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199:不务正业的凯莎女王
    白枭本以为回到地球那就是吃香喝辣享受生活,但刚着地的气氛就有些不符合猜想。
    炙心听说白枭回地球了,心情十分不错,早早就在指定地点等候了,眼见着白枭带着熟悉的天使姐妹下来立即迎了上去。
    “师哥!彦姐,冷姐,莫甘娜?”炙心喊前三个的声音都是向上扬起的,但到了凉冰这直接一个大拉跨,甚至还带了问句。
    凉冰挑眉:“小女孩你几个意思?”
    “没什么意思,看到你很惊讶。”炙心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凉冰搂上白枭的手臂:“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我以后可就是你嫂子了,”
    炙心眯起眼,看向白枭:“是这样吗?师哥。”
    白枭刚要回答,蕾娜接了过去:“那肯定是啊,这一排天使都是呢。”
    白枭循声望去,蕾娜双手交叉于胸前漫不经心的目光从上打量到下,又从下打量到上,继而微微一笑。
    白枭:......
    “蕾娜,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什么,我就是蛮好奇你这么多女人是怎么做到后宫不起火的。”
    白枭自信:“因为我们彼此都有自己的追求,爱情只是一个生活的调味品。”
    “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不起火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人点火,如果有那分分钟就能吞没所有。”
    这话让白枭心中警铃大作:“小蕾娜,你要干什么?”
    蕾娜坏坏一笑:“枭哟,你最喜欢谁啊?”
    “爱情是无价的,哪有的比较。”
    “哦?那你说天使冷和凉冰一起掉进了一条没有丝毫浮力且具有极大引力的河里了,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白枭无奈:“蕾娜,你应该反着问,我掉河里了,她们谁能先把我薅上来。”
    白枭水性不好,别说是无浮力还具有极大引力,那就是有浮力,白枭都容易沉底,也说不好到底是为什么,论游泳的正确方法白枭都知道,但这丝毫不耽误他在那当‘浮尸’。
    这一点冷知道,凉冰也知道,对此她们只能无奈感慨,白枭可能真是一只枭。
    蕾娜似懂非懂,但能知道这一火没点成功,默默换了个说法:“那你觉得在床上...”
    白枭一个瞬移来到蕾娜面前,捂住她那性感却吐出要人命话语的红唇:“你这个坏孩子,不可以色色!”
    “哦~”蕾娜一副恍然的神情,费力掰开白枭的手:“也就是说眼前这三位天使你都睡过了,对吗?”
    白枭摇头,十分老实:“那倒没有,实质性关系只有凉冰。”
    蕾娜目光默默扫了眼白枭下身,又看看凉冰那傲人的身材:“唔...要不要我送你两瓶大保健?”
    白枭黑线:这孩子跟谁学的?
    “别扯淡。”
    “哦?被我说中了?”
    “蕾娜,你到底想说什么?”
    “干嘛?生气了?”蕾娜见白枭脸色不好,歪歪头。
    “有事你就说事,开那些没有营养的玩笑干什么?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给别人的感情煽风点火。”白枭的眼神不复刚刚的温和,目光锐利凝视着眼前的太阳女神蕾娜。
    蕾娜咬咬唇:“白枭,你太过分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
    “这句话得我来说,帝蕾娜,你之前什么时候像现在这么不懂场合和分寸?!”
    眼见白枭真发火了,蕾娜立即软下来:“开玩笑嘛,你别生气了。”
    “彼此都高兴的那叫玩笑,你刚刚的那种行为就叫不懂尊重,你是神你对于神的身体如何心里没数?开那种低级玩笑有意思?”
    蕾娜垂下头,撇开视线不愿与白枭对视,白枭看着眼前的任性还不知悔改的女孩很无力,蕾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一直在自己身边吗?
    “帝蕾娜,今日我给你立一条规矩,也是我对你申明的第一条底线,如果你再敢逾越,我不会再念及与你父亲昔日的情谊,你以后不要再挑衅我,我的感情也不需要你去过问什么,管好自己的生活吧。”
    这一次白枭没有再给蕾娜留什么面子,因为蕾娜也不曾给他留有颜面,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还在那挑拨离间,是想干嘛?非得看着他难受才高兴吗?
    白枭的严厉宣告让大家都有些意外,温柔的白枭竟然会说得这么狠确实是很罕见的一件事,不过凉冰就有所预料了。
    白枭的性格发生转变凉冰能感觉的到,但她之前一直觉得无伤大雅,反正白枭在她面前还是那么憨憨,不过经过刚刚的事,凉冰觉得白枭现在对于无法轻易断绝但已造成负能量的人际关系处理已经从:‘我会努力温暖你,你不要伤害我’变成了‘你拓麻敢伤害我一个试试’。
    凉冰估计换做以前,白枭应该会和蕾娜私下好好谈谈,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直接撕脸,毕竟他的温柔和习惯会使他希望给蕾娜留有一丝颜面,寻思着姑娘家嘛,脸皮薄,可如果现在蕾娜还惦记那样,不如直接洗洗睡吧。
    这样的变化凉冰是高兴的,至少白枭不会再受委屈了,但她不清楚这样的转变到底是因为那段时间沉睡加低沉的缘由还是因为曾经记忆的恢复...
    白枭看着蕾娜离开时,能听到她轻轻抽噎的声音,可那又如何,如果温柔换不来温柔,尊重换不来尊重,那还保持个屁的温和,在凯莎身上他已经栽过一次了,那还是他媳妇呢。
    他白枭再多的温柔也比不上凯莎心里的白月光,既然如此温柔还那么泛滥干什么?好脾气就应该只给那些对的人,其他的礼貌到头吧。
    炙心看着白枭走过来,有些忐忑:“师,师哥,我刚刚不是想质问什么,我就是好奇问一嘴,没旁的意思。”
    白枭笑呵呵的摆摆手:“我知道的,炙心的为人我很清楚,你没必要这么紧张,我不会对你凶的。”
    炙心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是值得我温柔以待的天使友人啊。”
    白枭笑得灿烂,炙心是一个极为直率且坦诚的天使,他喜欢这样的人,相处起来一点都不累,也不需要花心思考虑对方的意思,很愉快。
    炙心看着白枭的笑容,仿佛刚刚的凶狠都只是一个错觉,所以说到底哪副模样才是真正的他?
    ----------------
    鹤熙捧着茶杯,无奈叹口气:“白枭彻底缩回壳子里了。”
    凯莎苦笑一下:“怪我。”
    凯莎也是有心无力,她有试着在各种方面接近白枭,但白枭面上温和,心里却早已将她推至十万八千里,如若她敢贸然进攻,回馈她的只会是白枭的怒火,所以现在凯莎只能慢慢哄着白枭。
    凯莎还不能将这件事交给时间,时间很强大,时间也很无情,一旦白枭是靠时间来抚平伤口的,那她就再也没有靠近的可能了,那处创伤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压入心底,在那看不见的地方彻底发烂...
    白枭这边忽然收到了小管家发来的调研记录,凯莎现在的日常如下:
    平均每天都要花费一半以上用来想他,剩下的时间还要抽出一部分来用虚空引擎大肆查找追夫攻略,什么如何抓住一个男人的心,什么温柔小娇妻的养成守则,什么夫妻和谐三十六计...
    白枭呆滞:唔...凯莎这女人现在挺不务正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