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来自天使彦的温柔
    神圣凯莎最后观测白枭的位置是看他往天基王宫那边去了,思考了下,鹤熙那边好像是有个大瀑布,难道是去那释放压力了?
    不过有鹤熙在那边,白枭也不会出事,这一点她大可放心。
    而白枭此时刚刚达到目的地,落地后,白枭很高兴的摸摸自己的羽翼,该说不说有个翅膀可省事太多了。
    到达目的后,系统自动回复完成任务点1并发布任务点2。
    【任务点2:挖掘地下神殿,取出棺中王刃:曙光】
    白枭看着任务愣了下,这是让他盗墓?干这活多损啊,人家‘睡’得好好的,而且都说是王刃了,而且地址位于梅洛天庭环境极为优异的地方,那里面定是了不得的人物,你上去抠了人家的棺?
    先不说有没有诅咒那种事,就单说天使们就不会放过他吧。
    【注:1.神殿非神墓,请不要眼大漏神。
    2.相信系统的选择,你挖不会有任何问题。
    3.限时两小时】
    白枭闻言松口气,你这么说就好办了么,他可不想一会儿脑袋瓜子挂在银翼上随风晃悠。
    白枭抄起铁锹就开挖啊,闷头苦干,挖开表层浮土后白枭就想口吐芬芳了,真是神殿哈,用暗夙银堆砌外层堡垒,真够奢侈的。
    默默从系统那换来特制电钻,戴上手套和面具,白*电钻工*枭上线。
    这钻头倒是可以钻开,但速度太慢,他是有时间限制的,无奈之下,白枭不得不选择暴力破除——炸开它。
    通过严密(估摸着)的计算,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白枭成功炸开了个能通一人的洞口,弯着身子成功进入。
    而此时时间还剩不到半个小时,留给他完成任务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神殿内部的构造十分宽阔,家具一应俱全,倒还真是神殿而非墓穴。
    而在殿中央供奉着一副精致的水晶棺,白枭小心翼翼的走过去,鉴于前世看过的各类小说,他是真怕这里有什么陷阱。
    手掌触及棺边的瞬间,水晶棺自动开启,缓缓升起一柄精致霸气的王剑。
    白枭戴上白手套轻轻接下,放在手上端详了下,很漂亮但对于他太过沉重了,一只手很难灵活挥动。
    【任务点2已完成】
    【任务点3:穿戴棺中王铠离开神殿】
    白枭将目光移到馆内,里面平静的安放着一身黑金相间的战铠。
    它真的好帅气,白枭发自内心的感慨着,通过系统传递的密码,他将王铠穿戴其身,但这与曙光一样,让他感到沉重,甚至是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白枭穿着王铠向出口走去(炸出的狗洞),洞口刺眼的光芒让白枭睁不开眼,他抚着洞口闭上眼睛缓了缓,不管怎样毕竟神殿在地下,突如其来的强光还是让他多少有些不适应。
    一道阴影忽然挡在身前,白枭睁眼瞧去,正对上充斥着满满震惊的蓝眸,随之是漫天的喜悦,线条秀丽的双唇颤了颤,似吐出来了几个字,很可惜白枭没能听清。
    “什么?”
    声音一出惊醒了还沉醉在回忆中的天使,她稳稳心神,将千言万语吞入腹中,定睛看着眼前那熟悉的人,他像他,但终究不是他。
    鹤熙略显仓促的合上眼,侧过身冷淡发声:“白枭?你怎么在这?”
    白枭现在是慌得一批啊,鹤熙和神圣凯莎的交情那都是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了,她但凡说点什么,他这百年体验卡是非拿不可了。
    “额...我,我是感受到了召唤!”
    算不上聪慧的脑子在紧急时刻依旧拉跨,给出了个白枭自己听都不信的理由。
    鹤熙反而抬眼睨了他一下:“是吗,那你身上这件衣服是谁给你做的?”
    “额,就是里面一个水晶棺里的。”
    鹤熙眸子当即一冷,声音温度骤降,一把掐住白枭的脖子:“你私动了?!”
    鹤熙本以为是谁给白枭做了与夜明当年极为相似的战袍,谁知道竟然就是夜明那套,从已故的人身上扒衣服,白枭真有种啊。
    “没有没有,是衣服自己上我身上来的。”白枭话音未落,眼见着鹤熙眸中冷光越发冻人,脖颈上的手力度越来越大,吓得大脑赶紧运转想方设法圆上慌。
    “不对,准确来说是,是我碰了棺后才这样的,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就碰了,但我保证...我真的就碰了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白枭以为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时,脖颈上的压迫感却倏地消失了。
    鹤熙见白枭吓得脸色煞白,那张熟悉的脸使得她下不了狠手,矛盾感让鹤熙烦躁不已,叹口气卸了力气:“罢了,本来也该是你的。”
    白枭咳嗽不止,心有余悸忐忑问了句:“那,那我走了?”
    鹤熙点点头,转而又喊住白枭,命其脱下战甲拿到手中后悉心整理好重新递给白枭。
    “这件衣服在你成为一个真正能顶天立地的神之前,不允许穿出来,否则就算凯莎不处理你,我也不会放过你,你现在还不配穿着它,甚至我都不觉得你这辈子有资格穿着它,所以好好保存起来吧,莫要出现破损,后果你担不起。”
    “好的,我会收好的。”
    看着熟悉的战衣和曙光,鹤熙还是无法原谅白枭的所作所为,气不过警告他。
    “我不管你的话是真还是假,也不想去追查真相,没什么意思,但我警告你,说话做事前动动脑子吧,别有恃无恐的做些丑态百出的事。”
    “我有么?”
    “怎么,你不服?不提别的,你手无缚鸡之力上战场为的是什么,你觉得明眼人瞧不出来?一块鱼肉还惦记保护刀,什么没做成先把自己伤个好歹,不是丑态百出是什么?更别提今天的事了。”
    白枭哽住,沉默不语。
    “行了,你走吧。”
    白枭蔫蔫的带着衣服和王剑离开了,若不是打不过也跑不了他真不想在梅洛天庭里憋屈着,说天使在乎他,确实,她们看他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但在关心之下,白枭总觉得有一种违和感,好似她们都在隐忍着什么,是既不想靠近又不得不去关注的矛盾感,有什么说开不就好了,非憋着干什么,他不是非得靠梅洛的供养才能活着。
    鹤熙看得出她的话和行为让白枭感到不适,想要缓和安抚的话在嘴边绕了两圈终是咽下,再多的辩解都不过是因白枭长得太像了,而他的出生本就是不该的。
    白枭作为夜明的子嗣却安于一隅,废材得厉害,还总喜欢挑战一下所有人的心脏,真是让人头疼,不理解夜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孩子。
    鹤熙知道自己的想法自私,可当年的事迷雾重重,夜明意外陨落就留下这么一丝血脉,孩子的母亲又不知是何方神圣,几万年了也没见露个面。
    凯莎是难过于夜明的背叛,而内心又不相信他的背叛,故而不愿亲近白枭,但她鹤熙没有资格去讨厌白枭,夜明从不欠她什么。
    鹤熙再次叹息,见白枭一面感觉比做几个大工程都累,得了,去和凯莎解释一下吧。
    白枭苦着脸飞回自己的小岛,彦已经在屋内等候着了,听到脚步声,彦拿起今日准备讲述的厚厚一沓资料,没好气道。
    “小鬼,你可让我好等...”
    彦的话在看到白枭带回来的东西时,戛然而止。
    白枭勉强笑了笑:“对不起没有下次了,我们今天学习什么?”
    彦眸子一颤,收敛了挑逗的心思,顺手将资料丢回虫洞:“先去洗个澡吧,好好的天使殿下弄得灰头土脸的。”
    白枭也知道自己现在不好看,挖地或多或少都会蹭上一些泥土和灰尘。
    “好的,请再稍等一下,我速速就回。”
    彦看着白枭恭敬放好的战甲和王剑,回想一下白枭脖颈上的掐痕,心思转了转,她想她知道白枭这是怎么了。
    白枭匆匆喜好澡,擦拭着还滴着水的短发:“抱歉,让你久等了。”
    彦笑了笑:“无事,反正今天也不需要学习。”说着递过一个可爱的水果蛋糕。
    白枭眼睛一亮:“给我的吗?”
    “嗯,我亲手做的,尝尝看吧。”
    香甜的奶油与新鲜的水果在口中融化,白枭享受的眯起眼。
    “谢谢很好吃,不过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还有蛋糕啊。”
    “并没有。”
    “那这是...”
    彦为白枭倒了杯椰奶,放到他身前,笑得温和:“虽然没有,但谁让我的小白枭今天不开心呢。”
    突如其来的话让白枭愣住,当即就感觉他要开始矫情了,尼玛干嘛突然这么说,爷都要绷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