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12:鹤熙的爱情誓言
    呼吸间皆是鹤熙身上的冷香,白枭欲挣扎却被鹤熙死死按在原处,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心里不由得起了怀疑:所以说,这梅洛三王都是大流氓对吧。
    鹤熙这强吻还不够,吻着吻着手就不老实了,自下而上抚上白枭的胸膛,这可给白枭吓到了,连忙开启虫洞躲到一边,握紧自己的衣领,目光谴责。
    “你要干什么?”
    有些时候人就是有逆骨的,如果白枭表现得很平静,那今天这事基本就是一声‘抱歉’就可以完结,但白枭这幅模样可就逗乐了鹤熙,她反而特别想要继续欺负白枭。
    系统和小管家将此情此景看在眼里,系统真是恨铁不成钢:麻蛋,这傻大枭是黄花大小伙吗?论经验你不得比鹤熙多多了,咋还被人家整得像霸王硬上弓那出呢?
    逆骨上头,鹤熙算是一顿流氓招待,摸得白枭脸色由红变黑直至堪比锅底。
    事后默默写着歉意书的鹤熙小心翼翼的瞟了瞟白枭:“还生气呢?”
    白枭面无表情:“我高兴着呢,你信么?”
    鹤熙:......
    白枭将鹤熙的情况告知了凯莎,至于耍流氓的事还是不提为好,太丢人了。
    凯莎对于鹤熙的情况不算意外,论实际真正特别执着于夜明的只有她,其他人都不曾像她这般真正入住夜明的心,所以面对变得温尔儒雅接地气的他反而会更加亲近,当年鹤熙不过接收白枭百年就开始惦记着赶紧送回来,想必那时就已经有超出正常的荷尔蒙值了吧。
    在白枭陈述完所有事后,凯莎沉默了三十秒,她在给自己最后的时间来挽回,但绞尽脑汁也没有一个妥善的处理方式,无奈之下凯莎只得妥协。
    “枭那你就照小管家的话试一试吧,地球那边我会让白捡号去看着的。”
    白枭却觉得凯莎有些敷衍:“凯莎,你是不是又在想夜明?”
    “哈?哪里的话?”
    “你好敷衍我,你根本没有真正思考,从我说完到你给出答案全程满打满算才三十秒!”白枭现在自觉他是作精附体,跟凯莎交流时就是乐意耍小性子然后坐等对方来哄,嗯,蛮贱的。
    凯莎迷茫:???那也不能想个三天吧。
    白枭声声控诉凯莎那不在乎的态度,凯莎真是一头雾水,以她的计算速度三十秒已经很久了好吧,不过懵归懵凯莎算是反应过来了,白枭这娃子还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这很可能是自己之前的过失导致的,所以说哄就对了。
    “枭,我有认真想的,这不是怕你等急了么。”
    “可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或者东西可以减轻鹤熙感情上的痛苦吗?”
    “我暂时想不,等等提到东西...我去翻一下你造的弑神级武器库,你等我消息。”
    凯莎说完便挂断了讯息,白枭只得盯着鹤熙发呆,盯得鹤熙都有些发毛,她抬首:“枭啊,你要这样一直盯着我吗?”
    “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我就是单纯觉得你不会感到无聊吗?”
    “我就是无聊才盯着你啊。”
    “盯着我就不无聊了吗?”
    “你是不清楚自己的颜值吗。”
    鹤熙挑眉:“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赞许我的脸吗?”
    “这话问得跟开玩笑似的,天基王鹤熙的美丽什么时候还需要谁的赞许了,那事实不就明晃晃的摆在眼前吗。”
    鹤熙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先高兴一下颜值得到心上人的认可,还是无奈于白枭的直率,白枭这个男人说好攻略也好攻略,他的择偶标准对于天使而言绝对不算高,毕竟他只求感情能够长久,但这恰恰也是一个极为不好把控的点,因为没人知道多长久的感情才能让他回头。
    白枭算是一个缺爱的大男孩,但他不需要无休止的索求关爱,也不会觉得关爱自己的人越多就越好,就像炙心,白枭绝对是能感受到炙心的崇拜和情谊的,他也愿意回以温暖和保护,可感情上白枭的拒绝态度是非常明显的,他不接受炙心关于男女之情的爱。
    这一点在鹤熙看来是有一点矛盾的,按道理越缺少什么就越会汲取什么,白枭倒是显得十分克制呢。
    “枭,你觉得你是一个缺爱的人吗?”
    “嗯。”
    “那你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吗?”
    “是的。”
    “那为什么不愿接受她人的真情呢?”
    白枭一愣:“为什么要接受?缺爱也好,缺安全感也罢,这些都不可能从别人身上得到根治的办法,除了自己内心强大起来其他的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而既然是治标不治本的又何必去消耗别人的爱意来弥补自己。”
    闻言,鹤熙抿抿唇:“那你为什么会如此坦然的接受若宁和冷呢?”
    “若宁和冷不是外人,她们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可以夺走她们,哪怕是死亡。”
    白枭是理智的同时也是偏执的,若宁和冷是他绝对不可能放手的爱人,一个是融于骨血,一个是年少心动。
    对于其他人白枭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分开的话会是锥心的痛苦,但他还能保留一丝理智,留给彼此体面的收场。
    鹤熙凝视着白枭的双眼,片刻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看着笔下未完成的歉意书不知怎么就是感觉难以继续。
    她明白白枭在乎若宁和冷的原因,也理解他的想法,但感情就是不讲理的东西,它就是会让人变得脆弱和做作,就比如现在她控制不住的设想如果刚刚吻白枭的是若宁或是冷,不,就算换上凉冰或是彦,白枭还会严厉要求她们道歉且写歉意书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鹤熙默默垂下头自认为可以遮掩眼中翻涌的情绪,但相互衔接的心早已让白枭了解一切,他叹口气,起身走到鹤熙面前,抬手扣住鹤熙曲线清晰的下颚,强硬的要求她看向自己。
    望着那双美丽深邃的蓝眸渐渐浮现的晶莹,白枭俯下身贴近鹤熙,目光幽幽。
    “痛苦吗?委屈吗?记住这种感觉吧鹤熙,这些都曾是你当年亲手赋予我的,如今那些苦楚你都将会一一品尝,后悔吧,你不应该爱上我。”
    鹤熙的眼中流露一丝无可奈何,她轻轻扬起笑容:“爱你这件事,我此生不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