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69:女王媳妇怎么可能是小娇妻
    蔷薇最后还是难逃俯卧撑准备,白枭乐呵呵挑选下一个目标,赵信他们齐刷刷低头这个时候谁和白枭对上眼谁倒霉,低头万安。
    葛小伦这次却显得勇猛,主动请缨:“我来。”
    白枭灿烂一笑:“我就欣赏勇敢的孩子。”
    但不等白枭开始验收葛小伦的训练成果,一道火球便砸了下来,炙心挥动羽翼散开刚刚造成的尘烟,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只是面无表情的环顾一周,最终落到白枭身上顿时扬起笑容:“师哥。”
    “炙心你怎么来了?”白枭看到炙心是很开心的,但总觉得她的落地方式很熟悉,好像在哪见到过呢。
    “凯莎女王让我来分担你的压力。”炙心说着将一份任务书交给白枭。
    白枭还挺新鲜,这都有好多年没有任务做了,但打开一瞧就傻眼了,上面是凯莎的亲笔情书,字字句句都在述说爱意与缠绵,看得白枭都不免热血沸腾。
    炙心见白枭变红了,有些意外,什么任务把师哥气成这样?凯莎女王应该不会给白枭发那种糟糕的任务才对啊。
    白枭将整篇看完,直到最后两句话才是正题:从哈迪斯口中逼问出曾被宙斯放逐的智者普罗米修斯现已到达地球星,而后倪克斯的女儿象征‘欺骗’的魔神阿帕忒也达到了地球星。
    凯莎并没有要求白枭做什么,只是将事情告知他,白枭已经不是曾经的一无是处的小朋友,她相信他会知道该做什么的。
    旁的倒是没什么,但白枭总觉得倪克斯这个名字略有耳朵,好像在哪里听过呢。
    【宿主,倪克斯就是神话中厄瑞波斯的妹妹兼伴侣,之前跟你说过的】
    白枭恍然,难怪凯莎突然会给他写情书啊,无奈一笑:可我也不是真正的厄瑞波斯啊。
    系统说过夜明并不服从西方神的安排,甚至是敌对所以才有的这个称呼。
    小管家却很疑惑:【你就是厄瑞波斯,没有真假之分的,夜明也是】
    白枭:哈?夜明不是天使吗?
    【转世而已】
    白枭懵了,如果夜明就是真正的厄瑞波斯,是西方神祇,那宙斯恐惧的可就不是当年的夜明了,而若厄瑞波斯所处的文明和神祇真的存在,那又为什么会消失呢,明明都是那般强大...
    想不明白的白枭觉得自己迫切的需要找到普罗米修斯问上一问,相信作为智者的他会有些许答案吧。
    将雄兵连托付给炙心后,白枭匆匆离去,但很奇怪哪怕白枭用最精密的探索方式都没能搜寻到普罗米修斯的踪迹,而他相信凯莎是不会把不确定的信息告知给他的。
    连续几个小时的搜索都一无所获后,白枭只得再度翻阅那些未知神明写给夜明的信件,真被说从中还真发现了些许线索,西方神明的讯息是分类的,同一种类的神明用的讯息是一个批号的,而写给夜明的信件中有泰坦神的身影,这意味着白枭可以大范围的推算,逐个尝试,只要普罗米修斯没有标新立异的更换,那就一定会找到他。
    经过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尝试,白枭还真联络上了普罗米修斯。
    “久仰大名,普罗米修斯。”
    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惊到了还在享受平凡人生活的智者,他四下观望了下没见到宙斯的爪牙,而且宙斯应该也不会这么说话,那这个人只可能是最近让宙斯极为恐惧的原始神厄瑞波斯了。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厄瑞波斯殿下。”
    “我有事问你,可以见一面谈谈吗?”
    “您都找到了我的私人讯息,我说不可以也不现实吧。”
    “那就一会儿见了。”
    白枭挂了通讯,捏捏眉间感觉很是乏力,普罗米修斯是真的能躲,他也改了讯息,若非讯息绑定的数据还未完全消失他还真抓不到他,庞大的计算量哪怕是白枭的引擎都觉得劳累。
    待白枭来到普罗米修斯所在的地点时,真是满脸迷茫,智者泡酒吧,此乃一大瓜啊。
    白枭走进酒吧,在白天酒吧很是安静,只有三三两两的人群,但不待他细瞧就有接待者将他引入包间,普罗米修斯正坐在里间等候着。
    “欢迎您的到来,殿下,想喝点什么吗?”
    白枭看着眼前模样儒雅的男人,眼神微沉,目光定格在他身后的墙壁:“普罗米修斯你是在跟我赛脸吗?麻溜出来,别等我发火脑瓜子给你拧下来。”
    白枭面前的男子闻言有些拘谨:“殿下,您在说什么,这不已经站在你面前了吗。”
    白枭见普罗米修斯还在那装死,懒得再废话,黑色的气息立即穿过墙壁,将里面躲藏的人揪了出来,一顿拳脚招待,打到普罗米修斯脸都肿成猪头才罢休。
    “跟我赛脸可是要考虑好后果的。”白枭看着跪在地上委屈巴巴的普罗米修斯,冷声道。
    普罗米修斯是真没想到厄瑞波斯比宙斯还要野蛮,说打人就打人。
    白枭正常情况下不会如此,但搜索普罗米修斯本就消耗了太多精力,他现在满眼红血丝,头痛得要死,普罗米修斯还跟他搞事情,还不揍他揍谁?
    “普罗米修斯,来回答我的问题吧。”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碰!碰!!碰!!!
    又是一系列暴揍,普罗米修斯蔫了,这厄瑞波斯真是个武夫,根本没法谈判还是赶紧把他送走吧。
    “您请问。”
    “我是谁?”
    “嗯?厄瑞波斯,原始神,黑暗的象征。”普罗米修斯本想想问你自己是谁不清楚吗?但看着白枭的拳头,算啦算啦,华夏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如实说吧。
    “原始神是自封的吗?”
    “额,准确来说是后世的神划分的,由于之前的历史出现大面积缺损,年代久远留下的文字记录过少,再加上现在的主神宙斯有意掩盖导致最初的样子已经不为人知了,所以就将古神都统称为原始神,而您就是原始神中的一员。”
    “所以说你不知道之前的事咯?”
    “是的。”普罗米修斯连连点头,赶紧放他走吧,跟这个莽夫在一起他是闹心啊。
    白枭心里有数普罗米修斯没说实话,那既然现在他不想说,那就现在地牢里和哈迪斯一块蹲着吧。
    黑气一卷,将普罗米修斯死死困住,白枭倏然起翼通过多个虫洞穿越回到了梅洛天庭,凯莎此时正在例行开会,远远看见白枭探个头,那憔悴的脸色让她顿时没了继续的想法,三言两语结束了会议便匆匆回到天刃宫。
    白枭坐在凯莎的待客厅内努力平复着身体的不适,普罗米修斯藏得隐蔽而且还设下不少数据陷阱,搜寻他的路上可没少给白枭添堵。
    凯莎看清白枭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心当即提了起来:“枭,你这是怎么了?”
    白枭扔出普罗米修斯,开始告状:“他不听话。”
    凯莎对于白枭的速度也是惊了,她才把消息传给白枭一天吧,人就给提溜回来了?
    凯莎心疼的抱住白枭:“我知道了,他由我来处理就好,你现在乖乖的去我床上睡会儿,你的样子太憔悴了。”
    “陪我?”
    “嗯,当然陪你。”
    “真好。”
    白枭呢喃了一声窝进凯莎颈间,嗅着她身上的香气昏昏欲睡,凯莎抚着白枭的后背一下又一下,待听到呼吸彻底平稳才放下心来。
    普罗米修斯被迫吃了半天的狗粮,心里真是一阵妈卖批,可算等到神圣凯莎把那个粗鲁的莽夫哄睡了,自己也被拎出来房间,本以为可以好好谈谈,毕竟听消息也是要收费的么,但当他看到神圣凯莎掏出流星锤时一切的美好幻想都破碎了。
    “你要干什么!”
    回答他的是流星锤砸下的声音,痛楚传到脑海时普罗米修斯就知道是自己蠢了,那莽夫的女王媳妇能是小娇妻吗?莽夫配悍妇才是绝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