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36:最大的情敌是神圣凯莎?
    蕾娜颇为好奇的盯着白枭,调侃了句:“你说说你,堂堂天昭王夜明殿下非装自己儿子干什么?有难言之隐?”
    “我说我之前也不知道这件事你信么?”
    “信。”
    闻言,白枭有些许意外:“信你还问我?”
    “调侃而已,天昭王夜明不可能有那么单纯的眼神。”蕾娜是阅历不多,但又不是眼瞎,初识白枭时虽说他也有些城府,但绝对算不得什么心思沉的男人,而天昭王夜明是能震慑已知宇宙众势力的男神,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白枭想了想:“该怎么说呢,我有时候觉得你蛮傻的,有时候又觉得那是一种错觉。”
    “感情上我可以做个傻妮子,但正事可不行,所以说在你知道你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为什么还要隐瞒呢?明明坦白一切会减少很多麻烦的。”
    蕾娜喜欢白枭,一直都喜欢,她的基因每分每秒都在因对方的靠近而显得格外的雀跃,在得知白枭真正的身份后,潘震第一时间就来劝说她,将所有异样的反应尽数归属为基因的共鸣性,这不是真正的爱情。
    对此蕾娜真是越听越想笑,基因都已经为她做出了选择,其他人却要告诉她你的心并非如此,好像谁都比她更清楚自己,不过潘震的劝说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她可以肯定恢复记忆的天昭王夜明不是那个可以随随便便撒娇使性子的温柔师傅白枭,而这就可以很轻松的解释为什么白枭的脾气会变得恶劣。
    一想到那些不悦的记忆,蕾娜就很想给眼前的男人拽去澡堂子好好洗一洗,她不介意白枭发脾气,毕竟谁都有脾气,但她真的很讨厌白枭身上现在那种浑浊的气息,有种什么都不清不楚的感觉,没有曾经的澄澈,也没有曾经那份炙热。
    蕾娜抿了抿‘天昭王夜明’这几个字,太陌生了,她实在是无法将脑海中那温柔的人与书上冰冷的文字融在一起,白枭怎么可能会是天昭王夜明?!
    白枭察觉到蕾娜的目光不善,有些疑惑:“我不想表明身份是因为我不想和我现在的朋友产生隔阂,天昭王的这个身份对于天使而言意义很大。”
    “何止啊,对整个已知宇宙都很有意义呢。”
    “你是在阴阳怪气吗?”
    “不敢,你可是天昭王夜明,我一个小小的烈阳星女神哪里敢和你阴阳怪气。”
    白枭更加迷惑了,他怎么感觉蕾娜对天昭王夜明这个身份这么抵触呢:“你不喜欢天昭王夜明?”
    “我喜欢谁你不清楚么?”
    白枭被蕾娜噎了一下,无奈摇摇头:“...好吧好吧,不喜欢也没必要勉强,反正是白枭的思维占主体,不去考虑那个身份也是可以的。”
    “占主体是指可以占多少?七层?八层?还是说51%?”
    “这个因人而异吧,天昭王夜明的记忆里也没有你,所以影响肯定是要小很多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无所谓了,反正都已经被那家伙玷污了。”
    蕾娜对这个结论不报多少期待,白枭的思维方式已经开始出现变化了,那影响就已经铸成,只能说是被侵占的多与少而已。
    白枭:???玷污?这个词用他身上合适么?他自己把自己玷污了?
    蕾娜一抬眼就看到白枭那震惊又显得有些呆萌的眼神,不由得勾唇一笑:“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事,我就是有些惊讶于你对这件事的评价。”
    “没什么可惊讶的吧,我想我应该有讨厌一个人的权利吧。”
    赤诚的太阳女神不需要心思深沉,为人老道的伴侣,她所需要的和期盼的不过是那同样真挚的少年。
    蕾娜的喜恶,白枭愿意尊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择偶标准,这个没必要强行统一,而且如果因此蕾娜愿意越过他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观察一下其他的男神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想到这,白枭扬起笑容:“如此也好。”
    白枭告别蕾娜后,找到一直安静等候着的天使姝,望着她笔直的背影,白枭有那么一丝恍惚,真的很久没见她了。
    天使姝是一个极有耐心的天使,至少在白枭面前是的,听到身后有声响,她转头望去展露一抹灿烂的笑容:“都谈好了?”
    “嗯,等久了吧。”
    “不会,你就是谈上几天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这烈阳的风景我还是初见,很有趣。”
    悦耳的声音带给白枭愉快的心情,他想了想,伸出手牵起天使姝:“抱歉,我没能保护好你。”
    天使姝摇摇头:“这是什么话,你已经救了我啊,我也没有任何损失,再者说哪怕有一日我真的陨落了,你也无需感到愧疚,没有人可以绝对保护住谁,更何况只要我是一名战士,那死在战场上便是我的无法逃避的宿命。”
    白枭当然清楚这一点,但清楚并不意味着就愿意接受,追根溯源,没有第一时间知道天使姝失踪的原因就是不够在乎,他相信天使姝也是有感觉的,但她从未抱怨过。
    “阿姝,你不觉得很委屈么?”
    “委屈?”天使姝有一瞬的发愣,待与白枭对视片刻无奈叹口气,抬起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小白枭啊,你是不是傻?以地球星的名词来说,我只是有点恋爱脑,但不代表是没长脑,在和你在一起前这些事情我就已经有所预料了。”
    正所谓不抱希望,就不会有失望,所以天使姝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阿姝,我其实有件事情一直瞒着你。”
    “你瞒着我的应该不止一件吧,不过我并不在意,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不会问。”天使姝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有些事情告诉她,她也解决不了,撑死就是听个热闹,所以白枭想说就说,不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使姝越表现得云淡风轻,白枭越觉得自己的良心备受谴责,咱就是说恋爱脑也得在恋爱期才该有吧,他和天使姝连个正常的约会都没有,何德何能值得对方这般让步,什么都不索取,就这么傻乎乎的陪着?
    白枭捏了捏眉间,抬眼凝视着天使姝:“阿姝,来谈场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吧。”
    天使姝点点头:“好啊。”
    “我们去约会吧。”
    “好啊。”
    “现在就出发吧。”
    “好,嗯?不行,我还没有完成凯莎女王分配的任务,等我完成的吧。”
    白枭一愣:“那大概需要多久呢?”
    “几年吧。”
    白枭:......
    “那我帮你处理,两个人会快一些的。”
    天使姝歪歪头,想也不想的拒绝了:“请容我拒绝,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工作,一个人就能干的活为什么要两个人干?”
    “可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我又不会飞了,任务结束后我会有大把的时间陪你的,乖~”
    天使姝本还想再顺顺白枭的毛,但神圣凯莎已经发来讯息询问了,她便即刻启程前往梅洛天庭汇报情况。
    白枭在后面看着天使姝越来越渺小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未来最大的情敌会是自家媳妇凯莎的感觉,是错觉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