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250:皮皮冰:想基因交流?做梦!
    白枭望着凯莎头上的粉末,凭他对凯莎的了解,这白沫子肯定不能是头皮屑,而凯莎又不是一个顽皮的性子,她也不可能上哪打个滚,所以说,那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
    【根据检测,那应该是面粉】小管家乖巧的将结果告知白枭,希望他心里能有个数,酝酿酝酿一会儿怎么跟凯莎解释。
    白枭恍然,原来是面粉啊,等会儿,面粉?!
    白枭立即望向若宁,目光询问着,见对方给予肯定的回望,小心脏彻底咯噔了。
    白枭赶紧起身赤脚来到凯莎面前,将对方头上的面粉全部破解掉,还对方一个干净的脑壳。
    凯莎似笑非笑的将粘满面粉的手帕塞入白枭手中:“耍我好玩吗?”
    “我没想耍你,只是没想到你的好奇心还,额,还蛮高的。”
    白枭想要捉弄的是非要找他麻烦的家伙,若真有急事,他想帮自然会第一时间给予帮助,而如果不是紧急事或者他根本不想帮,对方又一再纠缠,那这三个锦囊就是应对陷阱。
    当使用者的手放置在锦囊上后,里面的引擎会自动分析对方的情绪状态,在已设定好的语言库中选择的相应的语句以来做最后的劝告,谁曾想这个无聊时做出的小东西第一个坑了的就是自家媳妇凯莎。
    白枭在做错事的坦诚方面是一流的,当即就将自己的愚蠢行径一一告知凯莎,希望得到对方的原谅。
    凯莎的怒火在白枭的坦诚下化为了笑意,坦诚的孩子是可以从宽处理的,她相信白枭也没想到若宁会将她带到那去,而若宁也不会存有什么搞怪的心,想必这个恶作剧的陷阱他也没和若宁说过。
    “你啊,还是这么顽皮。”
    白枭见凯莎笑了,心知对方是不大生气了,故而也跟着笑了笑。
    “对了凯莎,你会误触它想来也是来找过我吧,是有什么事吗?”
    凯莎摇摇头:“我找你没什么事,只不过有些意外鹤熙在你这。”
    凯莎说的很委婉,但白枭明白她的意思将事情大概跟凯莎说了下。
    闻言,凯莎顿时正经起来,她立即查看那张画像,在自身数据库搜索无果后,微微蹙眉。
    “给我点时间,我好好查查。”
    “好,拜托你了。”
    凯莎点点头,走到鹤熙身边,担心的问道:“还可以吗?”
    “嗯,走吧,我正好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鹤熙自知不适合在白枭家里久留,利落起身与凯莎一同离开了。
    送走凯莎和鹤熙后,若宁走过来:“枭,我很抱歉。”
    “抱歉?为了喷凯莎一脸面粉的事?没必要的,我不告诉你,你又怎可能知道。”
    白枭抬手搂住若宁,笑得惬意,说到底凯莎会中招还是因为她太好奇了,而他已经给她留了退路的。
    若宁也清楚这一点,她叹口气:“枭,以后这样的事情提前跟我说说好么?”
    “好,我应你。”白枭爽快应下。
    若宁见此,犹豫了下:“枭,我想知道鹤熙的情况,你愿意与我说吗?”
    “当然,所有事情我都不会瞒你,关于鹤熙,我们从头讲起吧。”
    若宁听着白枭的描述,越听她越觉得这是个错误的主意。
    了解白枭越多就越容易感受到距离感,白枭的身份扑朔迷离,他的引擎不属于这里,他的过去不为她知晓,她所能触碰到的只是迷雾中的冰山一角。
    若宁想要提出共享信息,得到关于白枭的第一手消息,可转念一想,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以她的能力,她什么都做不到。
    白枭发觉越说若宁的情绪越低,熟悉爱人心理的他立即靠了过去,额间相抵。
    “若宁,我不是一个喜欢强人所难的人,我愿尊重任何人的想法,哪怕对方的决定我并不赞同,但你不行,你属于我,你要一辈子陪着我,直至我陨落的那一刻,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离开我,知道吗?”
    白枭平静的询问着,一双异瞳中燃烧着的是执念的烈焰,主动探入黑暗中的第一道光没有离开的资格,他也绝不会允许她离开!
    若宁望着白枭的双眼,她没有任何恐惧,因为陪伴早已成了习惯,而守护白枭是她生命中不可剥夺的一部分。
    互相凝望的两人没有发现,若宁皮肤下再度呈现出异样的纹路,炽热的感觉开始蔓延……
    小管家发觉后连忙查看优化进度,再三确定稳定后才放下心,若宁可不能有事,若她出问题,白枭分分钟就能开启毁天灭地模式。
    若宁忽然笑了下,主动吻上白枭:“枭,诺言是需要实践的。”说着,若宁的顺势向下,拿白枭的脖子磨牙,轻轻吸吮着他的喉结。
    白枭闷声笑了笑,他懂对方的意思,一挥手,房间顿时暗了下来。
    白枭一个俯身压住若宁,向其索吻,身下人也不甘示弱,几下便解开了他的衣衫,微凉的手掌贴上炙热的胸膛,似欲降温,但实际却是在火上浇油。
    眼见着气氛升温迅速,白枭只觉得喉咙发紧,准备撕开温顺的外衣让若宁见证一下男儿本色,与此同时,一声大喝伴随着房门碎裂的声音响起。
    “白枭宝贝,我来了。”
    白枭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瞬间精神了,若宁微眯起有,听了下脚步声,不悦的抿抿唇:“来的可真是时候。”
    凉冰带着蔷薇,后面跟着冷和彦大步朝着白枭的小岛前来。
    凉冰远远的瞧见白枭的屋子窗帘是拉着的时就觉得情况不对,这大白天的拉什么窗帘啊,干坏事呢吧。
    在踹门之前凉冰还悄咪咪的来到白枭的卧室窗边,特意竖起耳朵听了听,几秒后,露出一抹恶魔的微笑...
    白枭穿好衣服走出来:“凉冰,你怎么突然来了,倒是给我发个讯息啊。”
    凉冰闻言,心里冷哼一声,发讯息?如果发了还能捉奸再床吗?
    面上呵呵一笑:“哎哟,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
    白枭汗颜,这可不是惊喜啊,差点就要变成社死瞬间了。
    “额,好吧,那你们突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凉冰挑眉:“哟,瞧这话问的,你不是我们的男神么,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是不是有要事,有的话我们先处理事,这样就不耽误你们了。”
    白枭的话并没有让凉冰有什么愉快心情,不过她也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犹豫了下:“枭,你还记得你三万年前许诺我的事吗?”
    白枭急速调取了下之前的记忆,点点头:“恒空那东西也是时候升升级了。”
    白枭的回答让凉冰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立即像只懒猫般缠上白枭:“嗯,都等好久了。”
    冷和彦对白枭的回答并不意外,凯莎女王在她们过来之前就嘱咐过,白枭一定会同意的,按道理她们为防止凉冰动手动脚应该陪着白枭一起去昆萨,但这个方法对于天使与恶魔之间的关系而言肯定是不行的,毕竟战争虽然不再继续,但伤痛依旧存在,所以啊,得换种方法。
    彦郑重的向白枭提交了一份方案书:“枭,凯莎女王希望你务必答应此事。”
    白枭被彦的反应搞得一愣,当即接过方案书看了看,看后却是一脑瓜子问号:昆萨之旅全程直播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