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16:护妻进行时
    白枭从凯莎的房间走出来,迎面撞上一直守在屋外的黑西谛,对方似很烦躁:“王,你太过沉醉于鱼水之欢了。”
    “黑西谛,我是象征自由的枭,别拿你那存在于过去的记忆来束缚我,鱼水之欢也好,闲云野鹤也罢,你无权过问更无权管辖,我的未来我自会负责。”
    白枭冷冽的声音似一柄长枪毫不留情的刺入黑西谛的身体,傲慢之姿在此时显露无疑,黑西谛有些茫然。
    “王,您的子民一直都在等您,您不能如此堕落!”
    “少道德绑架,我有让你们等吗?”
    “您这是什么话?您是王啊,怎么能...”
    白枭不耐烦的瞧着黑西谛:“为什么不能?你们会一直等我无非就是我之前做出的成绩足有让你们去赌一个未知的未来,既然你们都已经选择赌了,那就理应承受失败的后果和代价,因为害怕失败所以将压力付诸在我身上,你觉得这合适吗?还是说这就是你的为臣之道?”
    黑西谛语塞,他呆呆的望着面前冷酷的君王,似认不出王曾经的模样,白枭没有再理会黑西谛径直离开,而凯莎则懒洋洋的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望着黑西谛。
    “用得着这么惊讶吗?不合礼数的多管闲事还要怪你的王不高兴?”
    黑西谛这一刻彻底黑了脸,猛然扑了过去:“妖精,我宰了你!”
    凯莎灿烂一笑:“枭~”
    黑西谛闻言心神一颤,下一刻命脉被一只大手无情的捏在掌心:“黑西谛,你要对凯莎做什么?”
    “我要清除干扰您前进的一切障碍,王,爱情只会懵逼您的眼睛,您需要除去那些无用的人!”黑西谛这一破罐子破摔直接给白枭干黑脸了,窒息的压迫感在瞬间炸开,黑气笼罩了整个天刃宫。
    白枭冷若冰霜,目光如刀一下下刮着黑西谛那小巧的身子:“你要杀了凯莎?”
    这一瞬,黑西谛确定了王没有换芯,也摸到了他的底线,选择了让步,作为忠实的臣子王想要守护的他自然也会竭力守护。
    “王,如果你真的深爱着神圣凯莎,那便与她成婚吧,举办一场盛世的婚礼,将你们的爱情状告宇宙,这样你的子民便不会再有误伤的可能,如若可以最好再添一子嗣,那样的话我们会更加乐意接纳这位王后的。”
    白枭隆起眉峰:“黑西谛,我觉得你一直没有搞清楚状况,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要求你们认同我的做法,追随我的脚步,是你们私自打着复兴的名义来找我的,我不想知道那些所谓的过去,我也不在乎什么王位,我只想守在我所熟悉的地方,保护我挚爱的一切,这种要求对你们来说这么难以理解吗?”
    “王,您不能这样,作为原始神之一,您有义务重振神域!”
    “义务?谁规定的义务?我为什么要听?你就带着那些未知的家伙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这么费劲吗?”
    黑西谛还欲去强调白枭的身份是多么重要,耳边倏然响起白仙赐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别废话了,赶紧服软撒娇!
    “肯定费劲啊,王您都不知道我有多爱您,我满心满眼都是您,您不能不要我啊!王!!!”
    黑西谛开始狂嚎不止,声声控诉白枭的残忍,搞得他都怀疑自己过去和黑西谛到底是什么关系。
    “别嚎了,我不丢你就是了。”
    黑西谛的嚎声戛然而止:“真哒?”
    “嗯,别叫唤了,你老实儿的。”
    “那我老实听话,王会重启神域吗?”
    “不许谈条件。”
    闻声,黑西谛继续嚎,不断强调着王离开后他们是怎么怎么被欺负,别的种族因为有神王庇护就多么多么傲气,嚎到最后白枭都怀疑黑西谛他们是不是靠捡垃圾为生。
    无奈之下白枭只能捏住黑西谛的嘴巴:“好啦,恢复什么神域的事我会考虑的,不要再喊了。”
    黑西谛连连点头,含糊不清的说着吾王万岁,对此白枭真是很无奈,本以为板起脸可以逼走这些未知的神明,结果反被将了一军。
    白枭将黑西谛放下,但对方反而爬上白枭的肩膀,用自己细腻的绒毛不断蹭着白枭的脖子:“西谛最喜欢王了,王最好了。”
    边蹭着黑西谛边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神圣凯莎,一道声音传进凯莎的大脑:别以为你能靠爱情或者身体困住王,他从不属于这里。
    这一句话让凯莎心顿时下沉,她清楚这些家伙是不会放弃白枭的,而白枭是个吃软不吃硬且重情重义的男人,黑西谛这一软磨硬泡即便现在不会改变白枭的想法,但谁又能保证未来呢,真是个难办的事。
    白枭被黑西谛拐走后,凯莎第一时间找上鹤熙向她倾诉目前的情况,鹤熙听后也是眉间紧锁:“需要我解决掉他们吗?”
    “不,白枭的记忆逐步复苏后他的性格已经开始向夜明靠拢了,夜明的霸道你我皆是心知肚明,所以这件事情不能瞒他,你去查的时候直接告诉白枭,我估计他会向你提供帮助的。”
    “如此的话稳住白枭就是第一要事了,凯莎你真的不准备要个孩子吗?白枭是极为看重责任的男神。”
    凯莎摇摇头:“留不住的人,费劲手段也是留不住的,到时候孩子就成了个笑话,那对于他(她)太残忍了,我不能如此。”
    凯莎从来不排斥和白枭考虑后代,但在她看来子嗣的出现只会是爱情的水到渠成,决不能是因为利益关系,而且靠孩子才能维持的感情还能算是爱情吗?
    鹤熙来到白枭的住处时,第一眼就看到在地上努力擦地的小黑球子,黑西谛正吭哧吭哧在那给白枭的屋子做清洁。
    黑西谛察觉鹤到熙好奇的目光,抬起小脑袋不悦的白了她一眼,啧,真是没见识的天使,没见过用抹布擦地板吗?
    收到白眼的鹤熙真是乐了,呦呵,这小玩意个子不大还挺傲气呢,都沦落到要给白枭当免费清洁工了还装什么装。
    鹤熙目光:呵,小垃圾。
    黑西谛先是一愣,转而炸毛: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