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无法愈合的伤
    事后,白枭和若宁坐在一起品着香醇的咖啡,塔罗格斯哪还有之前的嚣张跋扈,怯生生的站在一旁,眼神无比清澈。
    白枭悠然自得:哎哟,果然还是大逼斗好使。
    若宁看着塔罗格斯脸上还没消下去的巴掌印,暗自摇头:你说说本来挺好点事,就非得嘚瑟一下,这下可好,挨个耳刮子得劲了哈。
    在对方的自我介绍下,白枭得知塔罗格斯是若宁的老友,曾是斯塔文明的伯爵兼王族占卜师,从塔罗格斯的描述中,白枭能感受到斯塔文明昔日的繁荣,只可惜摊上了个不成器的王与恶魔做交易,最后也让恶魔吞噬了自己。
    热爱斯塔文明的斯塔族人无法接受模样丑恶,暴政自私的君王,开始率兵起义,白枭询问过为什么不寻求天使的帮助,毕竟论战力斯塔文明根本不是恶魔文明的对手,凉冰轻轻松松就能摧毁这个弱小的文明种族。
    塔罗格斯给出的理由是斯塔文明坚持着主权的独立,不愿掺和进天使与恶魔的万年战争,却未曾想恶魔早已吞噬了君王的心,起义最终以失败告终。
    起义的失败是斯塔走向灭亡的开端,而塔罗格斯也因加入起义,抵制恶魔,遭到了迫害和审判,若非若宁帮忙,现在他早已不在人世。
    喝完咖啡,塔罗格斯热情的为白枭占卜,哪怕是情敌他对天昭王夜明也没办法有任何的不满和鄙视,在他看来夜明是一位真神,一位自己永远无法达到的神王。
    但占卜的结果很不理想,说实在的他看不到什么,也预测不了对方的未来走向,夜明的精神力十分强大根本不容许他擅自探查。
    “殿下你这边是又受伤了么?”塔罗格斯指着白枭伤愈不久的胸口,他对于夜明也不熟,思来想去与其喊人家天昭王,还不如直接喊殿下来的合适。
    “是的。”
    若宁突然补了一句:“但这处伤口已经养好了吧。”
    白枭点点头:“嗯,已经好了,就是留疤了。”
    塔罗格斯瞧了瞧,摇摇头:“那我很抱歉,以我的能力还看不到伤愈的那天,殿下这处受伤不是第一次了。”
    “是,被撕裂了好几次。”
    白枭的回答让塔罗格斯愣了下,继而再次摇头:“不是撕裂的问题,撕裂那不至于这样,你这是二次受创了,以我看第一次好好养是完全可以养好的,但你这同一个地方二次受创,而且受创时你的神体似乎出现了问题没有第一时间启动自愈功能,导致本就受过损伤的基因再度被重创,这样下来,恢复如初的概率基本没有了。”
    “那替掉这部分基因呢?”
    若宁提出的建议没有得到塔罗格斯的认同:“做不到,破坏掉殿下基因的病毒很阴险,它不是专攻一处,是全身每一处都有受损,甚至可以说是每一道基因链都有破损,这样看来替换根本不现实,那得是多大的工程,而且成功率还无法保证。”
    “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殿下的神体很高级,毒素基本都已经被消灭,所以不会危及到他的性命,只是受损的基因难以恢复而已,所以最好不要让殿下再参战了,那样疼痛会变得异常明显,日后就当个吉祥物吧。”
    “......”......
    若宁与塔罗格斯的交谈让白枭有些发懵,听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啊。
    白枭嗑着瓜子看热闹:统,他们说得好可怕啊,我有点心慌啊。
    【你把嘴里的瓜子吐了再说话】
    白枭放下瓜子,拿出雪糕接着吃:嗷,统,你说我这算不算是落下残疾了啊。
    【算,你是终极大废物】
    白枭吃着雪糕,应和道:哦,那真是可怕。
    【那你后悔了吗?】
    白*左耳进右耳出*枭点点头,吭哧又咬一口雪糕:嗯,后悔,呀,统,下次别上这个雪糕了呗,齁酸的不好吃,我还是爱吃那个小奶糕。
    【......】
    系统:歪,有投诉宿主热线吗?我要投诉,我的宿主是个二百五!
    回去的路上,若宁情绪低落,白枭也开始琢磨若宁这么不高兴是为啥呢?不会是因为和塔罗格斯分开吧。
    白*不行事的侦探*枭:真相只有一个!
    “若宁。”
    “嗯?”
    “塔罗格斯是不是喜欢你?”
    “嗯,但我不喜欢他。”若宁的回答干净利落。
    “为什么啊?”
    “因为我喜欢你。”
    “这俩是一个等级的喜欢吗?”
    “是啊。”
    白*惊悚面具*枭:!!!
    “你对这件事这么惊讶吗?”白枭的反应真是给若宁整得无奈至极,她的表现这么委婉吗?不至于吧。
    “可是你不是喜欢夜明么?”
    “是啊。”
    “那你不是想当我妈吗?”
    “谁跟你说的?”若宁歪歪头疑惑的看着白枭。
    “那你是不是喜欢夜明?”
    “是啊。”
    “那你还不是想当我妈。”
    “谁跟你说的?”
    “......”
    相顾无言,白枭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毛病啊,若宁喜欢夜明,若宁还对身为夜明的儿子的他无比温柔,这不是爱屋及乌吗?
    若宁也明白过来白枭的逻辑点,但问题是她和凯莎说好先不告诉白枭真相的,希望待他更成熟一些再说,所以在不说真相前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呢...
    白枭见若宁沉默了,自信一笑:呵,还是我赢了,若宁就是想当我妈。
    白枭笑完心里却莫名的觉得有些苦涩,是有点小失望吧,罢了罢了,能得这样照顾已是幸事,怎能再奢求过多。
    “好啦,别想太多了,我们回去吧,占卜还是挺好玩的。”
    若宁一时没想到解决方法,不过白枭既然愿意揭过自然是最好了:“嗯,走吧。”
    两人离开后,古朴的咖啡厅恢复了往日的沉寂,塔罗格斯收拾着东西,空间突然发生了微微的颤动,塔罗格斯心头一抖,就地一滚成功避开第一击,连忙开启虫洞往外跑去,他得找到天昭王殿下,只有待在他身边才是安全的。
    不等塔罗格斯跑出小巷,一张黑色的机械手就将其死死攥在掌中,随之而来的咔嚓一声是骨头碎裂的信号。
    塔罗格斯耗尽全身力气转头,看向来者,咬牙切齿:“莫甘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