕首招来,接着投掷而出,在一声爆响过后,中年直挺挺的迎面扣在了地上,匕首直接没入了他的后脑,没有挣扎,生命气息迅速消散。
    “把尸体拖走,你们留下维持秩序,接下来谁敢扰乱秩序,格杀勿论!”
    “是,队长!”
    两个小队成员应承下来,接着一人扛起一具尸体,向着医院大门处走去,至于说尸体怎么处理,挂在老地方呗,甭管这俩人怎么死的,就当增加威慑了。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其中一个队员口中传来,他的面色无比痛苦,伸着手,极为用力的抓握着什么,明亮的眸子飞速染上一层血色,最后轰然倒地。
    “大人,医院大厅有异状,请求支援!”
    守卫队长面色大变,他手下的队员虽然是低阶职业者,但怎么也不可能被这群普通人伤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个中年男人说的是真的,被他杀死的那个人是怪物。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条灵活的触须自队员的躯体中破出,带起了一蓬鲜血,崩的到处都是,大厅中所剩不多的人也开始了尖叫,四处奔逃。
    他们的心中无比后悔,没事看什么热闹,刚才跟着一起跑不好吗,这下乐子大了,连超凡者都死了,他们要是继续留在这里,岂还有活命的道理?
    然而这个时候想要逃跑,却是来不及了。
    那条触手似乎对活动的生物非常敏感,舞动的触手瞬间分成了不知道多少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找到了跑得最快的,然后毫无阻碍的贯入他们的后心,开始了大口吞咽。
    只是眨眼的功夫,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被抽成了恐怖的干尸,倒在地上,摔碎成一地粉末,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尸体风化了多久。
    “畜生,休得猖狂!”
    一道怒火冲天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手持长剑,飞身来到了触手的身边,一剑斩下。
    “铛!”
    出乎预料的是,本以为能一下将这只血肉生物杀死的攻击,砍在那看似脆弱的触手上却发出了金铁之声,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来人的神色充满了不敢置信,他可是四阶职业者啊,全力一击居然连破防都做不到,这比鬼故事成真都他妈离谱。
    “%¥……&*@#%¥!”
    听不懂的语言在大厅中传响,随后以大厅为中心,一公里为半径,所有听到的人全都陷入了诡异的停滞,明明想逃跑,可脚掌却好像灌了铅一样,挪不出半步。
    只有少数的超凡者好一些,但行动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
    韩雷死死的咬着牙关,只感觉一阵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死死的压制着他的身体,迫使他动弹不得。
    身为血肉怪物的主要针对目标,他受到的压力比其他人还要大出百倍不止,哪怕他的实力是最强的,反而和那些普通人没有区别。
    另一边,成长不少的血肉触须确定没有威胁后,直接将本体暴露了出来,而队员的尸体以及原先的宿主,早就变成了它成长的养料。
    它的本体呈现球形,一根触手的主干最为强壮,此外还有许多的新生触须,颤抖出了波浪形,似乎是在庆祝自己的战果。
    血肉生物有一只巨大的独眼,用贪婪的恶意扫视着自己的战利品,似乎在考虑优先品尝哪个。
    从触须上生长的纤毛来看,它感知外界的方式估计不止限于眼睛,否则无法解释一开始捕捉那些普通人时做出的行为。
    但它没有注意到的是,医院大厅中还有一个人没有受到它的震慑。
    白兰在死人的那一刻就开始头晕,一直持续到现在,压根就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此时她正痛苦的抱着脑袋,试图缓解,脑海中好像扎满了钢针,挑动着脆弱的白质,将之搅碎,刺烂,最后粗暴的糅合在一起。
    痛苦持续了不知多久,她睁开了眼眸,眼白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黑气。
    “哈哈,哈哈哈……我受够了,你们都去死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独占糙汉1.v1书香〕〔蛇夫〕〔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知乎推荐高质量网〕〔重生八零:空间商〕〔那一夜,她带走了〕〔倾城女仵作〕〔那一天〕〔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