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53:浮想联翩的对话
    蔷薇自从在父亲杜卡奥口中了解到天昭王夜明后,就从未停止过对白枭的观察。
    杜卡奥曾说白枭与他父亲夜明长相如出一辙,但白枭要更温和一些,可通过观察蔷薇很确定这个结论是不成立,白枭那层温和不过是礼貌而已,这一点在白枭发火的时候尤为明显。
    而凉冰也向她分享过很多白枭的过去,最初的白枭在梅洛是深受异样眼光的,如果白枭真的是夜明的孩子那这一点根本不合理,哪有如此对待王的子嗣的规矩,所以蔷薇怀疑白枭的身份要么是让神圣凯莎不舒服的,要么他就不是夜明的孩子。
    后一推论很快就被蔷薇排除,如果不是天使不会容纳他的,凉冰说过女天使如今的地位是靠鲜血从男天使的霸权中夺过来的,所以女天使和男天使的关系一直很尴尬,故而只能证明白枭的身份很特殊,特殊到哪怕是夜明的孩子也难以让神圣凯莎全心接受。
    对此,蔷薇只能猜到一点,白枭是一个私生子,这样前面的不合理就说得通了,但神圣凯莎的降临,那几日她与白枭的缠绵足以推翻这个结论,而能让神圣凯莎接受白枭的只有一种荒唐的可能,即白枭就是夜明。
    蔷薇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好像没有天使知道,但她很确定白枭一定不会是夜明的儿子,因为她不信神圣凯莎是能爱完爹再爱儿子的人,从凉冰的描述中也绝对不成立,所以只有这个最荒唐却又极为合理的可能能解释一切。
    这个接地气的在雄兵连众人心中的好大哥白枭就是当年令众文明心生恐惧的神王:天昭王夜明!
    白枭面对蔷薇的笃定,思索着蔷薇能得知这个的原因,他不想说那凉冰肯定是不会暴露他的身份的,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那会是谁泄露的风声呢?
    “杜卡奥那个老倔驴嘴还挺不牢靠呢,跟个棉裤腰子似的。”
    白枭的话侧面印证了蔷薇的猜测:“你真是天昭王夜明!”
    “哈?你不确定啊?”
    “唔,准确来说我通过观察和现已知的情报能推出你是夜明这个可能,但是不是你不认我也没办法。”
    “那是我承认得有些快了啊,不过也没事,一会儿给你的记忆抹去就好了。”白枭笑眯眯的说道。
    蔷薇却觉得有些危险,微微后退半步:“你在开玩笑对吗?”
    “没有。”说话间白枭的笑意在一瞬间消失,眸子沉得没有半点亮光,配上他那本就具有攻击性的面容,在光线不好的夜晚犹如玉面魔鬼,看得蔷薇隐隐冒冷汗。
    不知是不是心底的声音,一句无声的跑拉开了这场虎捉兔子的游戏。
    蔷薇快速计算着,潜意识告诉她,她必须回到大家身边,相信在众人面前白枭还是会保持着温和的态度的吧。
    蔷薇是这么打算的,但她那点计算能力在白枭面前实在是不过看的,白枭不过是略施小计,便让蔷薇在林子里不断打圈,不断施加的压迫感使得蔷薇的体力以极快的速度流逝。
    白枭在树上悠哉吃着苹果,看着蔷薇一圈一圈的跑着,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一个闪身溜到蔷薇身后,揪住她的黑甲飞向空中:“找到你了。”
    后背忽然传来的声音彻底攻破蔷薇的心理防线,她惊恐的望着钳住自己的男人,恐惧扼住了她的喉咙使她发不出半点声音。
    白枭将蔷薇丢到山顶,脚下是看不到底的悬崖,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她,说实在的蔷薇的心理素质绝对是雄兵连中最好的,若非靠引擎小小的进行了下精神恐吓,估计天亮了蔷薇也不会放弃。
    “不跑啦。”
    蔷薇努力压下心中的恐惧,看着白枭:“在你面前我也跑不掉吧。”
    “理论上确实是。”
    “你要杀我吗?”
    “我不想暴露身份,那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你又知道得太多,这样看来灭口似乎是个蛮不错的选择,你觉得呢?”
    此话一出,蔷薇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相信以白枭的能力绝对可以在悄无声息之间让自己从世界上消失并且还不会惊动任何人。
    白枭看着蔷薇身躯在不自觉的颤抖,心道效果到了,蔷薇是个聪明人,吓一吓就好了,篡改记忆什么的凉冰估计也不能高兴,还是维持不动吧。
    瞧着蔷薇脸上不知何时蹭上的灰尘,白枭抬手递上一包湿巾。
    蔷薇看着白枭动了,整个身体因恐惧而僵硬不已,可待看清对方拿出的是什么,却又充满了疑惑:“湿巾?”
    “嗯,擦擦脸吧,你个小花猫。”
    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蔷薇呆呆的望着扬起嘴角的白枭,温和的笑容仿佛在瞬间吹散了所有恐惧:“你,不杀我?”
    “舍不得。”自家媳妇想要保护的人,白枭自然也会保护,蔷薇是凉冰看重的战士,那也将会是他看重的战士,爱屋及乌便是如此。
    白枭的回答击碎了蔷薇这一晚一直坚持着的冷静,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她刚刚真的好害怕,白枭带来的压迫感根本不是能想象到的。
    眼见着蔷薇哭了,白枭莫名的还有点负罪感,无奈叹口气张开羽翼将蔷薇搂入怀中,顺顺她的背。
    白枭无声的安慰让蔷薇的泪更加肆意,她又气又委屈,白枭真是个混蛋。
    白枭眼看着蔷薇越哭越欢,怎么安慰都不成了,他捉摸了下,要不先跟凉冰说吧,正所谓坦白从宽,以免蔷薇回头告状。
    凉冰知晓事情始末后,言简意赅的回了个表情包:【床上等我.JPG】
    白枭:......
    待蔷薇的情绪稳定下来,白枭守在一旁等着她收拾好自己。
    “白枭,你刚刚是故意吓我的吗?”
    “是的。”
    “恶趣味。”
    对于蔷薇的评价白枭不予置否,该说不说偶尔逗一逗小傲娇还是挺有趣的。
    蔷薇眼看着白枭因自己的评价反而笑得开怀,有气又想笑,不过她也清楚白枭的想法。
    “你的身份我会闭口不言的。”
    “谢谢。”
    “不必谢,我希望地球可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说着蔷薇叹口气,她也说不好为什么非要验证白枭的身份,明明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
    “白枭,我可以知道你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吗?”
    “我失忆了,之前的事都记不住了。”白枭拿出三明治递给蔷薇。
    蔷薇摆摆手,白枭直接将纸包三明治塞入她的手中:“别逞强了,天都快亮了,折腾了一夜你不累吗?”
    “累不累还不是得看你什么时候愿意放过我。”
    “放不放过不得看你乖不乖么。”
    “你强词夺理。”
    “才没有。”......
    拌嘴的两人没注意到身后赶来的天使彻底黑了脸,若宁皮笑肉不笑,哟,之前没看出来这小红毛也需要调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