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武功带光环 第一百零七章 万龙膏!
    这些人都是天运州武者。

    他们的目光不断搜寻着石运浑身上下。

    似乎想看看,石运究竟有没有得到元阳珠?

    只是,却没有人上前阻拦石运。

    毕竟,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血煞子,现在都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诸位,当铺没有你们所要的元阳珠。”

    “都散了吧。”

    “若不肯退去,记得遵守自强会的规矩。”

    “否则......”

    石运没有再说话了。

    他一瘸一拐,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了。

    望着石运一瘸一拐的身影。

    众多武者互望了一眼,面面相觑。

    天运州这么多内家拳武者。

    如今却被一个“残废”给震慑住了。

    直到石运的身影完全消失,这些天运州的武者才开始议论。

    “柳城‘残脚’石运,果然名不虚传啊!一己之力,就震慑群雄,无人敢动手。”

    “嘿嘿,动手的血煞子都死了,难不成你自认比血煞子都强?”

    “你说,石运究竟有没有得到元阳珠?”

    “说不清楚,或许得到了,忽悠没有得到。不过,自强会一直在寻找元阳珠,这个倒是事实。”

    “石运能杀死血煞子,只怕除了一流高手,谁都奈何不了石运了。”

    “一流高手基本上都是各大势力的支柱了。平时武师不露面,都是一流高手处理事宜。要想出动一流高手,何其困难?”

    “不错,据说这元阳珠也是破损的。对一流高手凝聚出劲,其实没什么帮助,又有哪些一流高手会为了元阳珠而奔波?”

    “其他势力倒也罢了。可是,元阳宗当真会坐视元阳珠流落在外吗?”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可是,实力不济,他们也不敢找石运的麻烦。

    只能寄希望于元阳珠不在石运手中。

    于是,继续在柳城寻找了起来。

    ......

    石运拿着元阳珠回到了住处。

    他今天的表现,想必暂时震慑住了那群天运州武者。

    当然,这也是因为没有一流武者。

    内家拳的一流武者,个个都是势力当中的中流砥柱。

    轻易不会为了一个破损的元阳珠而四处奔走。

    就像铜皮境一样。

    柳城之前那么混乱,又有哪个铜皮境高手出手了?

    哪怕石运杀了风天正,金刚武馆的馆主不也销声匿迹,没有任何动静吗?

    铜皮境,或者一流武者,一旦有什么闪失,那对自身势力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金指门就是因为金福被官府关押在大牢当中,所以才敢有那么多人打金指门产业的主意。

    自从金福回来后,哪怕金福受伤,不能动手,可依旧没人再敢打金指门产业的主意。

    这就是铜皮境或者一流高手的威慑!

    当石运回到屋子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白丹?”

    “怎么,不欢迎?”

    白丹看起来气色不错,甚至都和石运开起了玩笑。

    自从白丹与石运合作后。

    白丹手握石运这么一个“大客户”,在庆元道里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白丹也很清楚,她能有今日地位,靠的都是石运。

    因此,她也必须维护与石运的关系。

    这一次,她就亲自来了。

    “当然欢迎,不过,你这次带了多少万象膏?”

    石运直截了当的问道。

    白丹每一次来,都会带上足够多的万象膏。

    可是,随着石运全身磨皮,而且达到了铁皮境后,石运对万象膏的需求就越来越大。

    到了现在,白丹每次带的那些万象膏,都已经不够石运使用了。

    远远满足不了石运的需求了。

    白丹却嫣然一笑。

    别说,白丹长得还挺好看,这笑起来也颇有韵味。

    只是,石运不在意。

    仿佛没有看到似的。

    白丹白了石运一眼,随即神色一正道:“我这次没有带万象膏。不过,我却带了比万象膏效果更好的万龙膏!”

    “万龙膏的效果是万象膏的十倍!”

    “十倍?”

    石运心中一动。

    他正愁万象膏不够用,没想到白丹就带来了万象膏。

    石运深深的看了白丹一眼。

    这个女人显然知道他目前的需求。

    所以才亲自带了万龙膏而来。

    “石运,你现在满意了吧?”

    “这万龙膏可不好搞,哪怕是庆元道都没有多少。”

    “我也是给庆元道高层汇报了情报,好不容易给你争取到的。”

    “有了这些万龙膏,想必你很快就能达到铁皮境极限了!”

    说到这里,白丹又有些狐疑。

    她一直都不明白,石运的练武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

    可是,石运为什么还要追求那么快速?

    更何况,就算快速达到了瓶颈,万龙膏就没有丝毫作用了。

    到时候,石运又拿什么去蜕变?

    或者说,石运有自信自己能蜕变?

    或者,有什么办法,能让石运坚信能够蜕变。

    只是,一想到这里,白丹就摇了摇头。

    外功想要突破,哪有那么容易?

    真那么容易突破,铜皮境武者就不会这么少了。

    哪怕是“脆皮武者”的铜皮境,相对大量的石皮境、铁皮境武者来说,数量也太少了。

    不过,石运有什么想法,这和白丹无关。

    她只需要维系和石运的关系即可。

    “白丹,你这次主动带了这么多万龙膏,这可不常见。”

    “说吧,究竟需要我做什么?”

    石运目光平静的盯着白丹。

    他很清楚,他和庆元道之前,也只是交易关系。

    说是合作都有些勉强。

    就是纯粹的交易。

    庆元道不会无缘无故给他送好处。

    就算白丹肯,庆元道高层也不会被轻易说动。

    但既然白丹带来了万龙膏,那庆元道就一定需要他做些什么。

    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白丹抿嘴一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

    “不错,现在庆元道遇到了一点麻烦。”

    “或者说,三圣教遇到了一点麻烦。”

    “前线战事吃紧,我们需要打造很多铁甲、兵器,这就需要铁矿石。”

    “但元州却恰恰没有铁矿石。”

    “柳城可是生产铁矿石,所以,庆元道希望你能够多和我们交易一些铁矿石或者铁器都可以。”

    “价格不是问题。”

    白丹缓缓开口说道。

    这才是白丹的真正目的。

    或者说,是庆元道的真正目的。

    “铁器......”

    石运沉吟了起来。

    “铁器是管制物品。”

    “尤其现在战时,包括铁矿石都被官府给控制。”

    “我们自强会想要获得铁矿石或者铁器,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石运淡淡的说道。

    白丹却没有感到失望,反而是微微一笑道:“当然,铁矿石或者铁器被官府控制。”

    “可是,你一定有办法弄到铁矿石或者铁器,是不是?”

    白丹也很了解自强会。

    知道现在的自强会,能量不小。

    铁器也是能弄到的。

    石运没有否认,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在衡量。

    “这次你带了多少万龙膏?”

    石运问道。

    “万龙膏,我这次一共带了一百颗。这可是比拟一千颗万象膏啊,弥足珍贵,我们庆元道都没有多少。”

    “不够,下一次带一千颗万龙膏。”

    “至于铁器。就用万龙膏来换,一颗万龙膏换十斤铁器!”

    石运斩钉截铁,语气不容置疑。

    白丹眉头一皱道:“不行,万龙膏非常珍贵,你这价格真的太昂贵了。”

    “如果仅仅是银子,那我们庆元道有的是银子。”

    “可是,你要的是万龙膏,那就太难了.……”

    “难不难你回去如实禀告即可。”

    “到时候,你们庆元道的高层会做出判断。”

    “要还是不要,由他们决定。”

    “这就是我的条件!”

    石运不准备讨价还价。

    要是庆元道不愿意。

    那也就罢了。

    现在石运就是想大捞特捞。

    狠狠捞一笔。

    如果能够获得一千颗万龙膏。

    恐怕达到铜皮境极限都没有问题。

    石运这是有了想法。

    他和庆元道的交易,不能一直继续下去。

    下一次,也许就是最后一次。

    否则的话,大乾官府再怎么控制力弱,也不会允许有人源源不断的输送铁器、粮食给三圣教。

    石运也相信,庆元道的人会有一个判断。

    他们也知道,和石运的交易,多半是最后一次了。

    白丹深深的看了石运一眼,显然也意识到了石运的打算。

    “好,我回去如实禀报。”

    “但庆元道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石运点了点头。

    事情谈妥,但白丹却并不准备离开。

    她似笑非笑的说道:“石运,你如今实力是越来越强了。”

    “连血煞子都能正面斩杀。”

    “要知道,血煞子在天运州可是威名赫赫。”

    “不过,你要小心元阳宗。”

    “元阳宗是有武师的,而且数量颇多。”

    “若是知道元阳珠落到了你的手里,说不定元阳宗就会派武师前来,收回元阳珠。”

    “就算不是武师,也一定有内家拳一流武者前来索要元阳珠。”

    石运并没有奇怪白丹知道这些事。

    庆元道行事隐秘。

    哪怕再怎么打击,也无法彻底将庆元道余孽肃清。

    因此,这柳城里一定还有庆元道的眼线。

    否则,白丹不可能对柳城的事了如指掌。

    “我的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石运语气依旧平静。

    白丹也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石运的小院。

    石运深深看了一眼白丹消失的方向。

    随后,石运走进了关押着陆松的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诱人的后母〕〔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卓禹安和舒听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