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38:茶里茶气
    鹤熙最近总隐隐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不安得厉害,但这种不安又找不到来源,搞得她即便想说也无从谈起,凯莎关心的目光她看在眼里,可这种焦虑是无法分担出去的...个屁啊。
    白枭面无表情的坐在鹤熙屋内的沙发上,静静的凝视着她:“你猜猜我今天为什么来。”
    心里:说不明白为啥闹心,那今天咱俩谁也别想歇着了。
    鹤熙眨眨眼睛,一脸乖巧:“我最近心情不好。”
    “嗯,我知道,然后呢?”
    心里:说理由啊,这可决定了他是要语言解决,还是武力解决。
    鹤熙仿佛可以看到一只跃跃欲试,张牙舞爪的大猫头上顶着白枭的名字,时刻准备给她一口。
    鹤熙弯弯嘴角,坐到白枭身边,故作沉重:“枭,我总感觉有人盯着我。”
    “嗯?什么时候开始的?”白枭隆起眉峰,略有紧张的看着鹤熙。
    白枭的反应在一个方面上安抚了鹤熙烦躁的心,她轻轻笑了下:“大概是从听说倪克斯离开后吧,突如其来的感觉。”
    闻言,白枭陷入沉思,几分钟后,他默默拿出一对兽耳再度给鹤熙安上,仔细打量。
    鹤熙:???
    白枭越看越觉得这事应该和这种感觉是有关系的,他对于有着兽耳的鹤熙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之前询问过小管家,得知倪克斯喂他嘴里的是一种特殊的基因分子,它在迅速的恢复自己体内的基因残缺部分。
    按道理这是一个好事,但这也意味着之前并未显性的基因很有可能在修复后显露出来,毕竟谁也无法保证受损的就都是隐性基因。
    所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是来源于基因的认证,难道鹤熙曾经和自己有血缘关系?
    白枭望着鹤熙,面容上两人自然是找不到什么亲近感,但这眼睛...
    鹤熙听着白枭的心声,越听也觉得离谱,这白枭不会要认自己当妈吧,当然如果这小子敢说想当她爹,那就别怪她要茶里茶气了。
    “鹤熙,你觉得咱俩谁的年龄能更大一些?”
    “谁大我和你也不可能是亲人关系,你会觉得熟悉我觉得跟你的异瞳是有关系的。”
    白枭想了想:“可是我感觉熟悉时只在你带上兽耳时才会出现。”
    鹤熙:......
    这话让鹤熙也不由得怀疑起来,难道她真的跟白枭有过相处?可她对白枭可没有什么所谓的熟悉感,对当年的夜明有么?
    鹤熙仔细回忆之时,白枭一直观察着她的神情,可越看越觉得少点什么,少了什么呢?
    白枭想了想,眼前忽然一亮,抄起一条智能兽尾就要往鹤熙身上安。
    鹤熙:!!!
    “白枭,你要干嘛?”
    “有兽耳的话怎么可能没有兽尾呢。”
    “请容我拒绝。”
    “我拒绝你的拒绝,这很重要,我想看看还能不能想起什么,鹤熙~”
    白枭眼神真挚,热切诚恳,那双异瞳中清澈的倒映着鹤熙美丽的容颜,这让鹤熙有那么一瞬的恍惚,白枭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着自己了,似乎自从千年前决裂后,白枭的专注便再不属于她,鹤熙抿抿唇,心里一软,幽幽的叹口气:“仅此一次。”
    “好嘞。”
    小管家看着心里不屑一哼,仅此一次?有些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之分,只要开始那就不可能停下,第一次是最好坚守的一次,这次失守,下一次白枭同样的表情,鹤熙依然会让步。
    这根兽尾是可以通过连接使用者的尾椎进而连接自身引擎的,以此使用者的大脑便可控制其做一些简单的动作。
    鹤熙许了白枭那任性的要求,继续思考着白枭熟悉感的缘由,那条兽尾便在她身后轻轻摆动,虽然显得有些笨重,但却让白枭心中那份熟悉感逐渐放大...
    鹤熙猛然想到一个可能,刚欲和白枭说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震惊之下感慨脱口而出:“你怎么这么黑?”
    “因为黑白绝配。”
    “嗯?”
    鹤熙疑惑的问话,让白枭从那个恍惚的状态退了出来,随之身上的黑色也跟着散去回归了原来的模样。
    “鹤熙,我刚刚是说了什么吗?”
    “黑白绝配。”
    “什么意思?”
    “不清楚,你刚刚就是这么回复我的,不过你刚刚是真的好黑啊,整个人跟块煤炭似的。”
    白枭瞳孔一缩,一把握住鹤熙的手腕:“鹤熙我们之前一定认识,至少我一定认识你的这张脸!”
    “可我并没有这种感觉,或者说就算又也不明显。”
    “对啊,所以我说我至少一定认识你的这张脸,就算你不是她,但你和她肯定长得一样。”
    说不出来为什么,但鹤熙很讨厌白枭这个结论,长得一样?她鹤熙全宇宙仅此一个,哪来的和谁长得一样。
    鹤熙抬手捏住白枭的脸颊:“我不会与任何人长得一样,白枭你是世间独一,我亦是。”
    “我知道啊,世上都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又怎么会有相同的鹤熙?我只是说长相...”
    不待白枭说完,鹤熙直接捏住白枭脸颊两侧的肉往里一挤,阻止他继续往下说。
    “长相也包括在内。”
    白枭挑眉:“那可不一定,万一谁喜欢你模仿你整形呢。”
    “那也不可能完全一样。”
    “...你说得对,宇宙间不可能又与你完全相同的人,哪怕仅是外貌。”
    白枭放弃了挣扎,他能感受到鹤熙在迫切的驱逐一种可能,或许她也在恢复,可以密切观察一下了。
    谈话结束后,白枭便离开了,鹤熙送走白枭后立即摘下兽耳和兽尾,摆弄摆弄脖颈就去洗澡了,可等她再回来时,就见白枭又懒洋洋的窝在她的沙发上。
    鹤熙眨眨眼睛,仔细看了看:“枭,你还有什么事忘了吗?”
    “没有啊。”
    “那你这是?”
    “我喜欢这里。”
    “唔...那你要一直待着这吗?”
    “嗯,不过晚上我会回家的,若宁还在家里等我。”
    鹤熙顿了几秒,酝酿了下委婉的台词:“枭,我不是撵你,就是说你觉不觉得咱俩这关系,这人数,你总待在我屋里不大合适?”
    “不合适?”
    “嗯,影响不好。”
    鹤熙的话已经很委婉了,她相信白枭是清楚她的意思的,但未曾想白枭眯起眼,微微一笑,倒是听话的离开了,只是紧接着没有几分钟凯莎的通讯就过来了。
    “鹤熙,你是和白枭发生矛盾了吗?”
    “没有啊。”
    “那他咋委委屈屈的跟我说你撵他出门呢?”
    鹤熙磨牙:哎呦喂,白枭这小混蛋还有两幅面孔呢,呸,绿茶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