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暴富后我踩翻〕〔奈何BOSS太宠我〕〔我能穿越去修真〕〔时空穿梭从梦境开〕〔谍海王牌〕〔抗战韩疯子〕〔都市之战婿归来〕〔深空孤舰之我即文〕〔这个npc的蓝只有一〕〔斗罗之莲扇斗罗〕〔无限逃生指南〕〔洪荒之太清问道〕〔陆地键仙〕〔我有一个进化点〕〔反套路救世指南〕〔回到战国当赵括〕〔五谷丰登小福妻〕〔掌家小萌媳〕〔金枝夙孽〕〔弃婿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叩王庭 善恶盈满,皆由我修 第七十四章 后有死士
    仰首望苍穹,天空色渐暗。

    这自然不是因为太阳要落山的缘故——哪有刚过寅时就入夜的道理。只是缘于这会儿,太阳刚刚自东边升起的,而殷少一行人又是往西面而山,便是被这凝林山给遮住了光亮,宛若依旧是子夜时。

    山越高,山的西边便越是难觅朝阳——相传那高有万丈的天行山最顶峰,可谓是彻底隔绝了东西日夜:东边朝阳时,西边满漆黑;西边光芒时,东边已黄昏。也就只有正午时分,艳阳凌空,这万丈峰的东西两边才可同时沐浴在阳光之中。

    锦袍提枪,拨了开垂至身前的青黄色柳条,疾行的脚步放慢了些许,侧身回首望去。

    寂静山路泥泞狭窄,在透不得光的当下显得好是阴森诡秘——不过,眼见此景的锦袍,倒是没怎么背脊发凉,却是暗暗地松了口气。

    山路静谧不闻人声,便也就意味着,那上百名如狼似虎的死士们,这会儿应是被周公子的骇人杀气所镇住了,没再追赶过来。

    锦袍回身,环视了眼身周正在疾步向山下飞奔的一行五人,不见那袭黑白阴阳袍的身影。

    说来,那袭黑白阴阳袍,也即是那周公子,在以其深似海的奇门底蕴震慑住死士们,侧脸皮笑肉不笑地与他道了一声‘只撕半边’后,便没有再动一步,就那样拦在了陡峭山路的中间,不出手也不让他人出手,以一己之力拦住了百名死士。

    被其潇洒身姿所深深震撼到的锦袍蓦然睁眼,当即便决定——撒腿就跑。

    虽说周易就只是道了句‘只撕半边’,没有言明自己这只是要拦上一时,还是要留下来殿后——但殷少应是猜出了他的意思,多半为后者,是‘牺牲自己,幸福大家’的路数。再者,若是万一,殷少猜错了,这周公子只是想吓唬这群死士们一下下的话,也没多大关系——他不是还有半边脸没撕嘛。

    于是,如是想着的殷少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扔下了周公子,头也不回地冲着山下跑了去。

    嗯……

    想到这,锦袍又侧脸瞥了眼无人跟来的身后。

    现在看来,自己应是猜对了。

    他悄悄地松了口气。

    回身向前,加快了步伐些许,与搀扶着白裙的青衣比肩而行。

    青衣抬眼,朝他望来,两人相视片刻。

    锦袍忽地一怔,瞥见了她那搀扶住白裙的右手——就好似白裙的胳膊是根救命稻草,紧紧攥着,似是死不要松手那般。

    “喂喂,上善,你这也捏的太紧了。”殷少望着那都被扯出了勒纹的白裙,低声道:“你轻些,钟离姑娘的胳膊都要被你捏红了。”

    青衣瞥了眼白裙的胳膊,右手稍稍松上了些许,嘴里小声嘟囔道:“又不是我想的,还不是因为要急着赶路,这家伙又不晓得任何奇门……”

    钟离燕,也即是白裙,稍稍眨了眨眼,侧脸看向锦袍,抿唇轻声道:“没事的,上善姑娘有收了力,我不疼的。”

    说罢,她还挤出了个浅浅的笑容。

    殷少无言地瞅了眼她那因泪花而显得晶莹的双眸,于心中轻叹上口气,自言自语了句‘这钟离姑娘,倒是挺能吃苦’。

    接着,他抬首道:“各位,咱们可以稍稍走慢些。周公子已经拦下那些死士了,依本少爷来看,这一时半会儿应该是不会再有追兵了。”

    身前两袭黑衣无声领命,放慢了脚上步伐;身侧魁梧百人敌则是侧肩回首,望身后山上望了去。虽是只有灰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得,但殷正还是启唇沉声,道上了句‘多谢周家公子’。

    众人便走得慢了些——说是慢了些,却非是指到了闲庭信步的程度。方才众人赶路皆是用了奇门步伐,差不多在一瞬两丈的速度,也即约莫寻常人全力疾跑时的两倍左右。这会儿虽是放慢了速度,但也就仅是放慢至与寻常人疾跑时一般的速度,四周景色依然是在急速朝后掠去的。

    毕竟,不到孟岳心不安这点,众人都是深以为然。

    约莫过了十瞬,行在队伍最前的张闪突然启唇出声,低声道:“前面,有空地。”

    行在队伍最后的锦袍立即抬眼望去,便见正前方十数丈之外,树木植被不若周遭繁盛,有阳光直射,使得原本笼罩在一片灰蒙中的山路小径可看得一清二楚。

    重见光明,本该是件挺令人喜悦的事情,却是让锦袍下意识的微微皱了皱眉头。倒非是说年纪轻轻的殷家公子不喜朝阳、却好暮阴,只是一般来讲,在如凝林山这般高不过百丈的肥沃山丘,很少会有自然形成、不生树木的空旷之地——也即是说,若有此类空地地,那必然是由居住于此山上人家所开拓。

    而在这凝林山上,仅有一户人家。

    这便不由得让殷少有些担心。

    但担心归担心,却也不可能说上一句‘咱们调头回山上吧’了。于是,锦袍只得轻声道一声‘大家小心些’,便提起手中红缨白蜡枪,轻吸口气,往那块空地飞奔而去了。

    ……

    在踏入光芒下的刹那间,可谓是豁然开朗。

    原本灰蒙蒙的周遭景色,在这一刹那,全都被赋予了色彩:青青葱葱的灌木草丛、叶绿枝黄的西域白柳、淡棕浅黄的山上泥土、朱红金角的木头小轿……

    木头小轿?

    一行六人皆是脚步急停,手中剑、枪、弩、拳,几是一并抬起,抬眼死死盯着那停在空地中央的木头轿子,警惕神色溢于言表。

    若光只有一辆无人小轿,倒还算好——只是,在那看上去大约只能容下一俩人的红木小轿前,赫然站着一名身形比殷正还要魁梧上几分的披甲壮士。

    不,言其披甲,实在太过笼统。

    这壮士身上甲,与死士们所着两当甲大相径庭。所谓‘两当甲’,即是胸、背各一块长至膝盖的甲片,肩上用皮带将前后扣联,腰间再用绳带系扎。这般甲胄,不算多么好看,也有些简陋,但胜在实用、便宜,军中士卒用得上,游侠剑士买的起,是如今雍华、军武、西域中盛行之甲。

    而这壮士所着,非是如今两当甲,却是真龙步人甲。真龙步人甲,乃是曾一统天行山之东的真龙王朝所创甲胄。其为札甲,由愈三千片精铁甲叶以皮 条或甲钉连缀而成,自头到脚覆盖全身,再内衬以棉甲软甲作为第二、第三层防护,所追求的便是固若金汤、坚若磐石。

    这真龙步人甲,不仅是寻常刀剑弓弩皆破不得,更是相传当年真龙步人甲初铸完成时,真龙天子曾邀请武林江湖上十位名声鹊起的豪杰来与手持大刀、浑身裹得和棕子似的军中甲士比武。结果,这些武林江湖的豪杰虽然身手远比这些甲士要敏捷矫健,却是根本无法破不了甲,嘴里‘劈山剑法’‘太白枪法’喊得一声比一声凶,可最后直到把自己的剑都给砍断了,才只打落了几枚甲叶;而另一边,甲士们虽然身形笨重,但倚靠着坚不可摧的步人甲,愣是给耗到豪杰们气喘吁吁,终是一刀取了他们项上人头。

    这场比武中,十名武林豪杰输了九人,最后一人,还是靠奇门中的搅烂了甲士丹田,才勉勉强强赢下的。也就自那以后,游侠们在习武之余,都想去费尽心思的学几招奇门来——如此一来,原本风光八面的武林豪侠逐渐没落,而与世隔绝的奇门世家走至了阳光下,广收弟子广招客卿,便逐渐兴起了。

    同时,虽说奇门依旧能破这步人甲,但倘若不论专攻内息的毒法奇门,则至少也得是半个百人敌级别的奇门玄师才算可破——而这可破,也是得在接连施展出好几下中乘以上的奇门武法才行——像那只会的司马公子,就不要了。

    此刻,身着步人甲、连面目都被遮起的八尺壮士立于木轿前。

    虽然其手中腰间都无刀剑,但约莫只要不是瞎子,便都能看出他的来者不善了。

    众人互视一眼。

    殷少前踏半步,双手抬枪横眉,厉声问道:“阁下何人?!”

    一阵微风自山林中刮来,将那甲胄吹得铮铮作响,却是没有带来些许人声回音。

    壮士就那般静静地站在轿前五步处,双臂自然垂于身旁,胸背不驼不仰,被面甲遮盖的脸庞一动不动地朝着他们。

    几是无一人不觉些许骇然。

    唯有那白裙少女,纤细双手握于身前,脸上神色更多的却是疑惑与讶异。她侧过脸,看提枪锦袍,启唇轻声道:“殷、殷家公子,我觉得他应该不是——”

    许是少女言语太过轻柔,又许是站在队伍最前的张闪有些站得不耐烦了。没等少女言罢,那一袭黑衣已是箭步冲上前去。

    众人一怔,就见身手上乘的张闪已逼近壮士身畔——其一言不发、眼神凌厉的模样,不似锦衣,却似刺客。

    转瞬间,张闪已是默声闪至了壮士的身后十尺。

    壮士却是依旧寸步未动,宛然眼里根本无他。

    张闪冷哼半声,右手握住黑刃剑柄,左手抵住剑尾圆环,双眼一瞪,便是弓身飞上,以杀人势,一剑冲其腋下甲胄薄弱处递去。

    五尺间,甲胄安稳似泰山般。

    三尺间,甲胄宛若磐石一块。

    一尺间,甲胄还是一动未动。

    直至,那明晃晃的刃锋,离其腋下只有毫厘时。

    甲胄动了。

    动了他的脑袋。

    竟是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回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初笺〕〔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