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别爱她
    ‘轻柔’的警告了下还未褪去稚气的刘闯后,白枭简单的宣布了雄兵连的成立,介绍了下自己和凉冰,雄兵连的构成以及师资力量后,便放众人回宿舍了,蕾娜本想跟白枭走的,但转念一想她作为队长还是不要太特立独行的好,反正以后每天都能看到白枭,故而蕾娜只是在通讯中跟白枭撒撒娇,不想让他和凉冰独处。
    白枭看着蕾娜又奶又凶的警告,不由得勾起嘴角,凉冰喝着果酒见此打趣道:“你这好好的右翼不做,怎么沦落到给人家奶孩子去了?”
    “说来话长啊。”
    “你慢慢说,我细心听。”
    白枭向凉冰解释了烈阳星的悲剧,心情十分沉重:“如果我早一点料到蕾娜就不会无父无母了。”
    “难怪会这样...”
    凉冰忽然喃喃了一句,白枭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什么?”
    “其实那些西方神系在有段时间确实举动非常奇怪,从最开始派出大量人手寻找阿瑞斯,到后来匆匆忙忙撤退,再到消失得无影无踪,可以断定和烈阳星这事脱不了干系。”
    “凉冰,你能查到他们在哪吗?”一瞬间,白枭仿佛在凉冰身上看到了希望,他迫切的询问着。
    “没有恶魔找不到的神,放心吧,他们跑不了的,只是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好,多长时间我都能等,我必须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拜托你了。”丧友之痛,白枭必须要让那些神百倍奉还。
    “嗯,与你作对的,就是与恶魔作对,我绝不会放过他们。”凉冰的话是坚定的,这不是客套话,在她心里,白枭的敌人就是她的敌人,任何与白枭做对的都该死,而恶魔从最初就是夜明庇护下的文明,更没有旁观的资格。
    早在梅洛还未建立时,魔人文明就是天使的一份子,夜明担任摄政王时,天使之城的管辖范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阔,后来华烨继位,他那糜烂的天宫制度让夜明感到恶心,也在那时夜明喜欢上了还是少女的凯莎,为她,为女天使,也为天使一族的未来,夜明做出了颠覆政权的决定。
    革命时期是天使管辖范围最小的时候,但碍于夜明的威名,所以哪怕不再如往时那般管制,天使旗下的文明也没有敢存二心的,当时作为天启王的她和姐姐,鹤熙一同讨论过称王的事,论声望夜明一定是最高的,无论是在女天使还是在男天使之中这一点都毋庸置疑。
    所以哪怕夜明掀起反旗,重创了男天使为主的男权时代,急剧缩减了男天使的权力,也还是有很大一批老一代男性天使选择了隐退,他们不愿与昔日的王为敌,也不想背叛自己的名义上的王,故而宁愿隐居一隅,但华烨没有放过这些曾为天庭立下赫赫战功的战士们,他发动了一场悄无声息的,残忍至极的屠杀,等夜明赶到时,只看到了一片骇人的血河和落成小山的残尸...
    梅洛天庭的史书上只会赞誉着天昭王是如何的明事理,是如何的光明磊落,多么勇敢的为爱而战,但从来不会记载夜明看到自己昔日的兄弟比屠杀殆尽时的崩溃,记载他被万众斥责时的无助,记载他在战友墓前洒下的泪...
    凉冰亲耳听到那些被屠杀的男天使的家属怒骂夜明时的话语是有多么恶劣与难堪,她们甚至要以死让夜明记住,他是导致这数万人死亡的罪人,夜明没有任何反驳,也没有任何解释,闷声收下了所有的怨恨,安顿好这些伤心欲绝的女天使和孩子。
    凉冰曾试图上去帮夜明理论错不在他,却被夜明拉住手臂,他轻声告诉她,不能再对已经失去爱人的女天使苛责什么了,她们只是太痛苦了而已,她们只是需要发泄的对象而已,并非是真的恨他入骨,只是对他恰巧合适而已。
    凉冰望着已经筋疲力尽但仍然挂着温和笑容的夜明,很想让他歇一歇,可她没有提供怀抱的资格,只能看着他继续冲在战场的第一线,看着他为姐姐凯莎竭力拉拢战士,树立威信,看着他将所有的伤痛埋于云淡风轻的笑容之下,夜明从不会向姐姐袒露任何苦楚,哪怕再难过,再疲倦,他也只会抱紧凯莎,在她的耳边轻轻诉说爱意,惹得凯莎甜蜜一笑。
    有些时候看到凯莎向夜明耍小脾气,凉冰真想冲出去,扯着凯莎让她看看夜明已经为爱背负了多少,你竭尽全力去回复他尚且将将足够,更何况当时的凯莎还做不到。
    凯莎的心分成了两半,一半在夜明,一半在正义,而夜明的心已全部交付,这一场爱情看似甜蜜温馨,相互信任,但实则不过是夜明不断的输出营造的一种假象,多少次,凉冰想坦白真相的话都只能无奈眼下,她不能,因为夜明不想让凯莎心有负担。
    凉冰承认她对自己的姐夫有着不该有的心思,尤其是当她看到凯莎和夜明发生争吵,夜明无力妥协时,那种想要夺走夜明,好好宠他的心思就越发强烈,但她知道再强烈也必须忍着,因为那是姐姐的爱人,因为夜明爱她...
    “凉冰,凉冰?凉冰!”
    连声的呼唤唤回了凉冰的意识,她呆呆的看着白枭:“怎么了?”
    “这才第一次见面就对人家小姑娘这么痴迷啊,望着女寝宿舍的方向发呆你这个女王当得也真是可以了。”白枭调侃着将刚做好的炸串摆在凉冰面前,起了听啤酒准备和她吃点夜宵。
    凉冰看到白枭面对帝宸自杀的自责和愤恨的眼神让她想起来回忆起了一些心痛的往事,那时目睹兄弟惨死的情景时夜明也是如此,越想凉冰的心情就越差,一顿夜宵也在咕嘟咕嘟的吞咽酒声度过。
    白枭见凉冰喝得急,旁的倒无所谓,可她手里的果酒是系统产的,哪怕是神体也会出现微醺的情况,凉冰可别酒量不好到时候耍酒疯了,恶魔女王耍酒疯鬼知道会不会毁了地球。
    “好啦好啦,喝点得,太多了伤身。”白枭阻止了凉冰想要继续喝的手,努力劝导她回屋睡觉。
    “凉冰,睡觉去好不好?”
    “嗯。”凉冰倒是乖,也不拒绝,任由白枭抱进屋内。
    白枭将凉冰放到床上:“凉冰,衣服会自己脱吧,我先走了。”
    白枭刚一转身,就被凉冰一把搂了回来,一双白皙冰冷的手臂缠上脖颈,腰部随之传来的挤压感,让白枭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的姿势十分尴尬。
    “别走,别再去找她。”
    “谁?”白枭红着脸,一脸懵,凉冰这是看错人了还是怎么的?
    “别爱她,太苦。”
    “哈?唔!”
    凉冰迷迷糊糊的意识似乎看到了夜明在眼前,转念一想怎么可能,是做梦吧,不过既然是梦就可以顺从心意吧。
    吻由浅至深,白枭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力气还远远不够大,他竟然挣脱不了一个醉酒的女人,只能任由她胡来,对方的体温由她的指尖传递到他的后背,白枭惊醒,尼玛,这女人都醉了还知道解析他的衣服呐?!
    系统想去帮忙,却发现耀阳系统蔫不悄的开始减弱白枭的力量。
    系统:!!!
    白枭奋力挣脱,跟谁也不跟凉冰啊,凉冰可是个百合冰,回头这责任怎么算啊,负责吧人家不稀罕,不负吧,睡了人就不管,妥妥大渣男,综上所述,这必须跑啊。
    凉冰感受到怀中人的挣扎,不满的用尖牙磨了磨白枭的唇边,接着下移吻住了对方的喉结...
    白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