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力使的恋人不对〕〔说我废物是吧?挂〕〔爱了很久的朋友〕〔异世星屋囤货[无限〕〔富贵妾〕〔我的系统不正经〕〔扶贫公主2〕〔这位殿下藏的很深〕〔我只想在DC世界过〕〔群雄之大齐帝国〕〔我和女总裁互换了〕〔全息猎手〕〔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我AD天下无敌〕〔四合院的何大爷〕〔导演能有什么坏心〕〔从学霸开始打造黑〕〔富到第三代〕〔消费4万,却被商家〕〔春云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武功带光环 第一百三十五章 灵血池!
    ..,最快更新!

    荷冷月到了自强会。

    当她进入自强会,第一眼就看到了北五斗。

    此刻,北五斗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

    只是,他的笑容怎么看都是那么的不自然,甚至非常勉强。

    北五斗现在可笑不出来。

    甚至,他感到很丢脸。

    原本之前他以京城世家子的身份来到荷家,来到柳城。

    那是有高人一等的姿态,甚至指点江山。

    可是现在呢?

    他很惨。

    被石运收拾的很惨。

    前几天在荷冷月面前的高谈阔论,现在看来都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但他却不敢发作。

    “冷月,你终于来了。”

    “快向石会长说明我们的关系吧。”

    “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

    尽管觉得很丢脸,但这个时候,北五斗还是想要尽快离开自强会。

    呆在自强会,让北五斗毫无安全感。

    荷冷月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甚至猜到了北五斗的目的。

    现在看到北五斗这么惨,被石运狠狠“教训”了一顿,她心里也觉得很畅快。

    不过,北五斗不能死。

    这不仅关系到荷家,也关系到石运。

    北五斗身份特殊。

    一旦死在了石运手中,那后果会很严重。

    因此,即便荷冷月再不满意北五斗,可是北五斗也不能死。

    至少,绝对不能死在石运的手中,不能死在柳城。

    “大师兄。”

    这时,荷冷月开口了。

    现在石运就是金指门大师兄,已经取代了罗金的位置,荷冷月也早就改口了。

    “冷月师妹,此人说是你的未婚夫,可有此事?”

    石运问道。

    荷冷月点了点头道:“大师兄,这里面可能有一些误会。”

    “他的确是我的未婚夫,但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自强会来。”

    “也许是想领教一番大师兄的武功。”

    说到这里,荷冷月笑了,石运也笑了。

    北五斗却很尴尬。

    荷冷月的话没有说的那么直白。

    但意思都懂。

    大家也都不蠢。

    北五斗的那点心思,谁会不知道?

    争风吃醋,本想给荷冷月留下好印象。

    结果呢?

    现在北五斗可是颜面无光,甚至大受损失,狼狈不堪。

    “既然是误会,那你们就走吧。”

    石运挥了挥手。

    他没有为难北五斗。

    哪怕刚才他心里有股无名火。

    可是,杀了一名一流内家拳高手,又重创了两名内家拳高手。

    石运心里的无名火也早就平息了下去。

    “谢石会长。”

    北五斗起身,看了一眼荷冷月。

    但荷冷月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北五斗一咬牙,最终还是带着人迅速的离开了自强会。

    他是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自强会了。

    北五斗离开后,大厅里就只剩下了石运与荷冷月两人。

    石运抬头看着荷冷月问道:“北五斗究竟是什么身份?”

    荷冷月解释道:“北五斗出身大乾京城北家,他的父亲是统军大将,目前率领着大乾朝廷最精锐的十万大军,正在各地镇压叛乱。”

    “我与北五斗早就定下了,家族联姻。”

    “北家有兵有人,差的就是钱粮银子。”

    “而荷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所以北五斗才会亲自来到荷家,给我留一个好印象。”

    “其实,他这做法毫无意义。”

    “我对他有没有好印象,难道又能改变这件亲事?”

    荷冷月的表情一直都很冷漠。

    就好像他与这件事无关。

    可是,这是她的终身大事。

    也她有着密切关系。

    如此平静、淡漠的语气,不难看出,荷冷月并不满意这门亲事。

    “你不想与北五斗成亲?”

    “如果你不想,我可以解决北五斗。”

    石运淡淡的说道。

    “你解决北五斗?”

    荷冷月抬起头。

    目光凝望着石运。

    不过,荷冷月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你现在杀谁都有勇气。”

    “侠以武犯禁,果真没说错。”

    “以前的你,可绝对不敢这么说。”

    荷冷月还是很了解石运。

    她当初是看着石运一步步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石运也发现,自从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后,当真有些蔑视世间的所谓规矩、律法等等。

    哪怕是北五斗,一个明显强大世家子。

    石运也是想杀就杀,根本就没什么顾虑。

    想必当初的陆青山与赵云海,只怕也是这样的心态。

    他们一下山,看谁都瞧不上。

    想杀谁就杀谁。

    这就是侠以武犯禁。

    一旦到了武师境界,那真的可以蔑视一切。

    甚至连心态上都觉得自己不是普通人了。

    可是,荷冷月还是拒绝了。

    她长叹一声道:“没有了北五斗,还有其他人。”

    “生在荷家,我就是联姻的工具,我也只能联姻。”

    “曾经,我想摆脱这样的命运,所以我来到了金指门练武。”

    “我想成为武者,摆脱自己的命运。至少,自己的事自己能做主。”

    “可是,我成了武者,但依旧无法摆脱命运。”

    “而且,我的武道之路,连铁皮境都很艰难,更别说铜皮境,甚至成就武师了,那根本不可能。”

    “而且,你也别小看北家。”

    “你固然能杀了北五斗,甚至杀了北家许多人。”

    “可是,北家有十万大军。”

    “北家一怒,可以踏平整个柳城!”

    “别说你,哪怕是那些大门派中的武师,也不敢随意招惹北家,以免门派被踏平。”

    石运没有再说话。

    看来,荷冷月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

    她甚至已经心灰意冷了。

    她生来就是联姻的工具。

    想要摆脱这样的命运,几乎不可能。

    石运看着荷冷月。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当初荷冷月刚刚到金指门,那幅冷漠的面容。

    恐怕,荷冷月之所以冷漠,那是早就知道了自己“工具人”的命运,从而对所有人都漠不关心。

    荷冷月也没有再说话。

    她转身,一步步准备离开自强会。

    忽然,石运开口了:“若你想通了,不想嫁,可以告诉我。”

    荷冷月脚步微微一顿。

    她没有任何回应,随后头也不回,快步离开了自强会。

    看着荷冷月消失的背影,石运心绪很平静。

    “命运......”

    石运低声喃喃着。

    荷冷月认命了。

    自认为摆脱不了命运。

    可是,石运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能击退陆青山、赵云海。

    可是,他依旧面临元阳宗的威胁。

    “罡劲,必须练出罡劲了。”

    石运心里更加坚定。

    这一次,石运隐隐有种感觉。

    他的罡劲,就快诞生了!

    ......

    一个地下洞窟。

    里面点着许多蜡烛,灯火通明。

    洞窟当中有一个巨大的血池。

    这血池当中,甚至还在冒着气泡,仿佛是煮沸的血水一般。

    鬼面与罗金就站在血池之上。

    鬼面阴森森笑着说道:“真没想到,魔门那些老家伙,居然真舍得对你开放这灵血池。”

    “灵血池,据说对于气血境武者,有着几乎洗筋伐髓的神奇效果。”

    “而如果达到了气血境巅峰的武者,还有可能借助灵血池一鼓作气,诞生出内劲。”

    “只是,灵血池太珍贵了。不是对门中做出了巨大贡献者,根本就不可能获得进入血池的机会。”

    罗金没有说话。

    而是盯着下面的灵血池。

    鬼面的话,他当然知道。

    魔门行事肆无忌惮,但内部却规矩森严。

    做出什么贡献,才能得到什么。

    魔门资源无数,但都得拿贡献去换。

    罗金之所以能够进入血池,那是因为他这一两年的时间,一直都在拼命刺杀魔门悬赏的目标。

    以罗金的实力,出了武师而外,武师以下的悬赏目标,几乎从不失手。

    罗金早已经不是以前的罗金了。

    在整个魔门,罗金都有一些名气。

    终于,现在罗金攒够了贡献,他第一时间就兑换了灵血池的名额。

    “鬼面,我现在倒是很好奇。”

    “你究竟是什么人?在魔门什么身份?”

    “连灵血池这种地方,你也是想来就来。”

    罗金冷冷的问道。

    当初是鬼面“引诱”他背叛金指门,加入了魔门。

    他本以为鬼面就是个普通魔门成员。

    可是,后来罗金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这个鬼面的身份似乎很特殊。

    连魔门内部也很少有人知道鬼面的身份。

    至少,罗金暗中打听,就没有打听出鬼面的身份。

    到了现在,鬼面居然都能随意出现在灵血池面前。

    这就更让罗金惊讶了。

    “你还没打听到我的身份?”

    “这都这么长时间了,我以为你早就打听到了。”

    “嘿嘿,看来那些老家伙真是守口如瓶,没有透露我的身份。”

    “不过,你也不用纠结我的身份。你是我引进的人,我不会对你不利。”

    “当然,你也别想我帮你。”

    “你连武师都不是。”

    “等你到了武师,自然能知道我的身份。”

    鬼面笑着说道。

    罗金知道鬼面身份神秘。

    但对方是魔门的人,这点毋庸置疑。

    何况,正如鬼面所说。

    罗金连武师都不是。

    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成为武师。

    他背叛金指门,背叛如同父亲般的师傅,目的不就是为了诞生内劲,成为武师?

    罗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了!

    “扑通”。

    罗金毫不犹豫,直接跳进了灵血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