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云免费阅读全文〕〔叱咤风云林云免费〕〔叱诧风云小说林云〕〔叱咤风云林云免费〕〔苏蜜〕〔名门二婚追尾总裁〕〔仙界就在我的丹田〕〔开局就能无限释放〕〔逆转西游之一拳唐〕〔盛唐开始于南海〕〔开局签到传道图书〕〔影视我在诸天做反〕〔秘境旅行家〕〔恶魔大人有系统〕〔我来自九霄大世界〕〔失败秘籍〕〔破茧为王〕〔千三大世界〕〔那年青春人和事〕〔我只是想当一只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叩王庭 第九章 舍不得
    那珠参天的老槐树下,正站着一名身着披甲锦衣、腰佩龙首短刀的魁梧男人。

    男人所面向之处,是那片金灿灿的麦田——不过,比起前几日那一望无际的金色海洋来,现在这麦田最多只能算个不大不的湖泊了。

    不过,这是件好事。这麦田的缩明了那在萍水郡务农了大半辈子的刘老头老当益壮,一人依旧能收割这么大一片麦田,或许也算是上苍对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点宽慰吧。

    男人伸手抬头,望了眼半空中的艳阳,掐着手指,算了算时间。

    身着戎装的他,自然不是来监督那刘老头务农的——他是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总是喜欢穿着白衣素衫的年轻人。而他之所以在等那个年轻人,有些出于私心,也有些出于公利,算是有点两两参半的感觉。

    而要讲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话,就得先从这个腰佩短刀的男人是谁起。

    在雍华国,一郡之长有两人,皆由朝廷直接任命,分别为正五品的郡太守,与从五品的郡都尉。虽都尉比太守低了半级,但实际上两人在地方上是平起平坐,或者,多数时候都是郡都尉要高上一些的。原因也很是简单,太守虽是郡国名义上的长官,但那郡国的好几千人马兵力,是都隶属于都尉麾下的。

    男人姓荣,名哲兴,是这萍水郡生人,也是这萍水郡的郡都尉。而他腰间的龙首短刀,并非是郡都尉的制式佩刀,而是当今圣上所赐、犒劳其卓越军功的证明——甚至有传言,其实这柄龙首短刀,等价于从四品的雍都都尉,可惜荣哲兴不愿留在雍都,什么读书味太重,就只领了个萍水都尉做了。

    荣哲兴的所有军功,都是用军武蛮子的脑袋换得的。

    而他与白秀才,也是在用军武蛮子脑袋换军功的过程中认识的。

    虽然两人第一次见面已是约莫半旬、也即是五年前了,但两人真正在这五年间碰面的天数,应该不到一年半载。

    可即便如此,荣哲兴与白秀才,依然可以是生死之交——这也是为什么,在得知圣上有意让白秀才去雍都做那三品大官时,他会这么积极地主动来找他,几乎日日劝他就从了陛下的意思。

    只可惜,这白秀才不知是喜欢上了这样白衣素衫的生活,还是与他一样讨厌雍都的读书气,好歹愣是不愿答应,最后还出了个什么‘我们每日都在这麦田比赛脚力,谁先到这老槐树下谁便赢。你若赢了,我就去雍都当官的’的主意,也算是出于好心,给了荣哲兴一个盼头。

    然而,与白秀才一同出生入死的荣哲兴哪里会不知道他的脚力。所以这个盼头,也实际上只是个空心汤圆,虚得很。

    可即便如此,荣哲兴还是每日都来了。

    这便是他的私心。

    本就只是想与好友多见见面而已,现在有了那么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或许也就不显得怎么矫情了。

    男人嘛,都讲究些面——

    “荣哥!”

    那突如其来的呼唤,直接令他是一个激灵。

    这呼唤的声音倒是很熟悉,正是白秀才本人,也没啥好大惊怪的。只是这带上了‘哥’的称呼,让他心中不禁有些发慌。从两人认识的第一天起,那白秀才但凡在称呼后加了个‘哥’字,便不是有实在难办的请求,就是又给他闯祸了。

    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谁是你哥!你哥就一个,我不敢也不想当!”荣哲兴转过身,抬眼看去,“怎么,你在这萍水郡闯了什么大、大、大、大……”

    这五品都尉,目光落在了那一身粉色纱裙的少女身上后,舌头打了结,成结巴了。

    那少女脸色泛红,低下头,悄悄地用手提了提胸口的衣领。

    白秀才一个掠步上前,一掌拍在那荣都尉的胸口,替他把那口气给顺了下去。

    “咳咳!”荣哲兴连咳两声,重新吸了口气,看向了身旁那满眼笑意的男人,“王……白秀才!你子什么意思?我虽然都快三十了也没成亲!但也没你这样挖苦的吧?!”

    “荣哥,你要不是自己眼光太高,哪会三十了还没成亲。”白秀才作叹气摇头样,“不过,先好了,你可不许对燕姑娘有非分之想。”

    荣哲兴立即白了他一眼,“去去去,别一口一个荣哥,你白秀才什么意思?姑娘貌若天仙是不假,但既然她已经与你携手同游,我荣哲兴像是那种会做逾越之举的人吗?”

    “哈哈哈,你是不是人我不清楚,但燕姑娘可没有和携手同游。”

    荣哲兴猛地一怔。

    白秀才淡淡一笑,看着神情有些羞涩的她,轻声道,“燕姑娘,这位就是我之前的,能安全护送你去兰亭之人。他叫荣哲兴,虽然长得磕碜了些,但就身手而言——”

    话音未落,荣哲兴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刚刚还叫荣哥,现在你就我磕碜?!”

    白秀才踉跄几步,哈哈一笑,“实话实嘛。”

    “好你个实话实!”

    他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礼貌地朝着少女抱拳行礼,“你是叫,燕姑娘是吧?”

    少女回了礼,点了点头。

    “燕姑娘,你要去兰亭?”

    少女复而颔首。

    “燕姑娘,你为什么要人护送?”

    她眨了眨眼,看向了一旁的白秀才,后者冲她做了个可以的眼神。

    “荣将军。”她轻启朱唇,莺声婉转,“女子是奇门中人。”

    荣哲兴微微一怔,明白了个大概。

    今日凌晨,萍水的巡夜人有来郡府汇报,昨晚在这三教九流混杂的萍水郡中,似有颇具实力的奇门中人起了争执,死了数名奇门人士不,他们争执的余波竟是让那四方大道都裂了好几丈——重新修缮的话,可要花上好几百两银子。

    想到这,他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瞥了眼身旁的白秀才。后者顿感脊梁一股寒意,下意识地捂住了腰间的荷包。

    “白秀才。”荣哲兴侧身道,“究竟出什么事了?”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燕姑娘似乎是关乎到了什么家族大业,因此才被那些奇门截杀。”白秀才轻叹口气,低声道,“她昨夜本只是经过萍水,但因为截杀的关系,现在才只能沦落到与我两人为伍的地步。”

    “嗯……虽是奇门中人的争端,但在萍水郡遭到截杀,我这个都尉也难逃其咎……行,燕姑娘,我这就安排人手秘密将你护送至兰——”

    话音未落,白秀才就已摇头打断,“都尉,这件事最好由你亲自护送。”

    荣哲兴顿了顿。

    “这么严重?”

    “昨晚参与截杀的,至少有一名十人境界的高手。”白秀才点了点头,淡淡一笑,“没你这个大十人压阵,我觉得有些危险。”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自己去?”

    白秀才稍稍一愣,心虚一笑,“我还有账没算完呢。”

    “唉,你怎么被那虹鲤馆给吃死了。”荣哲兴先是叹了口气,,但紧接着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语重心长道:“白秀才啊,荣哥和你句心里话,那掌柜再怎么风韵犹存,也是比你大了二十好几的,你可别……”

    “喂喂喂!你当着燕姑娘的面,胡些啥?”白秀才瞥了眼一旁听得饶有兴致的少女,赶紧打断道,“我只是觉得,比起我这普通酒馆伙计来,那些奇门中人再跋扈,也不会对你这个朝廷钦定的都尉下手罢了!”

    “呵!既然如此,你怎么不赶紧领了那三品大官?这样那些奇门岂不是更加下不了手?”

    “我……”

    “哈哈,秀才啊,那就这样。我帮你将燕姑娘送回去,但相应的,你也要去朝廷做那三品大官。”

    “……荣都尉,你究竟为什么这么想让我去雍都当官啊?”

    “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暴殄天物,空有一身上乘修为,乖乖,一只手就可以敌百人的那种。但是呢,你就只做个什么账房先生……我都替你的本领感到心痛了!”

    “可若我真去了雍都,咱们就不能像这样天天见面了。”

    荣哲兴立即摇了摇头:“嗨!多大点事!大不了以后我隔三差五地到雍都去找你吃酒罢了!”

    白秀才微微一愣,扬起嘴角,露出浅笑。

    他转身看向一旁的少女,弯腰作辑:“燕姑娘,路上有荣都尉护送,你可安心休息了。那些奇门中人的遗体,荣都尉也肯定会想办法送回兰亭的。”

    少女侧过身,看着身前的荣哲兴,在得到了后者肯定的点头后,眼眶微红,连声道谢。

    她仰起头,看着身旁一身白衣的他,似有犹豫,但还是迈步上前,轻声道:“白先生!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白秀才轻轻挑眉,缓缓摇头。

    “萍水相逢,便是萍水相逢。”

    罢,他冲着少女淡淡一笑,便转身离去。

    少女眨了眨眼,抿唇不语。

    见其那有些黯然的神色,一旁的荣哲兴略有几分感慨:乖乖,白秀才好本事……若是我年轻个十岁,再和这他一样身着一袭白衣素衫,会不会也能让世间仙女……

    “荣哥!”突然,白秀才转过身,冲着他高声喊道,“去雍都做官一事,还容我考虑考虑!但那虹鲤馆的上好黄康,我倒是可以请你吃上一两坛!”

    荣哲兴哑然失笑,脱口而出,

    “好!”

    ……

    在将燕姑娘托付给了这萍水郡中唯一能让白秀才放心的荣哲兴后,他轻松地踱着步,哼着一些关于山水田园的曲,回了萍水城内。

    萍水城中,百姓们一如既往地吆喝买卖、聊天谈心,除了几个好事人和孩童之外,丝毫没有被那马路中央几圈裂缝影响到生活的模样。倒不是他们不感兴趣,只是感兴趣归感兴趣,难道日常生计就不做了?既然生计要做得,那就算是神仙在家门口打架,也只会上一句‘哎!老神仙!我家有上好的跌打损伤酒!五十文一瓶,要不要!’。

    反正等傍晚纳凉歇息时,那街头刘大妈张大妈肯定会来个七七八八的。

    白秀才步过街道,一路上如往常一般与街头邻居们熟络地套着近乎,而邻居们中也没一人觉得这个仪表堂堂、风度翩翩、但一看就是读书人模样的家伙,会是这马路惨样的始作俑者。

    当然,除了那个人。

    那个站在酒馆门口,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眯眼朝他看来的女人。

    白秀才立即弯腰作辑:“掌柜的。”

    女人轻‘嗯’了一声,“送走了?”

    “送走了。”

    她瞥了他一眼:“舍得?”

    他点点头,“舍得。”

    她眯起眼来:“真舍得?”

    他略作停顿,随之淡淡一笑。

    “江山美人,道义仁德,又有何是舍不得的呢?”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大宇微尘〕〔噬神纵天〕〔傅元令〕〔全世界都在演我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瀚宇之生死结界〕〔误入歧途苏玥〕〔霸总与他的小奶猫〕〔陆凉微〕〔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元阳道君〕〔仙武帝尊〕〔异世之召唤铁甲雄〕〔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