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武功带光环 第十八章 意外收获!
    良久,石运似乎才回过神来。

    他也没有在地上坐多久。

    看着徐二狗的尸体,石运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骨碌爬了起来。

    “银子!”

    “徐二狗家里还藏着银子,就是从采石场那具尸体上得来的。”

    “那银子在哪里?”

    石运环顾四周。

    徐二狗的家,称得上是家徒四壁。

    到处都是空荡荡。

    哪个地方能藏银子?

    石运皱着眉头。

    他回想起徐二狗的话,并没有后悔让徐二狗流血而死。

    如果他要询问银子的下落。

    那徐二狗势必会用来与石运讨价还价。

    石运的目的,就是杀了徐二狗。

    至于银子,那只是附带。

    有银子更好。

    如果没有,那也能接受。

    石运在屋子里又仔细找了找。

    唯一一个柜子,还非常破旧,四处漏风。

    压根就不可能藏着银子。

    石运又设身处地的想了想。

    如果他是徐二狗。

    发了一笔横财,会将银子藏在哪里?

    “等等,厨房!”

    石运睁开了眼睛,他眼神一亮。

    他立刻走进了厨房。

    厨房乱糟糟的,甚至还有股发霉的怪味。

    石运的目光,瞬间就看向了厨房力的土灶。

    土灶上有两口锅,一口大锅,一口小锅。

    石运找了一会儿。

    终于在小锅下面找到了藏银。

    银子被灰给盖住了。

    若不仔细寻找,还真找不到。

    谁能想到,徐二狗一个地痞无赖,家里居然藏着这么多的银子?

    这些银子,都是一锭又一锭,有些沉。

    每锭银子差不多是十两。

    一共有十三锭银子。

    那就意味着,一共是一百三十两银子!

    面对这么多的银子。

    哪怕是一向镇定的石运,也忍不住呼吸急促了起来,心里非常兴奋!

    在此之前,石运早就体会到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窘境。

    他的大姐卖身给王家为奴,也才只有十两银子罢了。

    而现在,石运一下子有了一百三十两银子!

    这还真是解了石运的燃眉之急。

    毕竟,金指门武馆,石运还没交银子。

    若再不交银子,就会被赶出武馆了。

    现在有了银子,石运也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这些银子,肯定不是采石场那具尸体上的。

    毕竟,那具尸体,石运也见到过。

    根本就没有银子。

    应该是徐二狗从尸体上搜出了什么东西,拿去变卖,这才得到了这么多的银子。

    石运在徐二狗家里找了找。

    找出了一块破布。

    用破布裹上了这一百三十两银子。

    他又离开了厨房。

    看到地上徐二狗的尸体。

    尸体一动不动,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

    石运沉吟了一会儿。

    他本想将尸体处理干净。

    可是,他现在这一副身体状态。

    根本就不可能处理徐二狗的尸体。

    而且,现在石运已经有些气喘吁吁,浑身无力了。

    他必须得赶紧回去,处理手臂上的伤口。

    “回去!”

    石运迅速的离开了。

    至于徐二狗的尸体。

    就留在这里。

    就算被人发现了,应该也不算什么。

    毕竟,现在的柳城无比混乱。

    徐二狗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死了也就死了。

    不会引起注意。

    石运扛着包裹,用破布盖住了手臂上的尖刀。

    随后一路来到了一家医馆。

    他知道,这种伤回家也无法处理。

    一个不慎,若是感染了,在这个时代,那几乎是必死无疑!

    所以,石运直接来到医馆。

    这家医馆,也是一个小医馆。

    没什么人。

    只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大夫,以及两三个学徒,似乎正在清理药材。

    石运踉踉跄跄的来到了医馆。

    他面色苍白,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医馆陈大夫看了一眼石运身上,随后颤颤巍巍的来到石运的面前。

    “你哪里不舒服?”

    陈大夫问道。

    石运早就准备好了一锭银子。

    “嘭”。

    石运一锭银子直接拍到了桌上,发出了一阵响声。

    陈大夫以及学徒们,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银子。

    石运直接掀开了肩膀上的破布,一字一句,沉声说道:“给我处理好伤口,再抓几副药,这锭银子就是你们的!”

    “这......”

    十两银子,诱惑太大了。

    再加上石运满身鲜血,肩膀上又插着一柄明晃晃的尖刀。

    陈大夫知道,石运多半是那种亡命之徒,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这样的人,不能拒绝。

    一旦拒绝,谁知道石运会做出什么事?

    于是,陈大夫当机立断,朝着学徒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为师祖传的金疮药拿出来?”

    “是,师傅。”

    这些学徒如梦方醒,立刻就忙碌了起来。

    石运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强忍着痛楚。

    他肩膀上的尖刀,最终还是被陈大夫给拔了出来。

    刹那间,鲜血横流。

    幸好,陈大夫的确也有一手。

    他的祖传金疮药,效果极好。

    敷上没多久,就止血了。

    陈大夫忙碌了一两个时辰。

    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他又开了许多大补的药,对石运说道:“客人回去后,每日都要涂抹金疮药。”

    “还有这些补气血的药,也要按时吃。休息一段时间后,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石运点了点头。

    他直接抓起了包裹,提着药材,起身准备离开。

    不过,在门口时,石运又停了下来。

    他背对着陈大夫,开口问道:“陈大夫,如果有人问起这件事,你怎么回答?”

    陈大夫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道:“客人放心,老朽和几个徒弟,今天都在清理药材,没有接待什么病人。”

    石运点了点头,颇为满意。

    十两银子,的确很多。

    但大部分,其实都是封口费。

    虽说徐二狗只是个地痞无赖,没人会在意。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给了封口费,陈大夫至少不会说出关于他的线索。

    于是,石运又趁着夜色,匆匆离开了医馆。

    转眼间,石运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师傅,他......”

    学徒还想说什么,却被陈大夫严厉打断。

    “嘘。”

    “记住,把今天的事忘记。”

    “你们这个月的月钱翻倍!”

    几个学徒都无比兴奋。

    月钱都翻倍了,他们自然也没有再寻根问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诱人的后母〕〔当我绑定剧情维护〕〔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